第26章 因为你长得俊俏
    九点半的铃声一响,温晓光马上合上书本,

    今晚温晓晓医院值班,他要上网处理自己的订单,

    周三周四两天,预期是8单,保守的。

    他的‘作品’质量,求一个好评一点都不难,所以淘宝店里不是一开始空荡荡的,一看就让消费者不放心的样子。

    现在已经有了好多评论了。

    对于有这种需求的人来说,稍微一个肯定的正向信息就会让他们想要试一下。

    试一下的成本是350,略贵。

    可惜,这群学渣已经被逼到生活不能自理。

    而学渣永远很多,遍地的。

    他家里就有一个呢,

    想到了温晓晓,

    他忽然有些心疼,

    熬夜是女人最大得敌人,21岁这年纪,本应该是女人得各个状态最好得时候,可几年夜班一上,过了这最年轻得年纪,就不好说了。

    好在不是天天夜班,

    但他还是心疼,

    年轻人大概不会理解,因为他们熬一个通宵,第二天吊事没有,甚至还能喝一斤酒。

    但只要再长些年岁,很快就不一样了,要不说程序员是年轻饭,脑子转不过小年轻,熬夜也熬不过人家。

    温晓光很清楚这点。

    想到这些,脚下得步伐不禁快了一些,

    不到十分钟便到自家小区,熟悉得昏暗环境,偶尔一个电瓶车晃晃悠悠得开过去,不远处三两处灯光人烟,老爷爷领着小孙子学习刷牙,一口漱口水吐出去老远,开心的咯咯直笑;仅存的两盏路灯中,有一盏光晕很弱,一闪一闪,摇摇晃晃,让人担心它随时会停。

    在同样的位置,温晓光又听到了些奇怪的声音,

    男人女人嗯嗯啊啊、嘿嘿哈哈的声音,甚至还伴随着一阵哭喊和喘息,

    又怎么回事儿?

    这次他冷静了一点,慢慢走近点儿看,

    和昨晚一样,有一个人站着,有一个人躺着……

    不对,

    温晓光走再近一点发现,

    是两个人,

    一个女人按着两个男人爆锤??

    城市借不到月光,只能借些隔壁的灯光,隐隐绰绰的能看出来是同一个发型,绑着马尾,斜飘着刘海。

    “哟?小帅哥放学了?”

    听声辨位,果然,站着的是女人。

    温晓光瞥眼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其中一位向他开口,“兄……兄弟,别走。”

    站着的女人一副吊啊吊的样子,嗤笑一声,“看你那怂样儿!”

    怎么想,温晓光都觉得怪异,但是……算了,

    男人被强奸连宪法都不保护,关他什么事。

    “你继续。”

    “我也完事了,走吧,”姑娘干练的啪啪拍手。

    走什么走,他要自己走。

    不过姑娘多跨两步跟上了他,还挺开朗的,“温晓光?是吧。”

    她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这更恐怖……说明习惯了,

    “嗯。”

    “好名字。”

    他眼皮一抬,“好在哪儿?”

    姑娘给问的一滞……她还真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

    尼玛要不是看你帅老娘我……!

    她最后还是用嘿嘿的笑声转移了话题,她问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打他们?”

    温晓光看着已经走在身边的女人,摇了摇头。

    “不觉得奇怪?”

    “我觉得你能打得过他们两个,更奇怪。”

    “这奇怪吗?从小他们就打不过我,后来我学了女子防狼术和跆拳道,他们就更打不过我了。”

    温晓光瞅了瞅她的大长腿……真他妈长,关键是……应该比一般女人有劲,这得多带劲,大概这就叫步步香飞无厌足,

    “你叫什么?”他问道。

    “终于想到这个问题了?”姑娘倒也大方,说道:“那你要记住了,我叫刘以琦,”

    应该是就住在附近,开了个包子铺,可是温晓光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么个相当特别的女人。

    温晓光又问:“那你为什么打他们?”

    刘以琦轻飘飘的讲,“你还小,可能不知道什么叫村花回村,这些人烦我当然要打,不然以为我爸刚刚去了,就觉得我是好欺负的。”

    村花回村……好吧,

    但刘以琦刚刚父亲去世,可她看起来似乎也没那么伤心欲绝。

    “你到家了,我回去了。”

    刘以琦倒是热情,“回家有事啊?不如去和我聊聊天?”

    温晓光有些意外的看着她,“我是高中生,你说的什么话。”

    女人不为所动,理直气壮的说:“那怎么了?”

    温晓光又说:“那些人只是烦你,就被你打了。你不怕我烦你?”

    “不怕。”她摇头说。

    “啊?为什么?”

    刘以琦把脸凑近,眼睛对视着,左眼俏皮一眨,“因为你长得俊俏。”

    我靠!我靠!我靠!

    温晓光瞬间头皮发麻!不说别的,你父亲才刚去世没有多久吧!!

    他赶紧溜了,不行,这小区黑路以后不能走!太危险了!

    男孩子在外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而刘以琦留在原地则是单手叉腰乱笑,像是许久没那么开心的那种笑,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

    真可谓秋风一夜入闺闼,留情眼尾……休言睡。

    远远的她还喊一句,“明天一定要来吃包子啊!”

    “不吃!”

    刘以琦自己哼声,“还不吃,哪天我把你都吃了。”

    她难得开心,

    开心是因为那小男孩当了真,年轻,单纯真好,稍微一个玩笑就把他给搞成这样子了,

    真有意思。

    温晓光才不管这些,我和你又不熟,哪知道你开没开玩笑。

    他还是回家弄自己的事儿。

    温晓晓还在上夜班,挣的钱有一半是给他吃穿的,

    这个时候,哪有什么心思去和这种女人坐下来聊聊,

    聊什么?

    他要挣钱。

    一回家,二话没说就先去给老爷机热机,顺便简单冲了个澡,几分钟后便端着一杯水坐到了电脑前。

    啪啪啪一顿敲击先登上自己的账号,他最关心的一个订单数据,

    老爷机很卡,卡了20多秒才出来,

    14单,

    嚯,两天不看,好多钱,4900块呢,

    等到自己的qq上线,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咳嗽声,不少人加他,

    温晓光一边开心,一边摇头:学渣真多。

    喝了一口茶赶紧把这些加他的人通过一下,然后拿来纸把14份的邮寄信息都抄好,其实还挺多的,

    老爷机的咳咳声卡了好几分钟,卡到最后竟然还出了一声‘滴滴’,

    右手的笔拿到左手,温晓光拿起鼠标点开看看,

    原来是葛瑶儿的一个信息,

    温博士,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