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那是属于你的瓦罗兰 > 第八章 敌袭
    北川在大雨中步履有些蹒跚,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慢慢的回到了老邦德所在的帐篷里,什么也不说,直接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团,也不管身体是否潮湿寒冷,躲在火炉边把头深深地埋了进去。

    无尽的悔恨,绝望,伤心,各种负面情绪夹杂在了一起,使得北川不由自主的掉下了眼泪。

    他很想家,想念父母,想念喷香的饭菜,温暖的房间,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想念上学。

    “小家伙,振作一点,不要哭了,在咱们这就是这个样子,官老爷们鼻孔朝天,但是你要知道,只要你有实力,总有一天你会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就像帝国的那两位大人德莱两兄弟那样!成为我们帝国的骄傲!”老邦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北川的身边,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北川的头。

    德莱两兄弟?说的是德莱文和德莱厄斯么?

    北川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老邦德那慈祥的表情,后者还顺便帮他擦了擦鼻涕。

    他知道老邦德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安慰他罢了,至于他所说的那些,北川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笑话!外面的达斯尔死胖子只不过仗着自己有一点武力再加上贵族的身份就能在这里掌握他的生死,还有朝一日成为那两兄弟么?

    北川根本不敢想,他觉得自己都不如德莱两兄弟的脚指头。

    “来,把这些吃了吧,这几天营地里又死了几个,他们的口粮倒是省下来了。”老邦德递给北川一个盘子,那里面,赫然放了四个平日里的那种黑色干粮。

    又死了几个么?那什么时候轮到我?

    北川的眼神先是黯淡了一下,但随即便摇了摇头,这次也没和老邦德客气,伸手抓过来一个就直接大嚼起来。

    什么死不死的,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北川吃的很认真,老邦德就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

    慢慢的,北川吃东西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最后停住了。

    “邦德叔,你说,我们会在这场战斗中活下去么?”北川望着手里的干粮,小声的说道。

    “会的,你还年轻,你不该死在这里,你看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哪有一天安宁日子?从我小时候起,这两边的战争就从没完停下来过,打打停停,可我不还是好好地活下来了?”老邦德从身后抽出了一个旱烟袋,点燃了火,放在嘴里吧嗒了几下,吐出了几口烟雾,美滋滋闭上了眼睛。

    “邦德叔,您有家人么?”北川又问了一句。

    “没有,早都死光了,打了一辈子光棍喽,天天刀口上过日子,哪能再去祸害别人?”老邦德睁开了眼睛。

    “你也来一口?”说着,旱烟袋递了过来。

    北川急忙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叔,我想回家”说完这句话,北川方才止住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老邦德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将北川的脑袋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小声说道“小家伙,你说的那个地方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地球?我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没有听到过,那里到底是哪?不过呢,你也不需要灰心,这个世界那么大,总会有人知道那个地方的,等到这次战争结束后,你可以去其他的地方找人问问看。”

    北川依旧低头抽泣着,他当然知道这是老邦德为了安慰他而随嘴胡说的,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地球?

    可是他却不能放弃,这里的人不知道,他可以去找外地人来问,外地的人不知道他可以去找那些贤者高人们去问,贤者高人不知道,他就去找神!

    找神么?

    瓦罗兰大陆的神到底在哪里?巨神峰么?还是哪里

    帐篷外的风声愈发的呼啸,雨点终于安耐不住情绪,倾盆而下。

    北川的意识在高速的运转中慢慢的开始模糊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样伴随着帐篷外的风雨在老邦德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北川梦到了自己曾经家,梦到了和蔼可亲的父母和喷香扑鼻的饭菜,在课堂里他望着自己暗恋许久的女生看直了眼睛。

    “敌袭!敌袭!”

    北川睡得迷迷糊糊的,愣是被外界传来的声音给吵醒了,待到他清晰地听到外面的人所喊得是什么的时候,顿时吓了他一个激灵。

    北川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发现并没有敌人这才小心翼翼的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什么?敌袭?难道是德玛西亚那边打过来了?打我们这个加起来都没有三百人的小营地?那我该怎么办?逃跑么?往哪里逃?

    外面杂七杂八的声音越来越大,无数的脚步声在帐篷旁边来回经过,北川也从最开始的茫然中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邦德叔呢?他去哪了?他不可能扔下我的!

    想到老邦德,北川的眼神突然坚定了下来,他揉了揉自己已经睡麻了的双腿,快速的走到帐篷门前,顺着帘子打开了一道小缝,想看看外面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数的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