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那是属于你的瓦罗兰 > 第九章 大战在即
    无数的人影,匆匆忙忙的在帐篷外或跑或走,无论是奴隶还是士兵,脸上或许是彷徨或许是害怕,亦或是勇气还是愤怒,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

    而作为这座营地的主人,我们的达斯尔大人此时却不知所踪,任凭整座营地乱成了一锅粥一般。

    “小家伙,你还在看什么呢?赶紧准备一下啊!前线哨所的狼烟被点燃了!那边又他么打过来了!”老邦德这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到了帐篷门前,和正在偷看的北川撞了个满怀。

    北川有些茫然,不知道老邦德嘴里所说的准备到底是什么,是准备逃跑么?

    “邦德叔”

    “别废话了!赶紧把这个竹枪拿好了!待会切记一定跟紧我,要是有什么不对!立刻躺下装死!没有人会说你什么的!你还小,不应该死在这里!”老邦德并不想听北川废话,直接闯进了帐篷,指了指立在一旁的几根歪歪曲曲的竹枪,示意北川拿好,他自己则跑到了灶台旁边的一个土包那里开始用手直接挖了起来,很快,一个破破烂烂的圆形东西被掏了出来,老邦德直接把他挂在了北川的左侧胸口处认真的说道“带好了,这是我曾经在战场上捡回来的,带了许久也没派上用场,多少能让你加大点活命的机会,好了,咱们也出去吧!”

    还不待北川反应一下,老邦德就直接拉着北川出了帐篷。

    北川摸着胸口的那块类似于护心镜一般的护具,看着老邦德拉着他的那只满是老茧的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老邦德这是把自己的保命的家伙给了他啊!鼻头一酸,险些又要流泪,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明白,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

    现在的营地氛围简直快要炸开了,达斯尔下落不明,营地中仅有的五十名帝国士兵手持着兵器在不断的叫嚷着,维护着这里的秩序。

    在这种极大的压力下,居然开始有人逃跑了!哪怕之前那么恶劣的生活条件下都不敢逃跑的家伙们,现在也顶不住这股巨大的压力,出去是死,留在这也是死,为什么不逃走试试看?

    老邦德看着此时已经跑出营地外很远的几个人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找死!”

    北川不明白老邦德为什么要这么说,只不过现在他也不敢继续开口询问。

    不过,北川心中的疑问并没有存续太久,很快,从刚才逃走的几个人的方向那边出现了几个满身黑色的骑兵,速度飞快地冲向了营地的方向。

    “噗通”

    这是头颅落地的声音。

    “吗的!大战在即居然还他么敢逃!诺克萨斯不会容忍这帮懦夫!都该死!”领头的骑兵看起来很是不满,眼神轻蔑的看着营地里混乱的人影,大声喊道“将军阁下命令分散外围的各个小队迅速向中军靠拢,不得有误!你们叫达斯尔那个饭桶赶紧的!慢了一点老子就阉了他!”

    说罢,也不待有人回复,便直接调转马头直接离开,看样子似乎是要赶到下一个营地继续发布命令。

    “那是黑骑军么?这一次难不成是要来真的了?就连我们这种杂牌军都要向中军靠拢了么?”老邦德意味深长的看着那几个扬长而去的骑兵背影,说出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黑骑军?北川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难道是因为黑马黑甲么?

    骑兵们离去,营地里的不安情绪就愈发的高涨,不少在这里带了许久的老人们都和老邦德一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引得人心惴惴不安,再加上达斯尔失踪,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兆头。

    “邦德叔!你看,那是,达斯尔?”北川眼尖,四下搜索了一圈,终于在营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达斯尔那个死胖子。

    只见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死胖子此时吓得宛如一只鹌鹑一般,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这才堪堪的能走路,如同一个皮球按了两个车轮似的。

    看得出来,死胖子现在十分的不情愿,本来在这种时刻应该整顿营地执行命令的他,就连靠近自己的坐骑都有些反感。

    但无奈,命令已经下达,达斯尔就算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也不得不执行,否则,上面怪罪下来,那就不是单纯地把他阉了就能愉快的解决了。

    不过,好在其他的士兵们还是训练有素,不需要达斯尔废话,只要他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马上不跑,那就万事大吉。

    他在这里现在的作用更多来说应该是一个象征性的花瓶,只有他出面了,大家才能安下心来。

    果不其然,达斯尔一出现,大家的心多少平和了一点,迅速的被整变成了一支队伍。毕竟,有一位帝国贵族在这里,对面要杀,也不会轮到他们这帮凄惨的奴隶们吧。

    北川和老邦德也在队伍之中,看着在马上坐立不安的达斯尔,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命令。

    “那那什么听我命令咱们向中军靠拢嗯,现在出发!”达斯尔说这句话的时候中气着实有些欠缺,如同蚊子一般吞吞吐吐的一点点的蹦了出来,还得需要有士兵复述一遍大家才纷纷听懂。

    就这样,原本一两分钟就能解决的事,在达斯尔大人英明的领导下,整个营地愣是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整顿完毕,在一名士兵的导向下,向中军的方向出发,甚至为了赶紧到达,营地里的东西愣是什么也没带,只是一人怀揣了点干粮而已。

    达斯尔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五十名帝国士兵分为两组一前一后,而夹杂着北川和老邦德的奴隶大队则夹在了中间,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行进在山地中,离营地越来越远,至于他们还会不会回到这里,那就得看老天的意思了。

    由于达斯尔的怯懦,以至于行军的速度并不快,北川虽然说有些吃力但也还能跟得上,望着周围的景色,摸了摸怀里的干粮,北川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砰!”天空之中突然飞起一道火光,炸裂开来。

    “那是我们的人的求救信号!他们有危险了!”有士兵眼尖,率先认了出来,大声喊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