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那是属于你的瓦罗兰 > 第三十二章 可怕的乔燃
    卡里姆的语速很慢,每一个咬字都无比的清晰,携带者无数的尖刺扑向了乔燃。

    这些话的意思大致就是,你不过是一个外来户罢了,就算你实力很强那又如何?就算拉达大人再三嘱咐那又如何?我之前之所以对你非常客气和尊重那完是因为你长官的身份,但是现在你要是想依仗着自己的身份来破坏我们这的规矩,那很抱歉,门都没有!

    乔燃怎么能听不出卡里姆话中的意思,眯着眼睛扫了一下一脸倔强的卡里姆,后者这一次却没有像往日一样迅速的低下头,反而挺起了胸膛,分毫不让的盯着乔燃。

    “好,很好,卡里姆,你说的没错,我这个外来人确实没有资格来妨碍你们的规矩,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也来试试这个规矩好了!

    黑旗军军法官乔燃!挑战黑旗军队长卡里姆!军营死斗擂台!”乔燃十分认真的说着,随之而来,一股滔天气势瞬间袭出,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了整个帐篷。

    卡里姆一下子傻了眼,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话会激起乔燃这么大的反应。

    而北川他们更加没有想到,因为一时间的赌气,居然会把乔燃这种级别的人物也牵扯了进来。

    这下子事情大条了。

    尤其是,当他们如此近距离的感觉着来自乔燃身体中的那股滔天气势,压得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一直都在受苦受难的死胖子,本来之前身上就有伤,后来还要被扔到死牢,心如死灰的他在各方面的压力下直接昏了过去。

    至于卡里姆,实际上,乔燃身上发出的气势大部分其实都在他这里,能分到北川那边的不过是微乎其微罢了。

    面对着来自乔燃的压力,卡里姆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拼命地想要对抗,可是努力过后才愕然的发现,在这种级别的气势面前,自己身体里那一直以来无比骄傲的强大力量就犹如孩子一般可笑。

    “大大人,属下不敢应战”卡里姆终于抵抗不住,颤抖着服了软,现在的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看那狼狈的样子要是再多承受几下恐怕就会步了死胖子的后尘。

    卡里姆很是懊悔,他现在才发现这个平日里温和近人的军法官的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这种境界!他根本看不懂乔燃现在到底是什么段位,他只知道就算是无畏先锋里的那些大老爷们也没办法这么压制自己。

    这会他才隐约想起拉达大人初带乔燃来到这里时曾经嘱咐过他的话。

    “卡里姆,日后你不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作为乔燃的卫兵吧!我知道你脾气烈!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在乔燃面前!给我收起你那火爆脾气,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在今天之前,卡里姆其实一直都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他天真的认为拉达这么说话无非是为了乔燃造势罢了。至于乔燃,也肯定是从一个从帝国哪个家族中来到这里镀金的家伙,至于实力,那肯定多少是有一点,反正绝对不可能比自己强。

    但是时至今日,卡里姆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乔燃从说话到现在,什么都没做过,只是简单的站在自己面前散将自身的气势发出,自己居然就已经难以承受,这样的实力,卡里姆从来没见到过,或许,只有帝国中的那些顶尖人物才有如此实力吧。

    眼看卡里姆服了软,乔燃也不再咄咄逼人,收回了自己的气势,指着北川说道“我无意干涉黑旗军的规矩,这个小家伙既然提出了死斗请求,你也同意了,那我自然不会拦着你们,只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奴隶,所以,我需要你通融一下,这场死斗三个月后进行。另外,从今天起,我会亲自教他如何干掉你!”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教他干掉我?”卡里姆看向乔燃的双眼中充满了畏惧,他虽然并不害怕北川,但是他拿捏不准乔燃话里的意思。

    “虽然我现在对你很不满,但是,帝规,我不能对自己人出手,所以,我现在想借着这个小东西的光来出了这口恶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针对你做任何事,更不会亲自出手。只不过,三个月后,这个小家伙会替我来找回今天的场子!你现在明白了么?如果明白了,现在就马上带着你脚底下那个死胖子滚蛋!”

    感受着乔燃语气中深深的不善,卡里姆反倒是松了一口气,颇为轻蔑的看了看北川,心中大定。

    只要不是乔燃亲自出手那就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这么一个连力量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小东西,别说训练三个月,就算给他三年又如何,自己这一身实力都是在尸山血海中一步步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随意击败的。

    哪怕是乔燃亲自教导也不行。

    想到这,卡里姆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乔燃说道“如你所愿!乔燃大人!那就三个月后!我等着他来!属下告退!”说着,卡里姆恭恭敬敬的对着乔燃行了一个军礼,拉着昏迷的死胖子径直走出了帐篷。

    “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哼,打算要怎么教我?”北川冷冷的说道,乔燃现在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仅仅要比死胖子和卡里姆要好一点,所以一时间说起话来也没有多客气。

    反倒是老邦德急忙用力把北川的头按了下去,同时跪在地上对着乔燃哀求道“大人,北川这孩子有的时候精神有问题,冲撞了您和那位骑兵大人,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求您救救他的小命吧!取消死斗!老头子我在这给您磕头了!”说着,老邦德没有一丝犹豫,额头就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大人!是我先和卡里姆订立死斗擂台的!三个月后让我上吧!和北川没关系!他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卡里姆的对手!”墨林也挣扎着求情。

    至于哈特他们,显然已经被今天的各种突发情况打乱了方寸,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只能纷纷学着老邦德跪了下去,一脸希冀的看着乔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