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那是属于你的瓦罗兰 > 第三十八章 狐假虎威
    好吧,正所谓苍天饶过谁,装比者,横比之~

    这不,北川刚才嘚瑟的实在是有点大劲,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脚边有一个用来稳定帐篷的木桩,不小心一脚踢在了上面。

    “哎呀卧槽!”北川满脸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脚丫,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下子让他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谁在那边?”值守在这里的士兵听到如此声响,二话不说就举着手中的武器匆匆赶来。

    北川见状,想要逃跑,却无奈自己脚疼得十分厉害,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一脸痛苦的坐在原地,心中顿时升起了无数的懊悔。

    他么得,北川啊北川!嘚瑟吧!你说你没事非得来看人家死胖子的笑话,这下可好了,被那些士兵抓到没准也得被扔进去和死胖子做邻居。

    这下只能盼着乔燃那个家伙有良心能赶紧来把自己捞出来。

    唉,最有可能的是自己消失三个月人家都不知道,最后还得是死斗擂台开始的时候才能发现我不见了

    两名黑甲士兵很快就发现了坐在帐篷后面一脸痛苦之色的北川,刚想要对着他举起武器,却愕然发现了北川胸前的那枚金光闪闪的徽章。

    这这是?

    两个士兵纷纷不可思议的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的相互交流了一下,在确定自己眼睛没花以后,急忙放下了手里的武器,凑到北川身边对着北川柔声说道“小兄弟,脚没受伤吧?”

    其中一个士兵还万分体贴的帮着北川脱掉了鞋子,也不管那小脚丫黑不黑,臭不臭,就直接用手按摩了起来。

    我擦?什么情况?剧本是不是串了?北川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境况有些傻眼

    老子该不会是又穿越了吧?突然变成王子了?

    想到这,北川急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上。

    好吧,还是那套东西,埋了吧台的哪有什么王子的模样,自己这个德行,就算穿上龙袍也不会像太子,咋看都像个奴隶。

    “这位大哥”脚被按摩了几下,疼痛感居然出奇的小了许多,北川感激的对一直给他按摩着脚丫的士兵露出了自己的门牙。

    “有什么事么?”那位士兵很是奇怪的问道。

    “没没事大哥你吃了么?”

    “吃了”

    “哦”

    这两个人的对话实在是有些清新脱俗,以至于另外的一个士兵是有些看不下去,直接推了一把按摩的这个士兵说道

    “华夫,你这尬聊的技术真是越来越高超了”

    “德尼,我说你有调侃我的功夫,能麻烦你把这位小兄弟的鞋帮我捡回来么?我刚才扔的有点远”这个叫做华夫的士兵指了指不远处的躺的那一只疑似鞋

    好吧,德尼皱了皱眉头,十分不情愿的把这只疑似鞋捡了回来。

    这他么算是鞋么?就是一块黑漆漆的木头板子上面绑了一根同样黑漆漆的细麻绳,这好像是什么国家的文化来着?

    德尼带着鞋子走了回来,轻轻地放在了北川的面前,看着德尼脚下那完整干净的军靴,又看了看自己的那块木板,北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自己的那双鞋在之前逃跑的时候就被磨坏,乱七八糟的漏了好几个洞没法再穿,而老邦德的鞋也部都落在营地里没有带出来,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对付着找了两块木板,学着前世日本木屐的风格做了这么一个东西。

    “哈依!你地死啦死啦地干活!”

    好吧,跑偏了

    “小兄弟,脚怎么样了?”华夫又按了一会,一脸关心的看着北川。

    “额?好了,好了,一点都不疼了!谢谢华夫大哥!”北川急忙把自己的黑脚丫从华夫的手中抽了回来,大脑晕乎乎的还是处于短路的状态,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士兵非但没有把自己抓起来,反而还会对自己如此的关心,他其实一直都以为黑骑军里的这帮人都和卡里姆一个德行来着。

    难道是因为老子长得帅?

    算了,这条理由根本不成立好吧,这么说还不如说自己基因突变了更靠谱些。

    “来,小兄弟,给你鞋这个鞋挺有特点的哈”德尼把疑似鞋递到了北川的面前。

    北川没有犹豫,直接一蹬,鞋子就上了脚。

    “多谢两位大哥多谢两位大哥”北川忙不迭的对着两个人道谢。

    “不客气,小兄弟,你刚才这是干什么?怎么在这里伤到了脚?”华夫温和的看着北川。

    糟了!来正题了

    北川心里急速运转,开始盘算着该如何说是好,这要是一不小心说错了,不知道这两位大哥会不会一下子变脸把自己抓起来。

    “这这个”

    北川是在是编不出来了。

    刚给北川穿上鞋的德尼看着北川这支支吾吾的样子,十分善解人意的拍了拍北川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们也不逼你,以后走路小心些,这个军营那么大,你这么瞎走其实很容易迷路的,大人应该告诉过你吧!”

    “大人?哪个大人?”北川不明所以,刚想要开口询问,却忽然发现德尼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有啥好看的?我又不是女的,没有沟

    北川十分不自在的整理了一下自己那破破烂烂的衣服,却突然瞥到一件东西,使得刚才所有的疑惑突然间部开朗起来。

    卧槽?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个大人,该不会是

    乔燃吧?那个一直都在虐待自己的死变态?

    北川装作毫不在意地看了看自己别在身上的那个徽章,还真别说,金灿灿的在阳光下还挺好看,除了那一块被自己咬掉漆的地方

    吗了个蛋,果然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感情这哥俩是看到乔燃的这个徽章了啊!我这算不算是狐假虎威了?话说刚才自己一直都没把这东西放在心上来着。

    北川有些郁闷,同时对于乔燃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仅仅一个徽章就能让自己在黑骑军的士兵这混的明明白白,那他本人到底是什么级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