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我鲲鹏有何错(第1/2页)
    ()    地仙界外,一颗死寂的星球上鲲鹏正和一树妖说着话。

    “你可知我曾经无比接近圣人,”鲲鹏目光中满是怀念,鲲鹏缓缓道:“我曾经算是两位陛下之下的第一妖,一声令下,无数妖族为我所用,我也曾试着炼化鸿蒙紫气,那时我以为我马上便能成圣,我甚至想好了成圣后我会如何打出我的威风。”

    “后来呢?另外什么是圣人?”那树妖问道。

    “圣者,长生久视,永恒不朽,无所不能,”鲲鹏缓缓道:“曾经我就只差那最后一步了!”

    树妖不懂鲲鹏的感伤,不过树妖知道鲲鹏一定很厉害,树妖道:“大人你收我为徒吧?”

    鲲鹏摇了摇头:“我曾有三位弟子,两位弟子为我而死,还有一位从此渺无音讯。另外我也曾为妖族之师,我一生教导妖族无数,但是最终大战之时,他们血洒疆场,我却远遁离去。”

    鲲鹏看着这树妖道:“即便如此你还是愿拜我为师?”

    “愿意,我是大人你种下的,也是大人你点化的,大人让小的做什么都是应当的,小的愿意为大人你粉身碎骨。”树妖保证道。

    鲲鹏笑了:“我也曾以为我能为妖族献出一切,但是当我发现我再进一步便能与陛下同高时,我,动摇了也背叛了。”

    树妖有些不明白鲲鹏为什么会和他说这些,鲲鹏看着树妖眼中有着一丝怜悯,鲲鹏在这星球上无人可言便造就了这树妖,但是听得越多,这树妖便越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鲲鹏继续道:“所以别说什么粉身碎骨,没有什么忠诚经得住力量的考验,当你和我一样面对成圣的机缘时,你也会动心背叛的。”

    “所以陛下,其实换个妖也会这般做,其实我无错呀,是的,我,重未错过!”

    树妖符合道:“大人肯定不会有错的。”

    鲲鹏笑道:“但是众生都以为我错了,你觉得是众生错了还是我错了?”

    树妖回答不上来,鲲鹏大声道:“自是那天下众生错了,我鲲鹏有何错。”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鲲鹏大声道:“傲笑天地的大鹏却被困在一隅之地,自是那天下众生错了!”

    树妖小声道:“大人你神通广大,你若愿出世,谁能拦你。”

    “你不懂,”鲲鹏叹道:“世人只以成败论英雄,若我曾经成圣,世上哪来那么多议论。”

    “我鲲鹏是一定要成圣的,既然鸿蒙紫气被夺,那我便寻一条不需要鸿蒙紫气的道路,这里有魔神的气息,魔神残留的本源化身为此处天地的天道,若能悟透,我未必不能另辟蹊径。”

    “待我鲲鹏成圣,谁敢说我错了?”

    徐思远和镇元子走下山峰。

    两人来见红云,红云不再痴痴的看着终南山,但是红云的眼中似乎永远有散不开的忧郁。

    镇元子叹了口气,镇元子轻声笑道:“老友你等着,我将去为你斩杀鲲鹏。”

    红云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有些仇恨,他真的未曾忘记。

    看着红云这般,徐思远也不好受,徐思远道:“此去必斩鲲鹏,还请前辈稍等。”

    徐思远和镇元子转身欲走,毕竟鲲鹏修为不凡,冥冥中能够察觉天机,若是耽搁下去怕是会重新隐藏。

    但就在这时红云突然伸手抓住了镇元子的衣袖,红云紧紧抓住镇元子,红云另外一只手中出现一剑,红云道:“同去!”

    这是红云上岛后说的第一句话,镇元子看向徐思远,徐思远道:“罢了,那就同去,总得让大仙亲眼看看鲲鹏的陨落,至于安,我找我师兄借下天地玄黄玲珑塔,应可保证前辈的安,而且此等大战玄都师兄怕也不愿错过。”

    “多谢!”镇元子珍重的行礼道。

    “这里便是鲲鹏的隐居之所?”徐思远开口问道,徐思远,镇元子,乌巢还有孔宣玄都,无当金灵龟灵都来到了虚空之中,看着眼前一死寂的星球,徐思远实在是想不到曾经的妖师竟然愿意在这里隐居多年。

    乌巢道:“白泽和谛听联手,两人算定的地方当不会有错,只是我虽深恨鲲鹏,但是却不可否认他的修为奇高。他曾在紫霄宫听道,他的底蕴根基都不容小瞧,尤其是他的速度更是洪荒一绝,最难做到的便是阻止他逃跑。”

    徐思远也不敢小瞧鲲鹏,孔宣已突破进入准圣巅峰,徐思远也可比拟准圣巅峰,再加上一个镇元子便相当于三位准圣巅峰的存在,为了对付鲲鹏,徐思远也算慎重了。

    至于龟灵圣母是徐思远特意叫来观战的,龟灵圣母入门还在无当三霄之前,但现在唯有她还未修到准圣,龟灵心中肯定有想法,能来虚空中观战也许对龟灵圣母的突破有帮助。实际上要不是三霄上一次受了伤,徐思远还打算将三霄也叫上。

    玄都开口道:“若三霄未曾受伤,布那九曲黄河阵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