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听涛(第1/2页)
    程止微把双臂收到上身和头部两侧,勉力的和郝渤保持一点距离,不和他有真正的身体接触,却看着像投降的可爱模样。

    郝渤也不勉强她,一个还只是把他当做朋友的大一女生,这才第几次见面啊,就和他躺一张床上,垫着他的手了,还想怎样。

    这妹子可不是绿茶、白莲花,而是一株刚走出温室的白玫瑰,怎忍心让她这么快就经受风吹雨打。

    虚伪啊!他一开始就暗暗显露财富不就是为了加快进度吗。

    郝渤侧身望着程止微,温柔道:“闭上眼吧。”

    程止微下意识防备:“又想干嘛?”语气却柔弱无力,郝渤真想再吻她,估计她也是乖乖就范。

    郝渤好笑:“叫你闭上眼睛睡觉觉啊,你还想干嘛。”

    程止微学聪明了,说:“那你也要闭眼睛睡觉觉。”

    郝渤还是棋高一着:“我现在还不能闭眼睛呢。”

    程止微忍不住好奇问:“为什么啊?”

    郝渤一脸柔情蜜意:“因为我要开着眼睛看着你睡着啊。”

    程止微明知道郝渤可能是再哄她,但还是一下子被击中了最柔软的地方,像中枪一样,所有的防备都在无形中崩塌,眼泪不知不觉涌出。

    她忍住,点头:“嗯。”然后闭上了眼睛,不管郝渤会怎样,她负责睡着就好了。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了。

    程止微还怎么也睡不着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枕着郝渤的手臂躺在他身旁也很安心啊。

    她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郝渤还在盯着她,心里甜甜的,郝渤没有说说而已,真的在看着她睡觉觉。

    “郝渤,我睡不着。”她像犯了错一样。

    郝渤问:“怎么啦,不放心我?”

    程止微怕郝渤多想,赶紧否认:“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郝渤猜测:“是不是不换衣服睡觉不舒服。”这是不怀好意吧?

    程止微摇头:“不是。”

    她心里用了排除法排查,然后发现了问题所在,脸刷的红了,真的羞于启齿:“郝渤,我想上厕所。”原来是憋尿啊,吃完饭到现在都没上过厕所,还喝了酒。

    太可爱了!

    郝渤放开手臂,忍不住笑:“快去啊,别忍不住了。”

    程止微真丢人,居然很急了都没有感觉,都怪郝渤,一出又一出,让她太紧张了。

    她爬起来,下了床,灰溜溜的感觉,溜进了厕所,“啊”的一声,又溜了出来。

    郝渤一下坐了起来:“怎么了?”

    程止微指着卫生间不说话。

    郝渤猜测:“有蟑螂啊,蟑螂有什么好怕的啊,快去吧。”

    程止微摇头,还指着卫生间说:“你看。”

    郝渤坐在床上看了,啥也没看见:“有老鼠啊,不可能啊。”五星级酒店啊。

    程止微觉得郝渤肯定是在装傻呢,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指着卫生间方向,揭穿:“玻璃的。”

    原来卫生间和卧室是用落地玻璃间隔开的,在外面看,里面浴室和马桶位置都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这样啊,郝渤这才醒悟,灯下黑啊,他都没发觉问题。不过,如果不是程止微大惊小叫,他还背对着卫生间根本没想过要看,现在倒心痒痒的。

    郝渤说:“我又不偷看,你快去吧。”

    程止微不是不信郝渤,但心理那关过不去啊,想到有可能有人看着就放松不了。

    这间酒店真可恶,落地完透明玻璃的设计,居然没有设有可收放遮挡的帘子。

    她摇头:“不行。”

    郝渤说:“我像刚才那样背对你躺着,而且被子盖过头行了吧。”

    程止微还是摇头,很急啊,跺脚。

    郝渤生气:“程止微,你想怎样,是不是要我先出去啊。”

    程止微怎么敢让郝渤出门去啊,那样太伤他自尊了,可怎么办呢?

    她急中生智想到一招,只是这招有点羞耻啊,不管了,太急了……

    程止微说:“郝渤,你过来。”

    郝渤不知道她想怎样,但还是决定听她的,下床走到她面前,看她脸都憋红了,很难忍的样子。

    程止微去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出来递给郝渤,声音有些颤抖:“郝渤,你用这条毛巾遮着眼睛可以吗?”

    郝渤还真搞不清楚程止微葫芦里装了什么药,他用毛巾遮眼,能比让他用被子遮过头高明多少,难道还要绑住他的手,要玩捆绑游戏吗?

    还是先照做吧,他用毛巾遮住了眼睛。

    程止微没有绑他的手,而是拉着他的手在房里转了几个小圈,然后居然把他拉进了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