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 再见白衣少年(一)
    “离殇你都还没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兄弟姐妹啦!”夜漫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也算是缓解一下刚刚的气氛。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啊!”离殇有些臭屁的说道,这个疯女人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不是说过只有我一只宠物的吗?不对我干嘛会这么想,真是太可怕啦!

    “我那里有在打什么鬼主意啦!我就只是想知道而已啊!再说了,如果你还有其他兄弟姐妹的话,我把你带走了,他们找不到你应该会着急的吧!”说不出为什么夜漫在看到离殇的那一刻,好像那么一瞬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在魔界夜漫好像也没有任何朋友,大家都认为夜漫只是一个小魔女,没有谁敢招惹自己,但是也没有谁能够真心的把自己当朋友,所以有时候夜漫就在想如果自己有一个兄弟姐妹的话,有时候能够吵吵架,甚至会为了一件东西打起来,然后哭闹着到父君面前让父君为自己做主,可是好像这一切都是奢求。

    “我没有什么兄弟姐妹,自从我记事起,我都是一个人”说道此,离殇好像也变得沉重起来。

    “那正好啦!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人啦!离殇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然后把你养得白白胖胖”夜漫兴奋的说着,脸上露出无比真诚的笑容。

    没想到这个疯女人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嘛!

    “谁要你来照顾了,我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以后谁照顾谁还说不一定呢?”离殇连忙将自己的心思收回。

    “离殇,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我照顾你啦!”夜漫就这样抱着离殇朝山下走去。两个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吵着,寂静的山谷突然好像活了起来,连空气都变的有些不一样啦!

    沐语跟在夜漫的背后,就这样静静地听着离殇和夜漫之间的对话,那些自己沐语也更加确定了眼前有着跟自己一模一样脸的人就是前世的自己,原来自己和离殇是这样认识的,那个时候的自己和离殇是那么像个小孩子,可是想到自己在照月国见到的离殇却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头,虽然那张绝美的脸庞看起来也不是很老,但是从言谈举止间却能感受到无奈和淡淡的忧伤,看来那些自己不知道的回忆确实很沉痛。

    可是现在的沐语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一直向前,无论前方等待自己的将是是什么。都只能一直往前走,不能回头。那怕前面是万丈深渊,人间地狱都只能往前。

    看着此时夜漫,沐语在想,如果能够就这样一直天真下去,该有多好,只是所有美好的希望到最后都只能化作泡影,因为有的故事一开始便注定了只能是以悲剧收尾,而很不幸自己不是旁观者,而是局中人,在那样的一场局里,自己和别人都不是能够把控大局的人,就好像提线木偶,自己仅仅只是那只木偶,而那个提线的人,却永远不可能是自己,这样的感觉简直是糟糕透了。

    “离殇啊!其实我发现你还是有点重的呢?刚刚应该也没有伤到那里吧!要不我放你下来自己走一段行不行啊!”夜漫揉了自己的胳膊。

    “又不是我要你抱着我走的,再说了刚刚我一直叫你放开我,是你自己不放的,现在竟然嫌弃我有点重,你这女人真是麻烦”其实离殇还是有点失落的感觉的,毕竟有一个人抱着你,总比自己下来走舒服多,此时的离殇却忘记,如果换作以前的话,无论自己受了多重的伤,都习惯了自己疗伤了,可是现在却忽然想矫情一下,难道只是面对的人不同了吗?而这个细微的改变离殇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刚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内疚啊!再说了那个时候我放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你可是我一眼就看中的宠物呢?”

    “我才不是你的什么宠物呢?”什么啊!竟然只是把我当做一只宠物。哥才不是谁的宠物呢?离殇忽然之间有些生气。

    “离殇,当然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啦!要不我叫你离殇弟弟好不好啊!”夜漫此时就像正在哄小红帽的狼外婆一样,透着些狡猾,但是却又很真诚。

    “什么离殇弟弟,你比我大多少啊!等我修炼成人形的时候一定比你还高,看你到时候还嘚瑟”离殇从来没有一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修炼成人形。好像当自己以一个人的形象出现在夜漫面前的时候,那应该会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场景吧!

    “对啦,以后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疯女人吧!那我要叫你什么啊!说好了,我可是不会叫你姐姐,或者是主人的哦”离殇又恢复了之前一脸傲娇的样子。

    “嗯,我叫夜漫,但是父君都叫我小夭,要不你也这样叫我吧”

    “小夭,好吧!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夭好啦”小夭,不知为什么,当自己叫着小夭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的心里竟然充满了喜悦,难道这就是拥有家人的心情吗?好像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而一旁的沐语当听到小夭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小夭那不是陌千夜在梦里叫的名字吗?究竟是什么样的记忆,导致在梦中叫着这个名字的同时都会是那样的痛苦。

    此时的沐语已经不想多想了,因为越想就越是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张巨大的网,越网越紧,紧到快不能呼吸。

    “离殇啊!你还是快快长大吧!我都迫不及待想要看你变成人形的样子啦!肯定美极了,不对美字来形容你太肤浅啦”夜漫脸上呈现出一副花痴样。

    “想不到,你这个疯女人也是一个只重视外貌的人,一开始如果我长得不好看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缠着我啦”

    “这个嘛!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啦,这才说明我们有缘分啊!因为你看啊!如果你长得太难看的话,我收你当我的宠物,这样也会减低我的审美水平是不是,再说了我们两个都长的这么好看,这走在一起也比较和谐嘛!你说是不是呢?”

    反正夜漫的解释不仅说明了自己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还变相的夸奖了自己长得美。果真,那句话叫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特别是在自恋这一方面,离殇和夜漫也算是有着神一样的默契啦!还有那一脸傲娇的表情,简直就是同款的表情包啊!

    “我现在突然有点庆幸,还好我长得比较美,不然刚刚没准你一发疯还要把我暴打一顿”

    “离殇这话就说的有点不对了哦!说的我好像很暴力的样子”夜漫带着些探究的表情看着离殇。

    “你可不是很暴力吗?刚才人家那个白衣少年不过就是不太喜欢讲话,你就和人家大打了一架况且人家还长得用美形容都有点侮辱了,要是再长得丑点,估计得被你打到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就来气,但愿永远都不要再见到那个人啦!”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栽了,简直就是人生的败笔啊!想我夜漫好歹也是堂堂魔界令人闻风丧胆的小魔女,竟然就这样华丽丽的栽到那冰块面瘫手里啦!简直是太侮辱了。

    “诶,还好那个少年修为也算不错,不然就只能是被你欺负的分了”

    “离殇,你到底跟谁比较熟啊”这小离殇竟然还替那家伙抱不平,简直是白瞎啦!

    “这个嘛!不是跟谁熟不熟的问题,我就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嘛!再说那个少年人家也没有惹到你啊!倒是你有点无理取闹啦”离殇摆出一副家长教训小孩的姿态。

    “离殇,你认识那个人吗?”

    “不认识啊”

    “不认识,你还帮他来说我”夜漫有些生气。

    “这个嘛!我是个男人,不能因为跟你比较熟就帮你啊!这可是我做人的原则”离殇义正言辞的样子,让夜漫突然感觉难道真的是自己无理取闹啦!但是怎么可能呢?明明就是对方比较无礼嘛。

    “反正我不管,现在我是你的主人,你都要听我的,还有不准你再提那个人啦”

    “好吧,好吧,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那我就不提了吧”

    “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别忘了你现在还只是一只小狐狸呢?那你也算是小人喽”

    “唉,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你是小女子我怎么能够跟你计较呢”

    “离殇,小离殇,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回山上去”夜漫非常温柔的咬着每个字,但是在离殇听来却觉得后背发凉,当然小夭说的扔回去,肯定不是简单的扔回去那么简单。

    “好啦,不说就不说了呗”

    可是有的人越是不想见到就越是在那里到能遇到。

    “小夭,这回可不能怪我啦”

    夜漫朝离殇的目光看去,果然又看到了那一抹让人讨厌的白色,还是跟刚才一样的清高,难道惹人讨厌的人都喜欢穿那一尘不染的白色,不知为何,夜漫突然有点讨厌白色,讨厌那种不染纤尘的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