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 等风音叔叔
    此时可怜风音叔叔,在饶了很大一圈之后,终于锁定了目标,可是遇上这么一个爱折腾的小主子,那能用追踪常人的方式去追踪,所以结果也注定只有一个了。

    在风音追上那个穿着夜漫衣服的小乞丐时,还真的就是先叹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了一句“看来公主在人间呆的还不错,我也就放心啦!可是这公主真是越来越顽皮啦!得尽快找到,并且将公主带回去”然后接着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夜漫虽然猜中了绝大部分,但是却没想到,风音叔叔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自己在人间过的怎样,如果夜漫知道了,估计就不会更加努力地逃跑了吧!

    人呢往往都是这样,有时特别想逃离在乎自己的人,渴望着外面的海阔天空,可是当自己疯够了,玩够了之后,才意识到,在外面的世界,再也不会出现像那些人这般在乎自己的人。

    “离殇我们这都走了两天了,风音叔叔怎么还没有追上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啦”按理说风音叔叔在发现那个是假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被骗了,然后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可是怎么都过了两天,怎么还没出现了,该不是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小夭,其实你还是很在乎你的风音叔叔的吗?既然这么在乎,为什么一开始还要躲着啊!”

    “我不是不想这么快就回家吗?再说了,我们不是都还没看到,那个什么神秘的北楚王嘛!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好奇?”

    “好奇倒是挺好奇的,但是你可别忘了,我只是一只小狐狸,这人间的事可是跟我没有多大关系”

    “是啊!我们只是人间的一个过客,几天后便会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曾经来过”

    “小夭怎么会突然感慨起来啦!没事以后还有我陪着你的”

    “难道你不跟我回家啊!那你还想去那里,可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我不会忘的,再说了,你忘了我有没有家人,我不跟你回家,到时候可就没人跟你吵架,跟你玩了”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跟我吵架的人实在多的数不过来,但是跟我玩的人嘛,你还真是一个不二人选。”

    “小夭,看来你的人缘跟我一样差啊!那咋们以后就相依为命吧!哈哈哈”这一笑,有点悲凉,有点释怀,也有点温暖,总之复杂中带了点简单,在简单中也多些感叹。

    “我们两个祸害以后就祸害彼此吧!不要再去祸害别人了,也算是积德行善啦!”

    “小夭你终于承认你是一个祸害啦”

    “你没听过红颜祸水吗?”小夭说完此话还摆出一个看我这长相难道担不起红颜二字的姿态。

    “果然又是我想多了,小夭怎么能够对自己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呢?”

    “我这也算是对我这么多年所积攒的美丽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啊!”

    “好吧!你这个认识确实也是够深刻的”对于小夭的自恋,离殇现在也多少有些习惯了,这习惯也真是一件可怕的事,竟然会连一个人之前的认知都一同改变,也不知道这样的习惯到底是好是坏。或许也没有好坏的界定,所有的一切来自那个让你习惯了习惯的那个人。没有应不应该,也没有值不值得。

    “离殇,要不我们走慢一点,等等我风音叔叔吧!”这风音叔叔那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死脑筋啦!可是偏偏在对待自己的时候会变的不那么死脑筋,比如不想背书的时候,风音叔叔会给自己传音,想出去玩,只要撒撒娇,就骗过去了。还有这次偷父君的酒,也多亏了风音叔叔的信息。这样一想其实风音叔叔也没有那么古板啦!

    “那你不怕到时候去不成皇城啦”

    “算了,皇城以后还是有时间的”夜漫虽然很好奇,在人们口中那个金碧辉煌的皇城到底是个什么样,但是风音叔叔也同等重要啊!

    “好吧,那我们就停下来等等吧!”

    “小夭,其实我发现你这人有点吃软不吃硬啊!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心还是挺细的啊!”

    “离殇就算你这样说,下次我欺负你的时候也不会心软的”夜漫一脸严肃的说,丝毫没有当坏人的自觉。

    “小夭,我这才刚刚夸你几句,你怎么这么不谦虚呢?”

    “离殇,从认识到现在,你发现我谦虚过吗?”

    “这个还真的没有”离殇摇了摇头。

    “那不就对啦!”夜漫那模样还真是有点地痞流氓的风范。

    “不能跟女人讲道理,特别是跟你这样的女人讲道理”

    “离殇你的反应能力有待加强啊!”夜漫这就已经摆起了老师的谱啦!

    “跟你在一起,反应能力能不加强吗?不然什么时候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

    “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小狐狸我可是舍不得卖”夜漫略带调笑的语气说道。

    “原来这还看长相,如果我长得丑点,你是不是随时打算卖掉我啊!”

    “如果你长的有点丑的话,估计一开始我们就不会认识的”

    “小夭,你这叫以貌取人,这是不对的,你不知道人不可貌相吗?”

    “我只知道如果你长得太丑的话,我的心情估计没有现在这么愉悦”

    “小夭,如果有一天我毁容了,你是不是就要抛弃我啦”离殇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难道自己真的把自己当做是小夭的宠物啦!总之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因为两人关系的起点已经不一样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最起码对离殇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你怎么会毁容呢?再说谁敢动我的人,我可从来不善良”虽然离殇听到这句话非常的感动,但是还是非常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小夭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我毁容了,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看着离殇可怜巴巴的样子。夜漫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离殇,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还记得你名字的含义吗?”

    “离殇,远离伤害”

    一旁的沐语看到这一幕,突然间想到,这样的对话,不是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或者小说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主角,含情脉脉的看着男主,然后说“如果有一天我毁容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然后男主同样深情款款的看着女主的眼睛温柔的说到“即便那样,你依旧还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沐语没有想到这样狗血,玛丽苏的剧请,竟然发生在几千年前自己的身上,但是这个关系是不是有点弄反了。这可真是独树一帜,反套路啊!没想到在几千年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女强人,不对应该说是一个女魔头。

    “但是小夭,我还是很关心那个答案的”

    “离殇,你这是在鞭策着我更加努力的练功啊!”

    离殇明白夜漫这句话的重量,我们有时候我们不是不做承诺,而是明白那个承诺的重量,我们不急着去承诺什么,只是因为我们明白,每句话都有他的重量,那些轻飘飘的甜言蜜语,到最后也可能成为伤害别人的利器。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再说了,你再厉害一点,我是不是就更加难以翻身啦!”

    “你说有一天你都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毁容了,难道不是说明我很差劲啊!这不是间接的说明我应该更加努力修炼了吗?”

    “那我就委屈一下吧!毕竟我这人爱美,”离殇说这句话的时候可丝毫没有委屈的样子,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暖暖的暖流,好像沐语在阳光之下,浑身都暖洋洋的。特别舒服,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离殇,你委屈吗?我可没让你干嘛啊!”

    “嗯嗯,我不委屈,刚刚是我口误,口误”

    “离殇,你真是越来越狡猾了,果然是只狡猾的小狐狸”

    “小夭注意你的措词,是聪明,聪明好吗?”

    “狡猾就狡猾,还偏偏要说什么聪明,我又不傻”

    “是啊!如果你傻,那天底下估计就没有狡猾的人啦!那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离殇,你真是越来越会聊天了”可是夜漫的表情可是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

    “我这还得感谢你啊!在你的教导之下,我也发现我越来越会聊天了”

    “不谢,不谢”

    “嗯嗯,不客气,不客气”

    看离殇那神气的模样,好像这是一件特别值得自豪的一件事一样,算了,先让他开心开心吧!毕竟以后的伤心的日子还长着呢?

    看小夭没有反驳,并且似乎还有点微笑,这气氛怎么这么不对呢?换做平时估计现在小夭应该不是这副表情吧!真是有点诡异,难不成小夭又在酝酿什么阴谋啦!

    这一次可真是离殇想多了,只不过是夜漫心情好,所以就不想扫兴了。

    “小夭,你这次怎么不反驳了”

    “我为什么要反驳,再说了,你说的很对啊!我们之间用不着太客气”

    “可是我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题外话------

    继续更新,谢谢支持,祝你们天天快乐开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