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 见魔君
    “你竟然把它当做是练口才”

    “不然呢?你以为就你那点功力,我还需要认真的反驳吗?”

    “行,你厉害,不就是脸皮厚吗?”

    “脸皮厚也是一个优点,最起码别人都没有我脸皮厚。”

    “因为别人为了成你,都把自己的厚脸皮分给你啦!”

    “那别人的感谢我啊!因为我帮他们多分担了些重量,多么感人的故事啊!多么乐于奉献的精神。”

    “我有点明白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了。”

    “不客气,毕竟我是那么的乐于助人。”

    “……”无言以对,我沉默。

    “走快点,你好意思让我父君等你啊!”

    “不好意思,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非常好意思的。”

    “你是好意思,那也得看我乐不乐意等你啊!还有我是闲的慌吗?”

    “好啦!你这人就是嘴上不饶人。还有脸皮跟你的外号一样具有相同的令人魔闻风丧胆的。”

    “你如果再不闭嘴然后再走快一点,我会让你见证一下我的动手能力的。”夜漫眉毛一挑,接着就听到了骨头的嘎吱蹦脆声。

    “这架势搞得真的像一个刁蛮的公主正在押解可怜的驸马去见皇帝岳父大人一样。”离殇虽然还是嬉皮笑脸的,但是步伐确实也明显的加快了。

    “你如果再多说一句,就会变成一个负责任的公主正在押解闯入魔界的奸细去见魔界之主了。”

    “行,我不说了,但是真的没必要弄得那么郑重吧!这样我会紧张的。”

    “你知道等会要到的地方是我母妃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吗?”说完这句小夭明显闪露出来一丝悲伤。

    “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放心,等会我会注意的。”

    “就像平常一样就行了,反正还有我在呢?”

    “小夭,魔君大人应该不可怕吧!”

    “你等会见了自己分辨吧!”之后便是无言,直到两人到了听风阁。此时魔君正在坐着喝茶。看到两人的到来便抬了抬下巴,“上次只是匆匆一见也没来得及好好认识认识,最近两天在魔界可还住的习惯。”

    离殇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并回答到“有劳魔君君上挂怀,离殇住的很好。”

    “不必这么多礼,既然是小夭的朋友那叫我伯伯就行。你还是小夭带回家的第一个朋友呢?我挺高兴的,别在那傻站着了赶紧过来坐吧!”

    “你们怎么搞得那么严肃啊!看的我都有点心累,离殇走了过去坐吧!”夜漫拉着离殇挨着父君坐了下来。

    魔君上下打量着离殇,又轻言慢语的说“本来是打算帮你办一个接风宴的,但是小夭之前的情况就没有办了,今天这个家宴就当是为你接风啦。”

    “父君,难道今天就只是单单为离殇接风,难道没有我的份吗?”此时夜漫的脸上就差写着父君偏心了,还外加一脸委屈样,简直是标准的可怜小女孩模样。

    “你不是也坐在这里吗?再说了,如果每次都要为你办接风宴,那岂不是隔几天就要办一次。”

    “好吧!”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你是叫离殇是吧!可还有其他家人和朋友啊!”

    “就我一个,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至于朋友也就只有小夭一个。”离殇谦恭有礼的回答。

    “那以后就住在这里吧!如此倒是不必多虑了。”

    “父君,离殇你们还要唠叨多久啊!我们能不能先吃饭啊!我现在可是一个昏睡了两天两夜刚刚才醒过来的人。”

    “好好,你这个小馋猫就知道吃。那就开宴吧!咱们边吃边聊,离殇你也不要拘谨,毕竟这里还有一只小残猫呢?”听着这话,离殇还是有点羡慕小夭的毕竟有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父亲,而自己,唉,算了。

    “对啊离殇你可千万不要客气啊!我家就是你家啦!”一句我家就是你家将离殇刚刚的一点伤感冲走了,取而代之的浓浓的暖意。

    “嗯,谢谢伯父,谢谢小夭。”

    “都跟你说不要弄得那么正式了,放松。并且我们的魔君陛下又不会吃人。”

    “对啊,伯父是很好,你就不好确定。”

    “难道我对你不好吗?现在我还让你坐在这里跟我一起吃饭,难道还不好。”

    “多谢小夭,小夭不坏。”

    “算了,赖得和你争反正不坏,也不好,别以为我不知道。”

    “嗯,小夭聪明。”

    “你俩就别先斗嘴了,不是谁说饿了两天两夜了吗?”

    “父君,自从离殇来了之后我发现你变了,现在都帮着离殇不帮我了。”

    “就你那么厉害,我还帮你那离殇岂不是要被你欺负惨了。”

    “父君你真的变了,小夭都有点后悔带离殇来见你啦!我对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好啦!别胡说八道,来吃块你最喜欢的清蒸鲈鱼”魔君将挑了刺的鱼肉放到夜漫的碗碟中。

    “就这么一块鱼肉可是收买不了我的哦!除非父君再送了一坛你藏了多年千殇不醉。”夜漫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魔君。

    “吃完饭就给你拿,但是你必须两天之后才能喝。”魔君也是头疼,自己的女儿啥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小酒鬼了呢?

    “父君万岁,吃饭吃饭。”说完夜漫便下箸如飞的吃了起来。

    “难怪伯父叫我吃饭的时候不要拘谨,我现在总算明白原因了。”不过看着夜漫吃饭的样子,胃口莫名的比之前好了不止一陪。

    “现在明白还不是太晚,只是可能刚开始会有点不习惯。”

    “之前在人间的时候没发现啊!难道那会小夭是忙着怎么作弄那个白衣少年啦!”一个吃货能够放弃美食的诱惑来捉弄一个人,可见此人对那人是恨的有多深沉,或者换句话是多么在乎。

    “你说的白衣少年是谁,难道在人间的时候小夭还跟凡人起过冲突。”魔君有点纳闷,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小夭如此上心。

    “嗯?离殇”夜漫又以眼神询问到难道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了。

    没啊,怎么啦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干嘛突然提起那个白衣少年。

    难道不可以提吗?

    难道可以?

    不可以啊?

    你说呢?

    哦!明白了。

    为什么不可以啊?

    算了,回去再跟你算账。

    在一番眼神交战之后,夜漫笑眯眯的说“没什么白衣少年,离殇刚刚说错了。哈哈哈。”夜漫本打算哈哈哈就过了,没想到魔君又说“我刚刚明明听到的,还有小夭难道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跟一个凡人发生冲突吗?”

    看着自己父君严肃的样子,夜漫明白此事是没有那么轻松就混过去的了,便说“其实那也不是一个凡人,那人的法术比我还高呢?”当然那句我还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这种事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你说那人的法力比你还高强,那我需要好好查查。”毕竟这次无缘无故的昏迷了两天两夜,而且还找不到任何原因,这样子的事情作为小夭的父亲,魔君是不会允许任何伤害夜漫的风险因素存在的。

    “不用查了父君,再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了吗?”这件事要查可能也要从凡间入手,夜漫明显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父君卷入到人间之中。这次私出魔界,稍有风声走露就可能会给父君带来很大的麻烦了。所以夜漫也希望此次的人间之行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就画上句号了。

    “此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父君自会处理。”

    “可是,我不希望父君因为这件事再卷入人间。”

    “没事,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接着吃饭吧!”

    “但是我还是希望父君不要再管这件事了,就到此为止好啦!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夜漫还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打消父君继续纠缠此事的打算。

    夜漫又看了一眼离殇。

    你说句话啊!你惹的祸。

    “伯父,此事居然小夭都这样说了,那就算了吧!那可能就是一个凡间拜入仙门的弟子。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行啦!此事你俩就不必多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魔君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却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比小夭法术还高的凡人,看来此人不简单啊!

    “父君你可答应了啊!不能反悔,不然堂堂魔界之主以后还怎么立足魔界啊!”

    “好啦,你这个鬼精灵,现在都开始威胁你的父君啦!”

    “这那里是威胁你啊!我这不是怕你偷偷的查吗?”魔界和人间向来都是互不来往的,如果被天界闻到了什么风声还不定又要乱七八糟子虚乌有的安个什么罪名呢?

    “好啦,我答应你,赶紧吃饭吧!等会菜都凉了。”说着又夹了一筷子菜到夜漫的碗碟之中。

    “那还不是因为你”夜漫也同样的夹了一块鸡肉到魔君的碗碟之中。接下来倒是没有因为什么原因打扰到这顿饭的节奏,半个小时之后夜漫心满意足的停了筷子,虽然因为刚刚醒来,所以不能饮酒但是这顿饭却吃的前所未有的温馨,家人,朋友,简单的一顿饭其实都是那么的幸福。

    ------题外话------

    如果将这部小说看做是一次长征,那么很显然我已经当了多次逃兵。我慌张的开始的一次长征,在中途总是遇到某些麻烦,这些麻烦来自自己的懒惰,或是一些其他的意外,或许是意志力的不够坚定让我产生了暂时当个逃兵的理由。就目前所写的章节来看,故事的发展也逐渐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接下来的时间我希望我将减少当逃兵的机会,并且将他好好的结束,加油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