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 魔界的生活
    “谁跟你说我睡的很早了,你现在赶紧走不要打扰我,等会我再去找你。”这次小夭索性连头都不露出来了。直接就闷在被子里说,导致离殇听着小夭的声音闷闷的。

    “小夭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我叫风音叔叔来为你看看啊!”离殇有点担心,毕竟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不用,你赶紧走吧!我现在只想睡觉,你不走就不要说话,安静的呆着。”

    “你真的不用我叫风音叔叔来给你看看啊!”

    “确定,你再废话我就把你的嘴封起来了。”

    “好吧!那你睡吧!”离殇小声的说完便安静的坐在小夭外面的地板上,打算打坐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小夭终于睡醒了,醒来的时候,一看外边已经有点黑了,小夭伸了个懒腰,穿了衣服走出卧房,正在打呵欠呢?却突然看到了地上有一个影子,小夭正准备将某个不明生物扫地出门,但是忽然想到离殇早上不是来找自己吗?并且这个地方除了自己平时基本上没有其他生物了。小夭收回了手,悄悄的走到离殇的身边,并且坐到地上,正打算仔细的看看这个家伙呢?

    “小夭你醒了啊!”

    “你是在做梦?”小夭翻了一个白眼,意思好像是在说,这么弱智的问题竟然也能问的出来。

    “你那什么眼神啊!天又快要黑了,你竟然睡了这么久!”

    “怎么,你有意见啊!唉,肚子饿了,我要去吃东西了,你要一起吗?”小夭说着便往门外走。

    离殇本来还有一肚子的疑问,比如为什么偌大的宫殿怎么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还有某个人昨天晚上明明很早就将自己赶走,为什么今天还一副昨晚没睡觉的样子?可是这些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某人转移了注意力。

    “小夭你不是说肚子饿吗?难道没有人给你送吃的吗?干嘛还要走出去啊!”

    “这个地方其他人不能进来,所以只能自己出去找吃的。”

    “为什么不能进来,那我不是也进来了吗?”

    “你纠结那么多干嘛!你能进去,那是你的殊荣。”

    “我就是好奇,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一个宫殿难道并不觉得冷清吗?”

    “不觉得,如果你不想进去也是可以的。”

    离殇看小夭并没有解释的打算,所以也不再纠结,毕竟你不说,我只能不问了。

    “那我们要走到那里去吃东西啊!”

    “你跟着我走就对了,不要那么啰嗦啦!肚子饿着没有力气和你解释那么多。”

    “好吧!小爷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一个肚子饿的小女子计较那么多了。”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啊!”

    “不用谢,君子愿成人之美。”

    “君子,还银子呢?一天就自夸自擂,谦虚两个字知不知道。”

    “我一直都非常谦虚啊!难道你没有发现。”

    “我只发现某个人好像越来越自负,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自信。”

    “当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你的耳濡目染之下,肯定是要被潜移默化的。”

    “那我应该感到骄傲吗?我的影响力竟然如此之大。”

    “你一直都很骄傲,这根本就是不容置疑的。”

    “算了,今天真的不想跟你斗嘴了,我们还是走快点吧!”说完小夭就直接消失了。

    离殇对着空气发呆了两秒才回过神来,这人刚刚一开始干嘛不使用法术,现在才用,难道是故意丢下自己吗?离殇正在这样想着耳畔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别想了赶紧跟上来,刚开始我忘记了,饥饿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敌人。”

    “你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某些人太过小心眼了,总是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谁知道某个自称小魔女的竟然能够被饥饿所干扰,看来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东西。”离殇抱怨完也使了一个法术消失在之前的庭院之中。

    “谁跟你说小魔女就不用吃东西啦!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看来某些人才是整天自以为是。”

    “得,你这虽然饿着肚子,但是战斗力依然不低啊!我还真是甘拜下风。”离殇说完之后还拱手行了一礼。非常谦谦君子的模样。

    “你不要对我行此大礼,我可接受不起。”小夭也虚扶了一下,看起来也是异常淑女的样子。

    “小夭你有礼的样子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庸人自扰”小夭翻了一个白眼,转身打开了门。

    这边小夭已经在翻锅揭盖了,离殇还在纠结那句庸人自扰。直到小夭已经吃上东西了,离殇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要试图在嘴上赢过某人,因为,这种情况无论是在正常还是非正常状态下,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某个庸人,思考完了就赶紧过来吃东西,吃完我还要继续回去睡觉呢!”小夭嘴巴吃的鼓鼓的,手里还拿着一只鸡腿。看样子就像几百年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你不是才刚刚睡醒,怎么又要回去睡觉了。”

    “我这是一边睡觉一边练功,像你这种是根本不能理解我们这些天才的痛苦的。”

    “小夭,你还是永远睡觉吧!最起码睡着了就不会那么讨人厌了。”

    “我这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一边睡觉一边修炼来着,要不然你以为我的法力是白白捡来的。”

    “好吧!你彻底赢了,看来我是真的不能想象你们这种天才的世界。”离殇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想的却是,果然世界上就没有公平可言,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小魔女就是小魔女,也是非正常的。

    “你还是不要想象了,小心长皱纹,或者是脱毛,那样我可就不喜欢你啦!还是毛茸茸,白嫩嫩的小狐狸比较招人喜欢。”小夭说完还不忘摸一下离殇的头发。

    离殇一把打掉小夭的手,并且气呼呼的瞪着小夭说:“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能随便摸男人的头发吗?”

    “你不就是一只小狐狸吗?要不然我现在把你变回原形,这样就不算是摸你的头发了吧!”小夭说着就打算施一个法决让离殇变回原形。离殇对此当然是反对的,所以在小夭还没完成之前就溜之大吉了。

    “小狐狸就是小狐狸,我只是随便说说既然就当真了,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小夭一边感慨,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鸡腿,真是好不享受的模样。

    等离殇冲出门之后,等了好一会,小夭竟然还没有出来,离殇心想难道小夭已经离开了,但是自己就守在门外不至于啥都没有感觉到吧!自己也还不至于那么差劲吧!

    离殇又等了一会,四周还是静悄悄的,难道小夭真的离开了,离殇这样想着便打算进门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离殇打开房门的时候,竟然看见小夭还在继续跟那些食物奋斗。

    “小夭,你这是一天没有吃东西还是几百年没有吃东西啊!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你干脆直接把这里所有的东西搬回去慢慢吃吧!我真担心你的胃受不了。”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再说了东西制作出来不就是被人吃的吗?要不然它多可怜,都没有人理它。”小夭啃着手中的鸡腿,有点漫不经心的说道,其中还透着某些愉掖的滋味。

    “你厉害,但是你现在应该少吃一点,你不是今天一天都没吃,突然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离殇看着小夭自己也忍不住拿了一个鸡腿放到了嘴里。

    “看吧!现在你自己也吃了吧!我跟你说啊!想吃的时候就吃吧!管那么多干嘛!”

    “我看你吃的那么香,就忽然忍不住了,这都怪你引诱我犯罪。”离殇毫不犹豫的就把锅推给了小夭。

    “如果自己不想犯罪,别人怎么能够引诱得了,还好意思在这里说。”

    “你都好意思吃,我干嘛不好意思说”离殇也不管什么了,自己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可能真的被某人荼毒的太深了吧!

    “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叫我少吃点的,现在自己却吃上了,果真是世风日下啊!古人诚不欺我啊!”小夭一边摇头,一边手指点了点离殇。

    “不要说得自己好像多正派一样,我这不都是被你荼毒的,我这是交友不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别说的我好像拐卖谁家儿童一样,你是那样容易被人影响的吗?都活了几百年了,这么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吗?”

    “我这就算活了几百年也赶不上你行骗的经验丰富啊!”

    “还行骗,不会说话就别说,小心我把你扔出去。虽然我现在很忙,但是我也能够抽出一根手指头解决掉你。”

    “你这样说话很欠揍啊!虽然我也打不过你,但是也不要这么看不起人吧!还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我。简直士可杀不可辱。”离殇现在也顾不上吃了,毕竟心情已经被刚才的一句话打的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