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 天庭之路
    “小夭你听我说,很多话并不是你想不听便不听,逃避永远只是暂时的。”

    “可是你忽然对离殇说那些话,让我觉得我们此去就是去赴鸿门宴一样。”

    “即便不是鸿门宴,但是有些话还是早说为好。”

    “小夭,离殇你们俩都好好听着”魔君看了看离殇跟小夭,又继续说:“你们俩相遇就是有缘,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是一定真诚,和互相信任,要对得起朋友二字。小夭你也别老是欺负离殇,朋友可不是用来欺负的,虽说患难见真情,但这可绝不是欺负见真情。”小夭听了此话便知道这是针对自己的,所以不免有些不快,但是也没有立即表现出来。还是乖乖的继续听着。

    “离殇你也记住,如果小夭做错了,你一定要指出来,虽然小夭法力在你之上,但你也不要怕她,如果她仗着法力欺负你啦!你也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她。”

    小夭一听这话,立即就反驳到:“不是吧!父君,你这也太偏心了,为啥到了离殇那里就变成我欺负他,你就教训我啦!”

    “你这不是一向霸道惯了吗?再说了。离殇欺负得了你吗?”

    “他怎么就欺负不了我啦!”小夭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毕竟底气不足,所以说道后面简直都快没声了。

    “看吧,连你自己都知道吧!”离殇忍不住插了一句。

    “好吧,好吧!看来果然是失宠了”小夭晃了晃脑袋。

    “傻丫头,失什么宠啊!胡说八道。”魔君敲了敲小夭的脑袋。

    离殇都忍不住嗤之以鼻:“对啊!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夭听了离殇的话,便立马说到:“离殇我跟你说,就算有父君帮你撑腰,但是你也不能太嚣张了哦!”

    离殇没好气的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我又不是你。”真是的,才刚刚说完就来威胁我啦!

    “看来你们俩能混到一起还是有原因的,两人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估计你俩以后不会无聊,还没消停几秒又开始针锋相对了。”

    “父君难道那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前世不相欠,今生不遇见,可能我们上辈子是敌人所以这辈子就变成就这样了。”

    “还扯到前世今生啦!看来你们这是孽缘不浅啊!前世是敌人,这世又纠缠在一起,孽缘啊孽缘。”

    小夭嘿嘿笑了两声,接着说到:“我就是胡说八道的,父君你别当真啊!”

    “伯父你别理她,小夭胡说八道的时候都是一本正经的。”

    “离殇,什么叫我胡说八道的时候都是一本正经的啦!”小夭双手叉腰大有一种你不解释清楚,就随时开战的架势。

    “你俩是还要比试一番啊!都别闹了,这马上就要到天庭了,让那些天上那些神仙看到,估计又有话题能茶余饭后了。”魔君真是无奈了,这两真是冤家了,也不分时辰场合,怎么都能随时开打的趋势。

    “知道了父君,但是这次为什么我也要参加啊!难道今年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吗?”小夭有些试探的问到。

    “每一千年都会开这么一次大的宴会,这次刚好到一千年,所以会比较特殊一点。”魔君也知道小夭向来都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但是这次确实情况特殊,不能不来参加,以往其他的宴会魔君都是能推则推的,但这次是在推不掉了。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这个答案小夭总算是将悬着的心放下了,之前还担心这担心那,现在可算是尘埃落定了。看来之前都是自己多想了。

    “小夭看你的样子,难道你之前以为这次宴会有事发生,而且还跟你有关系。”不可否认虽然两人平时总是吵吵闹闹,但是最了解彼此的还是对方,即便是有一点点蛛丝马迹,都能有迹可循。

    “这你都能看出来,你也是厉害啊!”小夭故意这样说,但是压根就没提是什么事。

    “那是当然,好歹咱们还是有患难之情。”

    “谁跟你共患难过啊!”小夭明显对此话不是非常赞成。

    “你不承认也无妨,反正来日方长。”小夭一听这话便立马反驳“可别来日方长,我可不想又那么一个时候。”

    “也是,干嘛诅咒自己呢?”离殇说完便赶快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希望将之前自己说的话都拍走。

    “所以说你傻啊!自己都能诅咒自己,”小夭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想看着离殇了。

    “好啦!到天庭了,你们俩收敛点啊!这里可不是魔界,虽然咱们不需要畏惧什么,但是也无需给自己添多余的麻烦。小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魔君再一次提醒。

    “好啦,知道了,看来父君挺放心离殇的,都只特意嘱咐我。”小夭瞥了一眼离殇,然后就很快的转开眼神了,俨然就是有些不满。

    “你知道就行了,等会我不能一直跟你们在一起,离殇你帮我看好小夭,千万别让他闯祸了。”魔君看着离殇,然后又看了一眼小夭。

    “知道了,父君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的,”果然没有对比就不会伤害了,好像自从离殇来了之后,自己就变成成天只知道闯祸的坏小孩了。小夭忽然有点后悔把离殇带回来了。

    “行啦,你知道就可以了,我也不说了,说多了你又要嫌父君唠叨了。”

    “小夭怎么会这样想呢?父君说啥都是对的,一点都不唠叨。”

    “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我们下去吧!”魔君说完便牵着小夭准备下飞船。离殇也自觉的跟在魔君和小夭的后面。

    到了南天门,魔君依旧没有放开小夭的手,小夭也知道,这是父君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也是对外人的一种宣誓,毕竟千年前的人魔相恋也是掀起过不少的风浪,而小夭的存在也不是为众神跟众魔的认可,现在这样,无疑是在宣誓无论你们认不认可,我都不在乎,并且你们也最好不要有质疑的声音。

    魔君牵着小夭,一步一步的向南天门走去,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的坚定,忽然间小夭有点明白父君这一千年来是多么辛苦了,不仅要承受挚爱之人的离去,还要经受世俗的不满和反对,为什么世间要有这么多的条条框框,而这些条条框框的制定者就一定是对的吗?有凭借什么来判断是非对错呢?小夭忽然觉得有些可笑,还有可悲。

    小夭拉着父君的手又紧了一点,借此来传达自己的力量,也告诉父君,无论怎样自己始终都会站在父君的身边。

    魔君在小夭的手心拍了两下,此时好像来来往往,观看的眼神都不复存在了,不管前路有多么的艰险,只要彼此还站在身边,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而离殇跟在后面,也太高了自己的头,一点都没有之前的那种期待了,因为所谓的天庭也不过如此,特别是在听到了那些窃窃私语之后,离殇忽然感觉很气愤,如果不是怕给魔君和小夭惹麻烦,可能自己早就爆发了,原来这些神仙也是一天闲的没事做了,还需要靠八卦别人家的私人来打发时间,真是觉得有点恶心。

    此时离殇攥紧了自己的双手,因为离殇真的害怕自己忽然忍不住会动手,眼睛里也没有了之前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和蔑视,看着来来往往的所谓的神仙,真是写着大大的两个字“讽刺”。

    看着前面的魔君和小夭,离殇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变得更强大一点,因为只有当你拥有足够实力的时候,才有足够的资本去保护那些重要的人或事,也才有足够的力量去压制那些质疑的声音。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路程,但是小夭却觉自己好像走了很久,可能这也是小夭一直排斥这种聚会的原因,因为总是很有很多双眼睛往你的身上落,还有那种自以为是,自命清高的嘴脸真是非常恶心。

    魔君感觉到了小夭的情绪,便小声的说:“小夭你不必在乎,因为那些对你都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自己的开心,不是需要别人的成,我们需要控制的是自己,至于其他的人或事无需浪费时间。”

    “知道了父君,我只是觉得有点讽刺,还有不公平而已。”

    “小夭你要知道,自己不开心,受益最大的是那些不希望开心的人,而世间本就没有公平,而所谓的公平不过是无法反抗的结果。”

    “小夭,知道了,所以想要公平,就要变得足够强大。”

    “虽然父君希望你永远开开心心,永远都不要卷到那些肮脏的权斗之中,但是我们的出身已经决定了我们注定要背负更多,所以父君希望即便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也有足够的实力,不需要去妥协。”

    “嗯,我知道,我会努力修炼的,总有一天我也能像父君那样强大的。”

    “你不需要像我,如果可以,我宁愿你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