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同年同月同日生(第1/1页)
    顾轻念看着傅怀城上车走了,喘匀了气就要走,结果转身就遇上了披头散发跑出来的林萍。

    “怀城,怀城...”

    傅怀城走没叫醒林萍,林萍是起来上厕所发现傅怀城走了的。

    看到傅怀城留下的字条,林萍赶出来期望再看一眼傅怀城。

    结果傅怀城没看到,倒是看到了顾轻念。

    此时东方亮堂,天已经蒙蒙亮完看得清了。

    看到顾轻念,林萍立刻戒备。

    “顾轻念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不是不想离婚又想赖上我家怀城了,我告诉你,你做梦,我是打死也不会让步你进我傅家的!”

    “一个保姆的女儿也敢肖想我家怀城....”

    顾轻念看着林萍如临大敌的样子冷笑连连,“谁赖上你家了,是你别赖上我才好!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绝不会进你傅家的大门。”

    刚从噩梦中惊醒,顾轻念想到盼盼,再看到林萍,恨不能生啖其肉饮其血,哪有心情听她啰嗦。

    林萍恨她,她还更恨她呢!

    顾轻念语气冰冷,充满杀气,说话毫不客气,和之前给林萍的印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是白天顾轻念重生以后,对比也没这明显。

    中午在结婚登记处,顾轻念还卑微到尘埃里,跪在她脚下,现在居然敢这么嚣张恐怖。

    “你...你怎么回事,撞鬼了是不是?”

    她后退了几步:“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以后别后悔!”

    “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后悔!”顾轻念毫不客气。

    “算你识相,知道配不上我家怀城,我家怀城也只有飞燕这样的大小姐才能配得上。”

    林萍拢了拢衣服,哼了哼,“你敢进我家门,我让你生不如死。”

    上辈子林萍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让顾轻念生不如死。

    想起往事,顾轻念刷的一下抽出了包里的鞭子,拉着鞭子呵呵冷笑。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听人威胁了,听到了就想抽...”

    林萍看着顾轻念的样子,尖叫了一声,跌跌撞撞跑回家。

    “你简直就是神经病,怎么还有你这种人...”

    她嘴里骂着,看样子还有点柔柔弱弱的样子。

    顾轻念看着她的惺惺作态,想到上辈子的事,没忍住啪的一声抽到了门上。

    听着林萍尖叫逃跑的声音,顾轻念呵了一声,“威胁我不如好好祈祷,不要撞到我手上!”

    没撞上就算了,敢再撞到她面前,见一次她就收拾一次。

    顾轻念看着傅家大门,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

    对林萍李朝谷杞飞燕,不论何时看见,顾轻念心中都有着滔天的恨意,收拾几百次她都不嫌多。

    顾轻念收起鞭子,像前世林萍对她一样,对着门缝故意留下一串阴森森的笑意,才施施然离开。

    不提林萍怎么咒骂怎么害怕,顾轻念看看天色,直接向市医院走去。

    她和杞飞燕都在市医院出生,是同一个病房且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孽缘。

    顾轻念来得早,市医院这边因为搬新医院,重新整理过档案,也好找,成功拿到了医院出生登记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