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狡辩(第1/1页)
    古嫱后退一步,看看李朝谷再看看顾轻念,眼底满是不敢置信和震惊。

    “轻念你说...你说你的脸是朝谷烫的?不是说你调皮不小心撞上来的吗?”

    她还记得当年的事,那时候李朝谷哭成那样自责得恨不能立刻死去,说自己没看好顾轻念,怎么现在...现在就变成了是李朝谷特意烫的呢?

    她还能想起小小的顾轻念那可伶的样子,如果是朝谷烫的…古嫱不寒而栗。

    “不小心撞上去,怎么会烫成这样?”

    顾轻念回道,“我一直记得我妈是怎么烫我的,先是脸,然后是额头,我怎么求饶都不行,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顾春妮听着顾轻念的话心疼不已,古嫱更是无法想象。

    这十八年来,李朝谷在她面前都是善良的勤快的,对孩子特别好的人,怎么就......

    先是说早早死了丈夫的,结果丈夫没死冒了出来,拆穿了李朝谷的真面目,接着是毁了轻念的容。

    李朝谷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之前顾轻念从没和古嫱他们说过这件事,原本她还以为是不敢,或者她自己都不确信,原来是为了在这时候说出来。

    如果是以前,她完可以辩解过去,可现在顾春妮在旁边,古嫱他们会相信......

    李朝谷心里一阵阵绝望害怕,怕得身都颤栗起来。

    “夫人,夫人,你听我解释...”李朝谷跪着朝古嫱爬过去。

    古嫱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看向李朝谷的眼神满是失望愤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欺骗我们还毁了轻念的脸。”

    古嫱说着最后一句,心就揪得疼起来,都不知道顾轻念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夫人是我不成器,让你失望了,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害怕...”

    “顾春妮只说我多可恶,却不说他们一家人是怎么对我的,他们看不起我是农村来的,她和公公婆婆一天到晚就给我脸色看,顾广他看着老实,可背对着人却折磨我。”

    “顾广出事,他们怪到我头上,恨不能吃了我,我只能跑,我遇到夫人时已经走投无路,不敢告诉你们真实情况,怕你们将我送回去。”

    “后来...后来我怕你们不要我,我才撒谎的,我都是被逼的,顾春妮她那时候一个小姑娘,根本不知道男人折腾起来根本不需要动手的...”

    李朝谷豁出脸面不要了,“顾轻念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也很想疼她,可是她太像她爸了,我每次看到她就想起顾广,就忍不住...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恨了,太恨了...”

    李朝谷嚎啕大哭,“我恨她爸,看到她我就恨。”

    顾春妮没想到李朝谷三言两语就将哥哥变成了龌龊的变态,气得眼睛都红了。

    “你撒谎,我哥才不是那样的人,你个贱人...”

    顾春妮被李朝谷气到一急,粗话就冒了出来。

    李朝谷听着眼底就露出一丝得意,随即故意蜷成一团,“夫人你看到了吧,她以前就是这样骂我折磨我的,之前她找到我还威胁我要钱,我没办法才赶他们走的。”

    她一脸害怕,却一点没耽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