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定魂灯(第1/2页)
    这道人端坐在石辇上,面对着那盏奇怪的油灯。

    这石辇之中,就只有这一人一灯。

    见没别的发现,我想着要不要继续把他的头罩挑开看看他的脸。

    我颤抖着手臂,几次想要挑开头罩。却因为每次我都感觉到一种恐惧感,我竟然被这种恐惧感压得不敢去做这个动作。

    我的心跳也急剧加速,我唯恐看着这道人时间久了再有什么变故,便手一松,那帘子重新落了回去。

    这次再次印证了,那油灯的光并没有在那白布上渗透过来。

    “李阳,这灯……不对劲?”梁悦也发现了这个,低声问道。

    我点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盏定魂灯。我记得三叔给我讲过这方面的东西。”

    “定魂灯?那是什么灯?”梁悦问道。

    我解释道:“我们普通人,在死亡的时候,通常都要魂归地府,再次进行转世投胎,这也是轮回的一部分,是三界六道的规则,谁也不能任意地破坏规则。但是有一些人,往往怀着另外的目的,便会在人死的时候做些手脚,期望能避开阴司的这个规则。这定魂灯,就是一种方法……”

    梁悦盯着那石辇,轻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感叹道:“人啊,为什么总想着要打破规则呢?人人都遵守规则,不好吗?”

    曲康成说道:“只要是人,就有私心,就有**。有七情六欲才是真正的人。真正能做到无欲无求心底无私的人,那便是修成正果,修道成仙了。打破规则,必然能给自己带来利益,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我摆摆手:“二位,扯远了。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别谈论了。我告诉你们,这定魂灯的作用,就是暂时给人的魂魄一个寄存的地方。这样一来,魂魄就不用进入阴司,轮回投胎。这样的灯,等到再度燃烧的时候,点燃的不是火,而是那人的魂魄。所以这样的火苗,不会照亮任何地方。至于我们看到的这定魂灯里的魂魄,是不是这个道士的,我也判定不了。”

    “那我们看到的老马他们呢?他们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吗?”曲康成功问道。

    我点点头:“现在看来,我们看到的,肯定不是肉身,十有**也是魂魄。”

    梁悦惊问道:“这么说,他们已经……”

    我摆摆手:“这个也无法判定,我们还是要往好的方面想。他们的魂魄也未必是全部的三魂七魄,如果仅仅是残魂,那问题还不大。只要我们找到他们的肉身,我有办法让他们的残魂归体。”

    说完,我再次看了一眼那石辇。我的直觉告诉我,马谡胖子他们被抓来拉车,必定和这石辇上的道人有关。

    只是现在我还没最后确定,而且那道士身上隐约透出来的那种气势,也让

    我暂时不想有什么动作来对付这道士。

    梁悦又问道:“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马谡他们的肉身在哪里啊?这刚有了点线索,就又没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乾州桥,我们刚刚过桥过了一半,就出现了这么个插曲。现在则需要我们继续之前的动作了。

    我在心里做了个决定,然后对他们俩说道:“毫无疑问,我们还得从桥上过去。我们必须到达主殿,我想看看主殿那边有什么。”

    曲康成点点头,问道:“李阳,你觉得咱们在桥上倒行,有没有必要。这么走下去,速度很慢啊。”

    我回答道:“当然有必要。这桥非同一般,我判断是一座阴桥。在上面的很多行为,必须和现实是反的。”

    梁悦不解:“和现实是反的?什么意思?”

    说话间,我们边说边离开了石辇,再次往桥头的方向走去,我一边走一边解释说道:“阴桥不是给人走的桥,所以人一旦上桥,就容易被其他的东西发现。所以我们只能用倒着行走这个方法来蒙蔽一下他们的眼睛。这就是老曲说的,倒行无畏,可达天岁。你们刚刚在桥上应该已经看到了,那些飘着来飘着去的道士,如果我们不倒着走,肯定就会被他们围观了。到时候会有什么后果,我也说不好。所以暂时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他们的好。这次上去,我们不要考虑其他,发现什么也暂时不要理会,尽快从桥上经过,到达主殿再说。”

    梁悦和曲康成都点了点头,表示会按照我说的去做。

    道士,道士,道士……

    我脑子里则一直充斥着这个字眼,我之前所说的话似乎得到了验证。我曾经说过,到达这地宫的主殿和侧殿前面,感觉这里并不像是什么宫殿,倒像是一个道观。

    在侧殿,我们发现了那么多的道士的石像和头骨,到了乾州桥上又看到了那么多道士的清影,在那石辇里面,再次发现了道士的干尸。

    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和道士有关。由于越来越多的道士元素的出现,反倒让这地宫的始作俑者,乾隆皇帝的元素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