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探由(第1/2页)
    无论他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但自己已经老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未来延续家族血脉的只有桃儿。

    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更多了一层忧虑,孩子眼看都四十岁了,再想娶妻生子,现在他却连想都不敢想。

    且不说桃儿的现状跟社会脱节严重。

    只说他这个家庭状况,放在现代社会上,无论如何都娶不到老婆。

    这也是他的一个心病。

    本来他没打算这么早就把自己家族跟那棵桃树的渊源,就这么跟桃儿讲明。

    因为,他觉得时机还不到。

    但今天喝了点儿酒,气氛实在太好了,话赶话的就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桃儿,你知道为啥我不让你靠近咱们桃园中那棵大桃树吗?”桃源老头饮下一杯温热的黄酒,眯着眼看向桃儿。

    桃儿目光闪烁了下,有些迟疑的回答“是不是跟我之前生病有关?”

    桃源老头愣了下,没想到桃儿会这么回答,不过,他随即释然地笑了笑“对,没错!你的病确实跟那棵千年老桃树有关。”

    “如果没有那棵老桃树,你说不定早已经没命了。”桃源老头垂下眼皮,语气淡淡地说。

    哦?

    何欢握着杯子的手,稍微顿了下这怎么跟我从道一口中听到的不一样呢?

    他记得道一明明告诉他因为老桃树的灵体强占桃儿身体,并将桃儿的灵魂束缚在千年桃树之中,所以桃儿才会得此怪病。

    也就是说,桃儿当年的病完是老桃树所为。

    为什么到了桃源老头的口中竟然变成了

    难道是为了保住那棵千年老桃树?

    还是道一当初根本没有跟他说明桃儿的病因?

    不过他并没有插话,而是静静的听桃源老头继续往下说。

    “你小时候,有位道长过来给你算命,说你根本活不过22岁。”桃源老头紧紧捏着手里的杯子说“当时,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但是后来,桃儿在二十岁左右,确实经历了几次生死大劫。

    而这几次生命危机都与他当时的妻子有关头一次是为救他妻子从山上滚下来,随他一起滚落的还有一块儿巨大的石头,只差一点点没砸到他头上。

    后来,两个年轻人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不幸遇到了泥石流,桃儿又差点被卷走。

    “我怎么对这些事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听父亲讲起自己以前经历过的种种惊险事件,桃儿却是一脸茫然。

    这时候,只听桃儿母亲摸了把泪儿说“你爹说的没错!当初自从你跟晴知在一起之后,身边就灾祸不断,我们那时候之所以反对你跟她结婚,就是怕她命太硬,”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当年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孙子,不由得悲从中来,更咽的那也说不出话。

    这时候桃源老头重重的叹了口气“那女人就是孽障!是你命里的灾星,忘了更好!”

    但其实他也不得不承认桃儿这辈子可能再也找不到,像情知那样贴心的媳妇儿了。

    所以说出这样的话,他不由得感觉有些心虚。

    幸亏桃儿请醒过来之后,完记不得他生命中有情知这个人。

    自然,跟她在一起的那些记忆,也完不存在了。

    但是当他从父母口中听到晴知这两个字时,心头不由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痛酸楚之感。

    一直以来,父母都告诉他,自己曾经娶妻,而且还有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她们都再一次灾祸中丧生。

    也正因为如此,他受不住打击所以才得了病。

    对于这个病因,他一直都没有怀疑过。

    而且他也能够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把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忘得一干二净。

    这有可能就是,以前看心理学书上所说的创伤后遗症吧!

    肯定是当初所发生的事情无法承受,所以大脑自动屏蔽对妻子的所有记忆。

    桃儿一直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一向都知道这是自己的软肋,所以对于忘却了这段记忆并不怀疑。

    而且,在他心底隐隐的不想再记起这段回忆。

    因为他不能确定,如果回想起那一段自己无法承受的记忆,自己还有没有勇气面对新的生活?

    所以,他尽量的不去提,也不去想这段以前的种种。

    “孩子,我知道你很想弄明白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是为什么得了这个病?”桃源老头抬起眼皮,目光恳切地看向桃儿。

    但桃儿却有些躲闪的低下头其实,我并不想知道。

    但很显然,桃源老头并没有领会儿子的意思,他认为桃儿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于是就开始跟他讲起,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