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真阳掌(第1/3页)
    嘉兴府乃浙江“下三府”之一。

    所谓“下三府”,指的就是浙江北部,除了嘉兴府之外,还有杭州府和湖州府。

    嘉兴府下辖七县,分别为嘉兴、秀水、平湖、桐乡、嘉善、海盐、崇德。

    嘉兴府的治所就在嘉兴县。

    这天下午,王默、无一用、郭胜、田义一行四人,走到距离嘉兴府城还有十多里时,便往一个地方去了。

    他们要去的地方叫“马家庄”。

    据无一用所说,马家庄有一个他的好友,他想带王默去见见这个人。

    王默虽是觉得这事有点奇怪,但无一用这么做,肯定有理由,所以他并没有拒绝。

    不久,四人到了一座庄子外。

    只见此地住户不多,也就三十多户人家。

    然而王默刚一进庄,就发现这个“马家庄”一点也不简单。

    这里的人,凡他所见,都懂得武功。

    他想问一问无一用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无一用没有说话的意思,他便憋在肚子里。

    很快,四人到了一处带有庭院的人家外。

    无一用紧赶几步,到了大门外,朝里喊道:“马兄弟在家吗?”

    话音刚落,只听里面传出一个男子声音:“马某在的,敢问是哪一位?”

    “是我啊,马兄弟。”无一用说道。

    “原来是无兄弟,真是稀客。”随着话声,一个五十多岁样子的布衣大汉从屋里走了出来,个子虽然不高,但身材颇为壮实,走路虎虎生风,“无兄弟啊,上次在我这里喝了七天七夜的酒,好不海量,这次既然来了,至少也得喝九天。”

    无一用笑道:“我这次来并非为了喝酒。”

    布衣大汉望了一眼王默、郭胜、田义三人,并不认识,说道:“原来无兄弟带来了朋友……”

    “马兄弟。”无一用没有急着为双方介绍,而是朝里瞅了一眼,问道,“表兄在吗?”

    “在啊。”

    “怎么不见他出来?”

    “他正与人较劲呢。”

    “较劲?”无一用诧道,“较什么劲?”

    忽听屋中传来一个声音:“无兄弟,什么风把吹来了?我现在不能出去见,不介意的话,就请进来吧。”

    没等无一用开口,又有一个声音说道:“哼!姓彭的,就算有帮手,老夫也未必会怕们!”

    “他们不是我的帮手。”

    “不管是不是,总之老夫今天一定要打败。”

    “这人真是古怪,我与无冤无仇,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

    “什么无冤无仇?三年前要不是抢了老夫的东西,老夫会找到这里来吗?”

    王默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叫怪:“这两个人分明是在屋中相斗,谁也不让谁,可看这个姓马的主人,却一点也不担心。难道他就不怕两个人激斗起来,将屋子毁了吗?”

    “咦。”无一用跟着布衣大汉进了庭院,叫道,“彭大哥,到底在跟什么人较劲?此人好大的胆子,竟敢与过不去。我倒要进去看看他是哪路神仙。”

    然而,没等五人走到屋前,忽听屋内传来“砰”的一响。

    下一刻,便见一人出现在门边,一身红袍,相貌丑陋,乃是个蒜头鼻子的怪老头。

    “小子是什么人?”怪老头朝无一用翻了一个白眼,语气颇为傲慢。

    无一用待要搭话,忽听郭胜淡淡说道:“我倒是谁,原来是这个姓章的老怪。”

    怪老头起先没注意到郭胜,听了郭胜的话之后,面色不由一变,急忙定睛看向郭胜,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神色微微一惊,叫道:“是‘百岁刀’郭胜?”

    “不错,我就是郭胜。”

    “姓郭的,老夫与素无来往,突然跑到马家庄来,莫非也是彭大海请来的帮手?”

    “我不认识彭大海。”

    “不认识彭大海?那……”

    “我家公子游玩到此,我便也到了这里。”

    “家公子!”姓章的怪老头甚是惊讶,目光一转,在无一用和王默两人身上转来转去,“谁是家公子?”

    “不是我。”无一用笑道。

    “那就是了。”姓章的怪老头把目光盯在王默身上,面上露出不信之色,说道,“姓郭的,他当真是家公子?”

    “有问题吗?”郭胜反问。

    “据老夫所知,这个人一向独来独往,从不服人……”

    “那是以前。”

    “这么说,最近才叫他公子的?”

    “也不是最近,已有两个多月。”

    姓章的怪老头待要说些什么,屋中突然传出彭大海的声音:“喂,章老怪,今天不是要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