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顾小白的原始生存 > 第一章:我恨偷井盖贼!
    “小白,今天超市酸奶打折半价,你去不去?”室友阿树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向卫生间喊到,可是里面的人似乎没有听见,只是一阵哼哼声从门下面的破洞传出来。“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啦啦啦啦。。。。。。”

    额,阿树满脸黑线的走到卫生间门口,瞅着白花花的大腿就是一脚,“干什么干什么!打扰小爷我洗澡,不要以为门下面有个洞就能偷窥小爷我纯洁的玉体,嗯哼!”

    “好啊,那我走了,到时候酸奶可不会等你,没了我可不分给你。”阿树无奈的拿上钱包先走了。小白缺神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估计等他洗完澡,黄花菜都凉了,还是不等他了。

    半小时后~~

    “唉,真舒服,阿树,我洗好了,咱们走吧,?人呢?”额难道已经走了吗?才这么一会,真没义气。顾小白愤愤的想道,随便一瞟,发现桌上留了张字条(我先去排队了,不然真没有了,待会我给你带你那份回来。----阿树留)

    好吧,感觉这样有点不好意思哈,还是去帮他拿一下东西吧,差不多也该回来了。换了身牛仔裤和卫衣,顾小白抽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阿树啊,你在哪呢?酸奶买到了没?啥?还没买到,我以为你都快回来了呢,这样吧,我马上就过来找你,你继续排着队,千万别走掉啊,待会我们俩多买点存量,然后老大和老四也给带一带,你等着啊,我马上抄近道来!”不等阿树回神,顾小白迅速挂断电话,翻出几个环保袋,然后把自己的皮夹带上甩上门就走了。

    从学校大门去超市有些距离,所以小白直接来到曾经的后门。后门以前有很多的小商贩,曾经一度火热,而外包出去是食堂几乎没什么人去,食堂的商户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不久之后学校把后门拆除砌上了水泥墙。

    为了防止学生翻墙出去,墙头还弄了不少玻璃渣,也真是绝了。自那以后后门那的小商贩慢慢的绝迹了,渐渐的也就没什么人来这了。

    在这个角落里有颗歪脖子树没被砍掉,正好树干可以爬到墙上面,可以从树上面跳出去,所以成了不少学生逃课和超市抄近道的时候光顾的地方。

    翻出去之后拐角就是超市,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不喜欢揍大门的原因吧。

    “喂~阿树,我来,~~~啊”阿树疑惑的朝大街上看了看,刚刚似乎听到小白的声音了,是幻觉吗?打个电话问一下吧,都这个点了还不来,也是服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bsp; not  be  ed  for  the  ont,  please  redial  ter”

    -----------------分割线---------

    滴,滴。石头上滴了几滴水落在顾小白脸上,慢慢的回复了意识,揉了揉被摧残的屁股,呲~~疼死小爷了,靠,肯定是拐角那个下水道井盖又被偷了,疼死我了。恨死那个该死的小偷了,不知道有没有摔到骨头,真疼啊。

    等等,,,,下水道怎么会有山洞??他突然发现,周围居然是一个不小的天然山壁,头顶上也是石头,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城里的下水道啊握草!难道我被恐怖分子绑架了?还是被卖到哪个山沟沟里当儿子了?(作者我只能说你想太多,你就是一个穷丝而已。)

    好在没伤到骨头,揉了会儿之后身上不疼了,环保袋被压在下面,最下面的那个好可惜,被地上的碎石头扎了好几个小洞。收拾了一下,顾小白走到了洞口,结果看到外面的景色,惊呆了!!

    握草!这这这什么鬼地方?我是被拐到原始森林了吗?!这种满地几乎都是那种一个人和几个人都抱不住的古树,难道这里是神农架?不对啊,神农架我去过啊,外围这种百年古树早就没剩多少了,难道这是在内围?

    对了,手机手机!顾小白赶紧从兜里把手机掏出来,绝望的是,手机没有一丝信号,手腕上的表自带的指南针也一直在疯狂转圈,很明显这附近有个强磁场,指南针也失效了。

    必须马上启程,只有到外围找到信号才能求救,没水也没食物,支撑不了几天的。

    现在是上午十点,太阳应该是在正东方升起的,那么差不多这个方向是东方,一直走一个方向应该能走出去吧?

    太阳逐渐升高,温度一下就升高了不少,小白虽然被热得不行,可是一点也不敢把衣服脱下,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在野外你要是敢光着膀子,那纯粹是找死,很容易被蚊虫叮咬,引发疾病,再加上没有药品,可能你就没了。所以小白吧裤腿扎的严严实实,戴上卫衣的帽子捆上,反正能扎的地方都扎的一丝缝隙也没有。

    太久没有补充水分,小白眼前有些发黑,这是中暑的的前兆,没办法包的这么严实,完不透气,太热了。

    只好在周围找个阴凉点的地方歇会儿了。之前路上倒是碰到很多奇形怪状的果子,可是他都不认识,也不敢吃,在野外食用不知名的水果很危险,所以只好放弃。

    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突然,一丛带红点的植物吸引住了他。

    这个好像是覆盆子,有些地方也叫三月泡,是野生树莓的一种,能吃!太好了,有救了!

    “啊!疼死小爷了”顾小白的爪子上带了好些小刺儿,那在树丛上面特别多,所以采摘的时候要小心小心在小心,不然很容易被扎到手。

    好不容易摘了一捧,吧唧吧唧几口就嚼完了,酸酸甜甜的口感,真是好吃。

    虽然解了燃眉之急,可是得想个法子儿储存一些,这个水分虽然多,可是也容易被挤烂,不找个东西装会烂掉的,而且不知道下次碰到是啥时候了。

    顾小白在附近转悠了会儿,摘了一些大片叶子,折成一个口袋形状,再用一根细树枝把折口穿上,嗯,应该没问题了。

    这一丛看着挺大的,其实大部分是枝茎,还一些黄色和青色的都还没熟,零零散散也就摘着了三包,省着点勉强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