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顾小白的原始生存 > 第十三章:竹林、紫苏和美食
    竹子是个好东西啊。

    竹席、竹帘、水杯,甚至还可以用来搭房子,当然,估计造出来也没办法住人的,因为太不安了。

    其实他觉得最好的还是竹笋,嘿嘿嘿,主要是觉得特别好吃,冬笋和春笋也是两种不同的口感,味道也不一样,特别是那种细毛竹笋,是小白的最爱,特别是那种酸笋条子,味道好极了,啧啧啧。

    尤其是这片竹林离他们的洞不算太远,日后有很多事情应该都会用到它,倒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如果这次能找到大米,然后腊肉也有了,哇哦,那么看起来可以尝试做腊肉竹筒饭呐,这东西他可是只在农家乐里吃过,好贵好贵的,分量也小,不过味道是真的没得说。用竹筒做出来的饭有一股淡淡的竹叶香味,再配几片肥而不腻的的腊肉,别提多好吃啦,想想他就流口水。

    只可惜,现在没有那些食材可以拿来做竹筒饭,真的太可惜了没有法子做出来給顾海尝尝,自己敢肯定,他吃了之后一定会喜欢上它的。(?˙▽˙?)

    不过这竹筒饭目前不现实,但是煮个肉汤还是可以的诶,毕竟他们不方便带着那个特别笨重的石头锅,也没办法临时找一个新的锅。

    这片林子看起来也挺大一片的,估计不小,一时半会也走不出去,绕路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不如干脆直接从里面穿过去,说不准还能碰到什么好东西呢。

    正好,差不多也到吃午饭时间了。

    虽然吃午饭只是小白的习惯,毕竟顾海曾经是找到食物就吃,饿肚子的时候找不到吃的,那么就只能饿着了。

    没有在想其他的事情,小白开始和顾海挑选合适的竹子用来做肉汤,必须要用两年内的新竹的,新竹水分多,更耐烧,所以不能找老竹子,超过两年的就不要考虑了,新竹烧出来的饭菜会更香一点。

    一般三年生以上的老竹基本上不考虑,现在需要找适合的竹子。因为大部分都是上年纪的老竹。

    这个时节,新竹其实外貌生长的和老竹差不多了,所以稍稍废了点功夫找到它。

    不过好在运气不错,在他们的仔细辨认之后,总算是找到了没有超过两年生的嫩竹。

    而且他们发现,砍竹子用的时间比他们想象的要快,虽然受到工具的限制,但是出奇的顺利,三五下就弄好了。

    然后很麻烦的把竹子分成了一截儿一截儿的,基本上就可以拿来用了。

    比较巧的是,竹林里倒是有那么一些泉眼,出水不多,但是足够用了,也不至于需要跑回到小溪那边去弄水过来。

    小白拿了一节竹子把上面挖了一个洞,将里面冲洗干净,然后把身上带的肉干拿了一块出来,弄成小块的丁放入,清水注入后,将洞口用竹块盖住,然后把它架到火堆上面慢慢地煨着。

    当然啦,也不能光喝汤呀,肯定是吃不饱的,顾海估计一泡小便就)消化完了。

    “顾海,你去抓几只红眼睛,咱们烤来吃。”

    红眼睛是顾海这边的叫法,其实就是我们熟知的兔子,因为兔子的眼睛是红红的一片,所以他们称它为红眼睛。

    三两下,顾海就掏了好几个兔子洞,抓到了三只肥美的兔子,挖的时候其中一个洞穴里面的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没有去动它们。

    原始人有一套他们自己的森林法则,捕杀猎物的时候他们都会留一线生机,动物的幼崽,他们都不会去伤害它们的,反而会尽力的保护。

    兔子抓到了,小白把它们扒皮去内脏,用树枝一个个的穿了起来,抹上盐之后,架在火堆上烧烤了起来。

    香味可以在很远的地方问闻到,这归功于一样大功臣,小白手里的紫色叶子。

    紫苏,一种药食两用的食材,是菜市场很常见的一种香料,平常我们常用它作凉拌和提香,用来搭配生姜对去腥效果非常显著。

    在明代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始有入药的记载,紫苏又称赤苏、白苏、苏叶、桂荏、皱叶苏、尖苏、红苏、黑苏、香苏叶,为一年生草本唇形科植物紫苏的干燥茎叶,国各地均有栽培,长江以南地区紫苏有野生品种。

    其性味辛、温,入肺、脾经。《滇南本草》记载“发汗,解伤风头痛,消痰,定吼喘”,《本草图经》记载“通心经,益脾胃”。紫苏为辛温解表类中药,具发表散寒、行气宽中、安胎、解鱼蟹毒的功效,用于风寒感冒、咳嗽胸闷、脾胃气滞证、气滞胎动证、食鱼蟹中毒引起的腹痛吐泻等病症。

    不得不说,紫苏的出现解决了食物腥味浓郁无法去除的问题,在没有找到生姜之前,它是完美的替代品。

    但紫苏的味道毕竟比较特别,很多人不喜欢那个独特的味道,就好像有的喜欢吃臭豆腐,觉得很香,可是有的人就觉得很臭很恶心,这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不过顾海对紫苏倒是没有反感的表现,甚至觉得这个味道挺好闻的,所以小白在路上碰到紫苏的时候,找了很多带在身上,也算是多了一个调料品,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小白在烧烤的时候,把紫苏挤了很多汁液均匀的涂抹在兔子肉上面,经过火焰的烧烤,那种汁液开始散发除了一种奇异的味道,香的不行。

    很这个时候,竹筒的外壳已经变得有些漆黑,小白知道这是已经差不多了,于是小心翼翼的把竹筒端了出来放到一边。

    淡淡的香气从缝隙里飘出来,打开盖子之后,一股浓郁的香味散发开来。

    唔~~~真的是,太香了!实在是受不了那美味的东西了。

    虽然没有描写的那么夸张,其实也差不多了,小白自信这个世界还没有衍生出美食这种概念吧。

    野葱撒上去之后没多久,开始渐渐的往下沉,葱花渐渐激活了这碗汤的完魅力。

    当然,烤架上面的兔子肉也差不多了,外皮被烤的焦黄焦黄的,油脂滋啦滋啦的流着,看着是在美味,就是不知道味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小白撕了条兔子腿,美滋滋的咬了一口,试着味道。唔焦黄的外皮,酥嫩的口感让人沉醉不拔,实在是好极了。

    竹筒肉汤也不错,淡淡的竹香融入到了材料之中,化解了大部分油腻感,使味道清淡不少。

    自己吃了一只,顾海吃了剩下的两只,而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唔,真的很好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吃一次,特别期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