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外星人
    262章外星人

    一周后,崔红由她母亲陪着来看病了。

    黄妮接过体检报告仔细看了一下,其中,有几项结果不正常:

    一是血色素很低。

    血色素也称血红蛋白,红细胞里有种含铁质的蛋白质,是血液中血红蛋白的主要成分。正常成年女性的血色素应该达到11-15克。可是崔红的血色素只有6克……血色素低,就说明她贫血严重。

    第二是患有慢性胃炎。这可能和她长期不按时吃饭,有很大关系。

    第三就是患有骨质疏松症。这个原本是五十岁以后的女性常常得的毛病,主要是人体的雌激素水平持续下降,引起了骨质疏松。可是这个崔红,还不到四十岁,就出现这种状况,还是和她的营养不良有关。

    另外,崔红的视力很差,两个眼睛的裸眼视力,只有零点三,零点四……

    “崔红,你看你不吃饭,不睡觉,身体状况十分令人担心啊!”黄妮看罢体检报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

    “黄医生,我也不想这样的……”崔红说着,就低下了头。

    黄妮便问站在一边的母亲:

    “阿姨,你女儿体质很差,长期营养不良,导致她血色素极低,还患有慢性胃炎和骨质疏松症。她在家是怎么吃饭的?”

    “我们哪里管得了她啊。她自己买了一套单身公寓,自己住,根本不愿回家。平时,也不准我们打扰她。那次,我实在不放心,去看她,没想到她竟然昏厥在家中……”说着,母亲便哽咽了起来。

    “要不这样,阿姨。我们诊所这里有病房,你让她住到我们的病房吧。否则,像她这样继续折磨自己,身体会彻底垮掉的。她住院后,我们可以针对她的体质,给她输一些营养液,做病号饭,监督她吃饭,定期检查身体。同时,我也会每周对她进行若干次心理治疗,帮助她化解烦忧……”黄妮说。

    “您看怎么样?”黄妮问。

    “那感情好!黄医生你们如果能管起她来,那我们就放心了。”母亲破涕为笑。

    “先要讲清楚,根据崔红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态,她至少需要住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住院费加上心理诊疗费,大约要数万元。”黄妮和她打着招呼。

    “没关系,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使她身体尽快康复,再多的钱,我们也愿意掏。”母亲说。

    看样子,崔红的家庭情况还比较优越。否则,一般的老百姓,听说要掏这么多的钱,肯定就要打退堂鼓了。黄妮想到这,便对崔红母亲说:

    “那你就去办一个住院手续。我在这里,再和她聊一聊。”

    “好的。”崔红母

    亲就跟着小华去办住院手续了。

    “崔红,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工作中,或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大的挫折或问题?”黄妮轻声的问她。

    “……”崔红不说话,低着头,似乎心事沉沉的样子。

    “你结婚了没有?”黄妮问。

    一般女性,到了三十大几,都该结婚了。

    “……”她还是不说话,但低着的脑袋,左右晃动了两下。

    “这么说,你还没有结婚。”黄妮问。

    “……”她继续不说话,点了点头。

    “崔红,那你应该有男朋友了?”黄妮再问。

    “……”崔红不说话,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那你一定是在恋爱问题上遇到烦心事了?”黄妮又问。

    “……”崔红继续不说话。像个木头人一般,一动也不动。

    连续几个问题问过来,黄妮心里基本有数了。

    “这个崔红,一定是在恋爱问题上遇到了大麻烦或者伤心事了。”黄妮想。

    想当年,自己被渣男冯立甩了的时候,不也和她差不了多少吗?

    不过,那时候,虽然黄妮伤心痛苦,但还是努力工作,让工作占满自己所有的时间,使自己忘掉痛苦……而现在,这个崔红,居然连班都不上了,在家病休了!

    想到这里,她便对翠红说:

    “这件事,咱们慢慢聊。今天你不愿意说,我们以后再聊。不过,既然住进医院,那咱们就要好好生活,努力吃饭,争取让你的身体早日恢复。”黄妮像个大姐姐般,轻声细语的和她说话。

    崔红虽然没有什么反应,但似乎黄妮的话,她听进去了。她显得很安静,没有一点响动。就像是一个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的外星人。

    “唉,一个女人,要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啊!”黄妮站起身,轻拍她的肩膀,柔柔的说:

    “走,我搀扶你去病房吧。”

    当黄妮去搀扶崔红时,再一次被她的瘦骨嶙峋给惊着了!

    她就像一个只有骨头架的活死人,轻的,只要一阵风就能把她刮倒……

    浑身只有骨头,没有一点肉。

    黄妮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刚走到门口,崔红母亲办理的入院手续已经搞好了。她拿着开具的发票和住院单,匆匆走到黄妮身边。

    “黄医生,我来吧。”说着,她扶着女儿慢慢向病房走去……

    “阿姨,待会安置好了她,你再到我这来一下,好吗?”黄妮问。

    “好的。”崔红妈妈扶着女儿渐渐走远了。

    黄妮回到诊室,和慧乔聊了一会天。谈起这个崔红,慧

    乔有同感。

    “她一定遇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否则,一个有学识,又那么聪慧的博士,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慧乔说。

    “唉,女人这一辈子,不怕学业压力,对职场的竞争,似乎也能应对。女人最怕的,就是在感情上被人骗,被人甩,被人欺负……这是女人最大的弱点。”黄妮有所感的说。

    “是啊。黄医生,你看我过去根本没有心思工作。现在,我每天感觉干劲十足,一点也不觉得累。我好像真是年轻了许多岁啊!”慧乔幸福的说。

    “慧老师,你这是心境好了,做什么都感觉很顺了。不过,您也要当心身体。毕竟年龄不饶人啊!”黄妮提醒道。

    “现在,吴教授每天来接你下班啦?”黄妮又打趣地问。

    “是的。”慧乔笑得很开心。一个小酒窝,若隐若现在她的嘴角边。

    “然后呢?”黄妮问。

    “然后,什么然后?”慧乔说。

    “然后就是然后啊……”黄妮嬉笑着望向慧乔——

    心情开朗的女人,被丈夫宠爱的女人,都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庞啊……就比如现在的慧乔!她想。

    只要看她们明媚的眼神,发自内心的欢笑,黄妮就知道,她们是在家被丈夫宠着的,爱着的,关心体贴着的!

    而失婚的女人,失恋的女人,失宠的女人,则往往阴云密布,头上总是笼罩着忧郁和悲伤的乌云,寂寞和无奈的单薄……

    她们的眼神,是孤独的,冷漠的,甚至狐疑心极重。看人时,总喜欢用仇视的目光,或者是冷漠的眼神射向对方……

    这是心理医生黄妮,在看了这么多年的心理病人后,积累的经验。

    不过,有没有失婚后,失恋后,失宠后,依旧充满活力的女子呢?

    也有。

    黄妮知道,始终有这么一群女子存在!

    她们即便是遭遇了感情挫折,遭遇了不靠谱的渣男欺骗,被花心的男人甩了……但是,她们还是能够捡拾起乐观,积极的心境,转而在事业上与男人一比高低。

    这类女人,是女人中的强者,也是女人中的骄傲。

    正是遭遇了感情挫折,使她们放弃了倚靠在男人臂弯中当一只小小鸟的幻想,开始了超越自我,完善自我的奋斗……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专注于事业,专注于学术研究,专注于企业的经营,为社会做出较大的贡献。

    不是有不少终生未婚的女子,一生无子女,但却在事业上取得了傲人的业绩吗?

    黄妮就曾接触过一位女校长,她曾经谈过恋爱,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恋爱失败。于是她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集中在自己热爱

    的教育事业上,最终成为一名杰出的大学校长……

    这样的事例太多了,不胜枚举。

    上至大领导,下至基层单位负责人,学术权威,企业老总,这样的女强人还真不少呢!

    可是,黄妮认为,对于这样的女强人,她虽然敬佩她们,仰望她们,但她还是虔诚地希望:

    女性都能获得美满的婚姻,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培养后一代……

    因为,这是生为女人,来到世界上的一项大事,一项无法被忽视的大事!

    至于职场的比拼,事业的进取,也能同频共进……只不过,比起上述那些女强人,强女人来说,黄妮觉得,她和大多数女子,还都是一群平凡的女子。不过,这些平凡的女子,在每一个小家中,都是丈夫,孩子心目中不平凡的女主人!

    思绪就这么不由自主地荡漾开来……

    慧乔已经回到自己的诊桌前,与新来的病人开始了交谈……

    而崔红的妈妈,也返回了黄妮的诊室,坐在了黄妮的面前。

    “黄医生,您说,我女儿的病,还能治好吗?”她显得没有信心。

    “阿姨,你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黄妮问。

    “唉,我们这个女儿,从小太娇惯她了,以至于她长大后,性格有些极端。我们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母亲说。

    “那她谈过男朋友吗?”黄妮问。

    “我们给她介绍了好几个,可是她都不愿意见面。一提起这件事,她就和我们吵……”母亲说。

    “难道你们做父母的,就不了解女儿的心事?”黄妮问。

    “不了解。她性格执拗,听不进家人的意见,稍有不和,就不回家。弄得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孩子了。”母亲说。

    “你看,她都快四十岁了,按理都人到中年了,可做事还这么不靠谱,不听劝。我们做父母的,只能干着急,只能关在家门生闷气。她爸爸因为她和家里吵架,已经气病过一回了。那次,就为了一件小事,我们想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这个男孩,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父母也和我们熟悉。年龄一般大。我刚开口,说和男方约好了,让她到咖啡店里见一面……她一听,就发脾气,说我们干涉她的婚姻自由。她不是我们的商品,没有资格指挥她的人生……她爸爸坐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劝了两句,她就把茶几上的玻璃杯子全砸了,一怒之下,就说要和我们断绝关系!她爸爸血气攻心,一下子就高血压上升到三百多……我只好赶紧要车把她爸爸送到医院。到了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再晚来一刻钟,她爸爸可能就有生命危险。因为,他的

    脖颈主动脉,已经出现严重的血栓,再要气下去,血栓彻底堵住动脉,整个人就要中风瘫痪……”母亲越说越激动。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黄妮听到这,不由得感慨。

    接着,崔红母亲告诉黄妮:崔红的父亲在企业当老总,家里的物质生活还是不愁的。

    “原本想,经过这些年的奋斗,家里什么都有了,只要解决了女儿的婚事,不就万事大吉了吗?给我们家介绍对象的人,也真不少。可是,没想到,我们女儿竟然变得这样不可理喻,好像她心里藏了什么心事一般。”母亲接着说。

    “阿姨,这件事急不得。过去,可能你这个当母亲的,喜欢在她耳边唠叨……时间长了,年龄又大了,对这些事自然比较敏感。况且,你们做什么事情之前,最好要先和她商量。对于她不喜欢的事情,千万不要勉强。因为,勉强是勉强不来的。何况,你们的女儿,又是那么倔强。”黄妮开导阿姨说。

    “是啊,是啊。现在我们什么也不说了。可是,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不仅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还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甚至连班都不上了!我也不敢和她说,只好偷偷地在她的单身公寓楼下望。看到晚上她的窗口亮灯了,我就放心了,才敢离开。”崔红母亲说起来,显得可怜吧唧的。

    在崔红的家庭教育中,她的父母一定也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否则,怎么把女儿惯成这幅模样呢?

    送走了崔红母亲,黄妮坐在电脑前,记下了与崔红的交流时的印象:

    抑郁,自卑,冷漠。

    坐在我面前的,好像不是来自地球,而是一个外星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