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昧先几者非明哲(第1/2页)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她爹还是这里的县令,总会有机会的。

    想到这,她忿恨地瞪了一眼颜诗情和江素雅,这才领着两个狼狈的丫头消失在夜色之中。

    “小姐,今天好奇怪。说咱们这院子是这寺庙最好的一个院落,即便是安静,也没道理吵闹这么久,也没人过来询问。”

    芍药看人走了,这才忍不住出声。

    按照以往的情形,这必定是不可能的。那纪安瑶可是个大嗓门,又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没道理会听不见。

    江素雅本就心有不悦,听到芍药这话,眉心紧蹙,面带愧疚地望着颜诗情:“诗情姐,真是对不住。那纪安瑶是冲着我来的,没想到扰了。”

    纪安瑶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恶,没想到她的隐忍,换来得却是得寸进尺,还让自己在诗情姐面前丢了脸面。

    经过纪安瑶的事,颜诗情是彻底看出来江素雅有多软弱。

    在面对已经打上来的区区七品县令家的女儿,她却只是简单的几句起不了作用的叱喝。

    这样包子的性子,在做姑娘时,有爹娘护着还成。

    可出去就得吃亏,日后出嫁说不好会因此栽个大跟头。

    想到这,颜诗情扫了一眼凌乱的禅房,瞬间没了睡觉的心思,便拉着江素雅进了隔壁的正房。

    她已经决定将江素雅当妹妹看待,便决不允许放任她这样包子下去。

    江素雅的房间是这个院落最大的正房,有些类似于现代的套房,分为里间和外间。

    颜诗情没心思观看这些,只是拉着她的手,找了张长榻坐了下来道:“素雅,那纪安瑶以往也是这样欺负的?”

    江素雅闻言,下意识的低头伸手摸上自己的脸,不发言语。芍药见状,忍不住带着一抹委屈告状道:“诗情姑娘可不知道那纪安瑶有多可恶,以往她若是有机会见到小姐,就当着众人面说小姐这是天生造的孽才会这样,还说长得丑不是小姐的错,出来碍人眼就是

    小姐的不该……总之很多很多,每次都把小姐气哭。奴婢和丁香还有墨菊都只是下人,每次想还嘴回去,小姐总是拉着不让奴婢说。回府后,更是不让奴婢告诉夫人。”

    霍嬷嬷闻言,面色越来越沉。

    她是霍依依身边的人,打小跟着长大,后宅的那些阴私手段见过不少,自然知道那纪安瑶敢这么嚣张,背后定然也有大人的因素在。

    否则一个区区七品县令的女儿,就算给她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小姐面前放肆的。

    以前夫人就是怕小姐在京城会这样,故而让老爷带着他们前来这种偏僻小地,就是想给小姐一个安逸的生长环境。

    万万没想到,换了一个地方,却依然有人敢这样。

    颜诗情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霍嬷嬷,见她这样,心下还有些诧异。

    芍药是她的女儿,难道芍药从未与她说过这些?

    “素雅,想知道如果我是,遇上这种事,会怎么做吗?”

    江素雅闻言,抬头看着颜诗情,心底想着以往种种和自己的容貌,难受的同时也有些好奇:“嗯,诗情姐,是的话,会怎么处理?”“我会在她说我容貌的第一时间,不管她是谁,就先打过去再说。当然了,我没有教坏的意思,我只能说,这是我下意识的行为。我长得如何,自己心里有数,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我乐意出门就出门

    ,谁也管不着。”

    当然,颜诗情没说出来,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自身有那个反击的本钱。

    如果一个七品官的女儿,去抽一品官的女儿,那就有些不现实了。

    有可能这一巴掌下去,家所有的人都得受牵连。这时候能做的,只有忍。换句话说,叫昧先几者非明哲。

    可江素雅不一样,不说旁的,就单凭她是当朝太子的表妹这一身份,就足以碾压纪安瑶,她完全有这个本钱。

    就如她自己,现在的身份极为尴尬,没有资本与其相斗,因此对于纪安瑶的挑衅,她也只能忍。

    这就有些类似于民不与官斗是一样的道理。

    一个官,哪怕是再小,他要找一个平民老百姓的麻烦,有的是各种手段。

    官场的那些道道,她相信古往今来,都是相似的。

    芍药听了很是解气似得,手握成拳点点头:“嗯,小姐也该这样。长得如何与她有半分关系吗,用得着她来说啊?”

    江素雅嘴.巴微张,眼底有些意动的同时,又带着一抹懦弱,手更是无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嘴.巴。

    颜诗情知道她的心结,道:“素雅,相信我,再过几个月就会好。其实与之前比起来,现在已经略微好了些。不信,问芍药和霍嬷嬷看看。”

    霍嬷嬷深深地看了颜诗情一眼,知道她其实也是为了自家小姐好,也乐意配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