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不对劲,野心(第1/2页)
    ()    常宁公主咬着牙,道:“不管了,也管不了那么多!父亲现在对我们的态度,你也看在眼中。你不在朝中,一直以来都是仰赖你父亲,咱们能有什么?父亲要背弃信义,想自己登上皇位,那这天下岂能有咱们的容身之处?别忘了,你现在连舒姓都没了!”

    常宁公主说到这,目光紧紧地盯着左孔,随即话语一转,目光中带着痴情与无奈。

    “驸马,我都是为了咱们的将来,还有孩子们。这江山要是你父亲得了,他势必要推出人去顶罪的。你看他身边,谁最合适?毕竟就算皇兄被老六杀了,可太子依旧还是名正言顺的继位者。父亲要弄死他,肯定要有人来顶这个罪的。放眼整个朝中,除了老四楚玺灏,也就驸马你。我不想自己还年纪轻轻就守寡!与其这样,倒不如等待时机,到时让父亲和番外使者那边去打,我们只要坐享其成就可以。”

    左孔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可一时又说不上来。

    他看常宁公主一脸信誓旦旦时,有些忧心道:“要是番外使者,帮得是颜诗情,那我们又该如何?”

    “横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没了回头路。该怎么样就继续怎样,其他就莫要管那么多,咱们多做几手准备总归是没错的。除非,你要这样一直耗下去。耗到楚玺玄继位,耗到他坐稳大楚的江山,日后你见到他,还得三跪九叩!”

    常宁公主说到这,顿了顿又道:“君是君,臣是臣,所谓君臣君臣,就是君在前,臣在后。你即便心中再是不甘,见到了人,也得叩拜。他要你死,你还真就得死。别管他年纪大不大,是不是昏君,这些都与你无关。不说别人,你就说我皇兄,他就算被父亲控制,那又如何?在人前,父亲还不是得朝他跪下去?”

    左孔听到这话,眼睛一眯,盯着常宁公主看了半晌。

    见她缓缓点头后,他才慎重地点头:“好!”

    夫妻俩目标一致后,再次商量起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不管宫中的皇上是不是真的,总之都是假的就对了。和父亲说,皇上在榕城,颜诗情亲自替他去蛊。若是去除成功,他至少还能活个十年。另外传消息给父亲,说我们的人,在那碰上丁北睿,且是和墨王的人在一起。”

    “这样就可以了吗?父亲就算有野心,也不会凭借咱们几句话就贸然行动的。”

    常宁公主冷笑一声道:“父亲行不行动,都不要紧。丁北瑜是干嘛的?他当初是怎么对丁北睿的,现在得知人还活着,且又在那边,他能不有所动作?他不敢杀皇上,但肯定会对丁北睿下手的。横竖我们只要趁乱的时候,让皇上死就对了。皇上一死,那就是墨王和江云野的错,不是吗?至于太子,到时候就看父亲是如何想的了。”

    老四这几年的势力也渐渐起来,表面看起来无心皇位,谁知道背地里是什么样?

    若是能够让太子和老四对上,最后让父亲和番外使者对上,他们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江山妥妥就是她和驸马的。

    左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间也没应喝常宁公主的话,而是站起身子,双手背在后面,在书房中来回走了起来。

    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

    待天色暗下来后,琢磨了许久的左孔转头看向闭眸假寐的常宁公主,才坚定道:“好,那就这么办!”

    常宁公主没睡着,她在等左孔的话。yyls

    等听到自己想要的话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即刻安排人联络洪武国那边。若是万一真打起来,之前咱们允诺的条件不变。我大楚这般贫瘠,给几座城池也不要紧。”

    “要是他们要淮州等地呢?”

    常宁公主嗤笑一声:“驸马你想太多了!之前允诺的话,是给城池,可没说给哪些。这几年沙化得那几座给他们不就是了,横竖留着也是空着,百姓没几个。再说,洪武国内,自己还乱着呢。听闻祁炎的背后站着大古国的人,那大古国的人有几个是吃素的?说不好,他们自己闹起来,我们连几座城池都省了。”

    常宁公主的盘算打得极响,能从洪武国那边借来势力最好,若是借不到,对她来说,其实也没那么要紧。

    大楚有各种矿,虽说贫瘠了点,但洪武国需要啊。只要有需要,那一切就好说。

    洪武国在对上大古国的同时,肯定是不敢贸然对上她大楚的。

    听说祁炎事事都听从他母妃,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能耐?

    若不是这皇位自古以来都是男人继承,她还想坐一下体会一下。

    不过,其实对她来说,也没差。

    当初驸马可是答应过她,若是将来继承皇位,那张龙椅可是有一半是她的。

    不管是上早朝还是旁的,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坐上去。

    驸马得脑子没有他父亲来得好使,不过也因为这样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