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我有一个三岁女儿(第1/2页)
    “嗯。

    ”傅何轻笑一声,点了一道,他请示了一下秦烟的意见,又点了几道菜,合上了菜单。

    包厢里的环境很清幽,不如薄云深聚会的包厢大,更适合两个人约会。

    两人聊了一下,傅何并不是那种孤僻的天才,他学识面很广,哪怕两人并不是一个专业的,不是一个领域的,但是傅何也没有让气氛冷场。

    菜来了,两个秉持着食不言的道理,包厢里安静了下来。

    秦烟食量浅,她早早的放下了筷子。

    傅何低声说:“吃饱了?”秦烟点头。

    “出去走走?”秦烟犹豫了一下,把话题挑明了:“傅学长,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把我的情况跟你说,我是薄云深妻子,现在正在离婚,而且,我有一个三岁女儿。

    ”“很抱歉占用你的时间,但是我现在没再别的意思。

    ”傅何刚要开口,包厢的门被敲响,两人一同转身,沈春推门走了进来。

    秦烟眯了眯眼睫,他两步走到秦烟面前:“薄太太,实在是抱歉,刚才同学聚会,我口无遮拦,冒犯了你,听说你在这里,我特意过来道歉……”秦烟敏锐,一下子抓到了沈春口中的重点:“听说?听谁说?”沈春噎了噎。

    秦烟和傅何在这里的事情,就只有老师知道,这场算是“相亲”的晚宴,是老师安排的,他总不能跟沈春说,故意让他来破坏他们之间的气氛吧?“我……”沈春吞吞吐吐,尴尬的转移话题,“薄太太,今天是我们同学聚会,人都在对面,你要不要去打一声招呼?”话说到这个份上,秦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傅何,男人起身,低声说:“一起过去吧,我妈让我盯着我爸,不让他喝酒。

    ”秦烟很感激傅何的温柔,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出去,进了对面的包厢。

    人确实都在,除却薄云深,就连林蔓也在,秦烟在老师身边坐了下来,两人聊了两句。

    林蔓忽然插了话:“烟儿,茵茵不是出了车祸在医院里么?你和云深都来参加聚会,谁照顾茵茵。

    ”秦烟掀了掀眼皮,一双眸子,死气沉沉的盯着林蔓。

    她眼皮跳了跳,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还有,烟儿你怎么和傅学长在一起?”薄云深和秦烟离婚的消息,还没有公布,当下有人看秦烟的眼神就变了。

    上次澄清的没有离婚,是假的么?还是说,豪门大院水就是深,秦烟和薄云深在一起三年,一向都是各玩各的?秦烟唇瓣动了动,“你想说什么?”“林蔓,拐弯抹角累不累?”林蔓眸色深了深,她看着秦烟,一个字没说,只是笑。

    秦烟看着林蔓,心底滋生出来无数的恨意,林蔓林蔓,她轻而易举,毁掉了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差点要了茵茵的命。

    在这种公共场合,她不找林蔓的麻烦,这个女人,还敢自己凑上

    来,找存在感?“怎么,想抓到我出轨的把柄?迫不及待等着云深和我离婚?”秦烟不咸不淡的开口:“有什么用呢,就算是我们离婚了,下一个薄太太也不可能是你!”林蔓猛地掐紧了手心,尖锐的刺痛,让她险些失去的理智骤然回归。

    她不想被秦烟牵着鼻子走!也不能被秦烟牵着鼻子走。

    “烟儿,你说什么傻话,我和云深,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是不是容不下我?”秦烟冷笑,说什么她容不下她,是林蔓容不下秦烟吧。

    她轻悠悠的看了一眼林蔓。

    沈春哂笑着看了一眼林蔓,她长的也不错,但是有秦烟珠玉在前,林蔓那张脸实在是和秦烟还没有任何可比性。

    说实话,沈春知道薄云深和林蔓在一起之后,还嘲笑过薄云深的审美。

    这算什么,丢了西瓜,去捡芝麻?现在在看林蔓,长得不好看就算了,心肠也不好!“林小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薄太太要是容不下你,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包厢里,对着她冷嘲热讽?”林蔓一噎。

    沈春是风月场的老手,最清楚怎么哄女人,也最了解,怎么下女人的面子。

    “还和薄总之间没有了任何关系,那你回来,和薄总频频出现在报纸头条版面,博眼球想出道?”沈春口吻越发恶劣:“林小姐你可真会挑人啊!”沈春的话,可真够意味深长的。

    林蔓转过头,视线定定的在他脸上停顿了一会儿,才笑了一声:“烟儿,你误会我了。

    ”说着,她拎着包站起身,说:“既然这里不欢迎我,那我也不在这里碍眼了,我就先离开了。

    老师再见。

    ”林蔓擦着秦烟的肩,出了包厢。

    秦烟低低的笑了一声。

    她对聚会没什么兴趣,早早的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傅何要留下看着老师,她一个人走了出来,走了两步,转了一个弯,后颈一痛,意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