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不要提起我(第1/2页)
    和她想象的一样,楼梯又滑又湿,栏杆冰的几乎要冻掉她的手指,她埋着头,顶着风往上爬,越是往上,风越是大,不时的还会有东西划过她身边。

    有几次她的脚都滑出了楼梯,要不是她握的紧,人恐怕就要掉下了去了。

    气喘吁吁中,她抬起头,自己己经来到了四楼,还有一层。

    她在心里给自鼓着气,因为恐高她丝毫不敢往下面看。

    娇气了大半辈子,她死也想不到自己有这么一天,会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

    李妈果然了解她,她哪里狡猾?她根本就是个傻子,只要有人碰到了她的心,她就会赴汤蹈火,再死不辞。

    用力吞咽了一下,她抬手,把湿透的发丝掖到耳后,一咬牙,又继续往上面爬去。

    终于她来到了五楼。

    用力推开面前的铁门,她走进楼里。

    到处都是散置的材料,地面上是还未来及平整的水泥地,赤着脚踩在上面,又痛又痒。

    她咬唇,将手扩在唇边:“花流景!花流景你回答我,你在哪?”一边走一边喊,可始终得不到回应。

    顾芷溪突然感觉脚底一硬,抬起来才发现是踩到了一块碎玻璃上,看到鲜血的刹那她才感觉到痛从脚底漫上来,眼圈不禁一红。

    但她还是抬起头,继续喊着花流景的名字。

    外面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她的声音被风雨盖住根本听不清楚。

    她越走越急,手上腿上的伤不知多了多少她也不在乎,一想起小刘在电话里强忍的急切,她就一阵焦灼。

    不知走了多久,她忽然看到一块巨大的木板横亘在她面前,是天花板被震掉了,她瞄了一肯正准备从一旁走过去,突然人一愣。

    下一秒,她顾不得满地的玻璃碎片,几步跑了过去。

    木板的下面露出一点深蓝色的工作服布料,正是花流景离开时穿着的那件。

    她不敢再想象下去,人扑通一声跪下去,开始去推那木板。

    当然是推不动的。

    她急的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花流景,你给我起来啊!倒底怎么办啊,你说话啊,怎么才能救你啊!”没有任何回应。

    顾芷溪张头四顾,突然看到一边的窗口有一个铁棍,她跑过去取过铁棍,插,进了木板下面,用力的撬起来。

    她一个女孩本来也没有多少力气,再加上爬楼时已经花费太多力气,木板纹丝不动。

    她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又压又坐,最后干脆用最柔软的腹部压下去,铁棍压进身体,肋骨仿佛都要断掉了,她的头倒竖着,眼泪就一颗颗的砸在地面上。

    终于,那木板开始摇晃了。

    她不敢泄气,把自己整个的压上去。

    随着木板嘎吱一声响,她也重重的摔到地上。

    七手八脚的爬起来,她用力把倒下去的木板推去一边,过去将男人从地上抱起来。

    擦去男人脸

    上的灰渍,花流景英俊的脸庞也显现出来。

    她看着看着,眼泪又忍不住砸下来,一颗颗的掉在他的脸上。

    幸好是他,幸好他没事。

    她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发现花流景的好像受伤了,虽然他己经用布料绑住了,血还是浸透了布料渗了出来。

    顾芷溪找了块木块当做枕头,将他的头轻轻放下去,然后跪在他腿边,将自己袖口的裙摆的布料撕下来,仔仔细细的替他包好,又坐回去,小心的抱起他的头,掏出手机打给小刘。

    “……我找到他了,他受伤了你快来。

    ”她听见自己很冷静的声音。

    挂了电话,她低下头看着花流景沉睡的脸,心里忽然柔软下来。

    她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窗外是漫天的暴雨,她们两人好似被人间遗落,只有她们,没有第三个人了。

    等他醒过来,一切还会回到归初,这一时刻就像是被她偷来的一般。

    她征征出神,小心的把他搂里怀里,两人的心跳融在一起,在这纷乱的环境里却有着罕见的宁静。

    “夫人!”随着一块木块被人踢开,小刘终于赶来了。

    顾芷溪好似被人从梦里叫醒一般,抬起头来:“我在这。

    ”小刘几步跑到她面前,半跪在地开始检查花流景的伤情。

    “他没事,就是流了很多血,你背他下去吧。

    ”小刘点头,侧过身将花流景背在背上,余光瞄到顾芷溪还坐在原地:“夫人,您是不是哪里受伤了?”顾芷溪一直憋着一股劲,直到小刘到来,她才突然一直提高的心猛的坠下来,人脱力的向后倒去,一阵阵的冷汗冒出来。

    闻声,她摇摇头:“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