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要落空了!
    “哈哈哈,给我吧……”    田思思笑着靠过去,蹲下身子刚从顾兮手里接过小末,就被恼羞成怒的顾兮泼了一捧水在身上,顿时哭笑不得,“原来顾兮你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啊!”

    顾兮拍拍手站起身,“我要是不孩子气,能倒追了秦大哥那么些年吗!”

    话落,她拧着眉看向南宫七七。

    南宫七七瞬间会意,忙摆着手说:“兮兮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把我们私下里说的任何话,告诉我哥的。”

    “谢谢。”

    顾兮松了口气,低头环视了一圈身湿透,十分狼狈的自己,果断回房换衣服去了。

    她喜欢秦大哥虽已是过去式了……    她还是担心轩辕会介意。

    毕竟之前她喜欢秦大哥那件事,在京城里可谓是人尽皆知了。

    不时总有人不知好歹的在轩辕面前提及。

    好在他一直都不甚在意。

    然她担心,长久了,他多少会变得在意。

    小半个时辰后。

    田思思在给念念擦身拍爽身粉的时候,心累的叹道:“六郎在这儿就好了!”

    闻言,十七笑道:“这话你今天都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唉!”

    怅然叹罢,田思思来回看了看十七跟南宫七七。

    从开始给宝宝们洗澡,到现在快要结束了,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她们两个小孕妇怎么还越来越精神了啊?

    纳闷中,她听见十七低声说:“好像有些饿了。”

    田思思眨眨眼,问:“你们刚来的时候,你不是说撑得睡不着吗?”

    “嘿嘿,可能怀孕后,消化食物的速度比以前快?”

    十七说罢便转身道:“我去厨房里看看还有余下什么吃的没。”

    “厨房里已经什么都没剩下了。”

    候在门外的夜瞳踏入房内说完,接着又说:“前面我们将剩下的东西都拿出去分给外面的姐妹们了。”

    十七顿时一脸失望。

    思思今晚特意帮她跟七七做的那些甜食,甜汤,还有炖菜,都很好吃!    不过……    夜瞳等人身为护卫那么危险,给她们吃也是应该的,她便收起脸上的失望,揉着有些饿的胃道:“我回房吃些水果便睡觉好了。”

    田思思听言看了一眼十七的背影,在南宫七七也告辞离开后,她把宝宝们交给夜瞳等人盯着,自个儿提着灯进了厨房去。

    孕妇饿着肚子睡觉是很不好的。

    而且十七前几日一直吃什么吐什么,今儿有了她给的那防孕吐的棒棒糖才难得没吐了,饿不得。

    稍许厨房里。

    田思思一边蒸小肉包,一边煮着酸梅汤。

    一老婆子突然进到厨房里,惊声说:“思思小姐怎么这大半夜的还亲自来做吃的?

    您若是有什么想吃的,吩咐老奴等做就可以了!”

    “没事,我就随便给十七做些吃的,你去歇着吧。”

    “这怎么成……”    老婆子说罢去到灶前把田思思拉了起来,“既然思思小姐你都已经弄好了,烧火就交给老奴来吧。”

    知赶不走她,田思思便道:“小火再少个一刻半钟就好了。”

    老婆子忙不迭点头,点完道:“待会儿出锅了,老奴会帮思思小姐送到那十七房里去的,思思小姐快些回去歇着吧。”

    这一晚上,思思小姐先是在厨房里忙了那许久,接着又在后院里烤了很久烧烤,然后是相继给三个小皇孙洗澡……    该是早已累坏了吧?

    如她所想,田思思的确累坏了,因此听了她那话便立刻点了头,“那就麻烦你了。”

    可说完她却没立刻走,而是去揭开煮酸梅汤的锅盖说:“待会儿你把肉包送给十七,这酸梅汤帮我放井里或者缸里冰镇起来,明日喝。”

    “好。”

    “那我就回房去歇着了。”

    折返回到房中,小初兄妹三人已经睡着,在她疲软的躺到床上去时,夜瞳屏退了旁人,关上房门与她说:“今夜我在夫人房里守着,小主人们要是哭了,我会帮夫人照顾的。”

    闻言,田思思看了她几眼,果断往床里面挪了挪,然后拍着身侧的位置说:“你与我一起睡吧。”

    “这不太好吧……”    虽然夫人一直都待她们很好,可到底是主仆有别……    田思思懒懒打了个哈欠,道:“让你整夜在房里守着,我心里过意不去,你若是不愿意上来与我一起睡,就出去外面守着吧。”

    虽说都是守着……    可看不见,也就没那么不自在了。

    夜瞳便就妥协了,和衣躺到了床外侧去。

    田思思侧躺着,用手撑着头看向她,“你睡在那么边沿的位置,掉下去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之前还练过一段时间在绳索上……”    说到这儿,夜瞳突然想明白了白日里阎小小让她找绳索的用意。

    田思思也没深思她因何突然收声,只顾自道:“绳索就算了,我会整夜担心你掉地上,然后睡不安稳的。”

    话落,她连着打了两个哈欠,道:“今儿实在太累了,我先睡了。”

    夜瞳没应声,只重重点了两下头。

    不一会儿功夫,她身侧便响起了田思思均匀的呼吸声,随之她也睡了过去。

    夜半,小末的哭声突然想起,田思思听得哭声,习惯性的就用手推了推边上的人,“六郎,宝宝哭了。”

    夜瞳立即翻身而起,过去查看小末的情况。

    但她没什么照顾孩子的经验,看来看去,也没找到小末突然哭闹的原因。

    小末的哭声久久未消,田思思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揉着眼看过去,触及摇篮边上站着的夜瞳她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忙下床走了过去,“宝宝不哭,娘来了。”

    话落,她抱起小末坐到一旁去摸了摸尿布,而后嘀咕道:“没有便便啊!这是哭什么呢?”

    嘀咕完,她混沌的脑中隐隐浮出了一些对话。

    六郎好像有说最近开始给宝宝们把屎把尿了?

    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后,她让夜瞳取了夜壶来,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小末乖乖拉了粑粑睡觉。

    然……    盯着小末乖巧的睡脸,她却突然没了睡意,挑目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她心里头突然就生出了天亮就回京的念头。

    看来她此次趁机独立的计划是要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