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6 劫与结(5)(第1/2页)
    “什么人?”薛林川睁开眼睛,看着哗啦作响的门窗,即使是再耳背的人,再这样浩大的声势下估计也会察觉到什么。

    不过,在薛林川所在的这所精神病院却并非如此。

    要说那些精神病人精神异乎常人,不会注意到这里也就罢了,就连里边的医护人员也没注意到这里,整个精神病院都沉浸在黑暗当中。

    “什么鬼?”薛林川再次问道。

    他突然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人可以造成的,分明是鬼物,而这种声势,分明是实力极为强大的鬼物。正如同赵老以前告诉他的,阴风阵阵,骨肉颤栗。

    “呜~”

    诡异的声音响起,让人在恐惧当中更加害怕,天花板上突然浮现一张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满脸的鲜血,眼睛、鼻孔不时有虫子钻进钻出,而那些痛苦的叫声正是那张嘴里发出来的。

    “好疼啊!我好痛苦……谁……谁来救救我啊!”一阵阵断断续续而又空灵的声音骤然响起,突然那双空洞的眼睛看到下边的薛林川,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一般,向下扑来。

    薛林川‘啊’的一声,从梦中惊醒。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薛林川擦拭着脑袋上的冷汗,嘴巴里有点干,不过,突然门窗开始猎猎作响,比起梦中,更加让人惊骇,而整个精神病院就仿佛只有他一个人一般,死寂。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他梦中看到的一样,不过,并非完相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然后整个人被掳掠到一处神秘的地方,接着……

    “什么,薛林川不见了?”刘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一脸愤怒。

    这边W市的事情还没完成,却又发生了一件更加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薛林川不见了。

    “队长,好消息,刚才接到卢照的电话,他说w市的案件他有线索,等他来了会向我们解释的。”周游兴冲冲地进来,嚷嚷着。

    旁边侍立的赵奉义则是依旧闭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刘队开口前,赵奉义率先开口:“刘队,这边既然可以解决了,那么我先去G市看看情况,不然到时候警察一破坏,会让情况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的。”

    “行,你去吧。”刘队点头,说起来,薛林川,葛大海……那一批人员里边,最后薛林川能活下来都是让人极为震惊的,只是既然活下来了,即使精神失常了,也不该被人杀害。

    刘队眼神中出现一丝怒火,他对赵奉义说道:“务必注意安。”

    “我会的。”赵奉义点头,消失在办公室。

    “怎么了?”周游见气氛不对,按道理来说,自己带来值得高兴的消息,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件事暂且不能告诉你,我们去见见那位疯了的校长吧,或许他能给我们一些答案。”刘队摆摆手,依照周游的性子,怕是自己刚告诉他,他就要飞奔G市,现在领导们都盯着W市呢,可不能出纰漏。

    而身处在G市的男方、女方此刻却是和这精神病院完扯不上关系,甚至他们都可能没有听过这个精神病院,但是发生在G市的这件事情却如同瘟疫一般,既然源头在G市,那么有些人,命中注定会遭遇一些非同凡响的事情。

    女方在卧室里,静静等待着男方,那个和男方一起出去的女人她不知道是谁,但是看着男方和那女人坐在一起心底却有一根刺扎在心底。

    最后他看得清清楚楚,女方醉了,而男方,状态十足,本着对他的信任,女方相信即使那女人毫无防备,甚至毫无戒心,男方也不可能趁人之危,两人在一张床上躺了3000多个日日夜夜,男方的性格她早已经摸透了。不过,这次,男方突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而且还要送那女人去什么地方,这让她更加怒火中烧。

    “啪!”男方回到家,刚进卧室,一道黑影袭来,他的脸上便出现火辣辣的感觉。

    “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出乎意料的,男方没有生气,而是抓住抽完自己要收回去的手,“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一番好不好,这婚咱不离了好不好。”

    “不行,必须离。”女方在这件事情上异乎坚定。

    “先别说离婚的事,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今晚看到的那个女人吧!”

    “那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在酒吧合作?喝醉了合作?在车上合作?”女方质问道,“老黑,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一向老实,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心机,要不是我在酒吧里撞到你,你还指不定瞒着我到什么时候,怪不得你不叫老林,原来这颗心,都已经黑了,果然是老黑。”女方劈头盖脸下来,男方默默听着。

    “在酒吧只是偶遇,我是去调查郑方的。”听着女方越描越黑,男方开门见山说道。

    “什么,调查郑方?”

    “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跳舞,一起喝酒,一起……”男方说不下去了,他转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