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6 劫与结(5)
    “什么人?”薛林川睁开眼睛,看着哗啦作响的门窗,即使是再耳背的人,再这样浩大的声势下估计也会察觉到什么。

    不过,在薛林川所在的这所精神病院却并非如此。

    要说那些精神病人精神异乎常人,不会注意到这里也就罢了,就连里边的医护人员也没注意到这里,整个精神病院都沉浸在黑暗当中。

    “什么鬼?”薛林川再次问道。

    他突然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人可以造成的,分明是鬼物,而这种声势,分明是实力极为强大的鬼物。正如同赵老以前告诉他的,阴风阵阵,骨肉颤栗。

    “呜~”

    诡异的声音响起,让人在恐惧当中更加害怕,天花板上突然浮现一张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满脸的鲜血,眼睛、鼻孔不时有虫子钻进钻出,而那些痛苦的叫声正是那张嘴里发出来的。

    “好疼啊!我好痛苦……谁……谁来救救我啊!”一阵阵断断续续而又空灵的声音骤然响起,突然那双空洞的眼睛看到下边的薛林川,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一般,向下扑来。

    薛林川‘啊’的一声,从梦中惊醒。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薛林川擦拭着脑袋上的冷汗,嘴巴里有点干,不过,突然门窗开始猎猎作响,比起梦中,更加让人惊骇,而整个精神病院就仿佛只有他一个人一般,死寂。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他梦中看到的一样,不过,并非完相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然后整个人被掳掠到一处神秘的地方,接着……

    “什么,薛林川不见了?”刘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一脸愤怒。

    这边W市的事情还没完成,却又发生了一件更加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薛林川不见了。

    “队长,好消息,刚才接到卢照的电话,他说w市的案件他有线索,等他来了会向我们解释的。”周游兴冲冲地进来,嚷嚷着。

    旁边侍立的赵奉义则是依旧闭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刘队开口前,赵奉义率先开口:“刘队,这边既然可以解决了,那么我先去G市看看情况,不然到时候警察一破坏,会让情况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的。”

    “行,你去吧。”刘队点头,说起来,薛林川,葛大海……那一批人员里边,最后薛林川能活下来都是让人极为震惊的,只是既然活下来了,即使精神失常了,也不该被人杀害。

    刘队眼神中出现一丝怒火,他对赵奉义说道:“务必注意安。”

    “我会的。”赵奉义点头,消失在办公室。

    “怎么了?”周游见气氛不对,按道理来说,自己带来值得高兴的消息,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件事暂且不能告诉你,我们去见见那位疯了的校长吧,或许他能给我们一些答案。”刘队摆摆手,依照周游的性子,怕是自己刚告诉他,他就要飞奔G市,现在领导们都盯着W市呢,可不能出纰漏。

    而身处在G市的男方、女方此刻却是和这精神病院完扯不上关系,甚至他们都可能没有听过这个精神病院,但是发生在G市的这件事情却如同瘟疫一般,既然源头在G市,那么有些人,命中注定会遭遇一些非同凡响的事情。

    女方在卧室里,静静等待着男方,那个和男方一起出去的女人她不知道是谁,但是看着男方和那女人坐在一起心底却有一根刺扎在心底。

    最后他看得清清楚楚,女方醉了,而男方,状态十足,本着对他的信任,女方相信即使那女人毫无防备,甚至毫无戒心,男方也不可能趁人之危,两人在一张床上躺了3000多个日日夜夜,男方的性格她早已经摸透了。不过,这次,男方突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而且还要送那女人去什么地方,这让她更加怒火中烧。

    “啪!”男方回到家,刚进卧室,一道黑影袭来,他的脸上便出现火辣辣的感觉。

    “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出乎意料的,男方没有生气,而是抓住抽完自己要收回去的手,“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一番好不好,这婚咱不离了好不好。”

    “不行,必须离。”女方在这件事情上异乎坚定。

    “先别说离婚的事,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今晚看到的那个女人吧!”

    “那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在酒吧合作?喝醉了合作?在车上合作?”女方质问道,“老黑,我算是看透你了,你一向老实,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心机,要不是我在酒吧里撞到你,你还指不定瞒着我到什么时候,怪不得你不叫老林,原来这颗心,都已经黑了,果然是老黑。”女方劈头盖脸下来,男方默默听着。

    “在酒吧只是偶遇,我是去调查郑方的。”听着女方越描越黑,男方开门见山说道。

    “什么,调查郑方?”

    “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跳舞,一起喝酒,一起……”男方说不下去了,他转折道,“但是,我说你这回真的看错了,郑方不是良人,你……”

    “啪。”

    又是一巴掌,这回更加狠厉一些,女方有些怒不可遏,“对呀,我没眼光,我没眼光选择了和你谈恋爱,我没眼光和你结了婚,我没眼光给你生了个儿子。”

    “郑方有很多女人,依旧保持着联系。”

    “那是这些女人不要脸,缠着郑方,郑方说过,会和她们一一了断的,他说了,要和我结婚。”不知道是不是说漏嘴了,女方突然捂住嘴,有些色厉内荏地看着男方,“你套我话?”

    “我们,可还没离婚呢!”男方一字一顿地说道。

    “砰!”

    门外的声音让他们俩同时一惊,男方先反应过来,脑海中闪过两个字,小秋。

    果然,门外一道小小的黑影隐入小秋的卧室,男方迅速跑过去,将灯打开,看见小秋安然躺在床上,他上前,给小秋盖好被子,仔细查看一番,发现并不是小秋,因为小秋呼吸沉稳,很明显睡了很久了。

    那么,门口刚刚是谁在听?

    “喵呜!”

    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目光炯炯的黑猫出现在床沿,男方走过去,看见那只黑猫,有些疑惑道,“小秋什么时候养了只黑猫,这可有些不吉利,明天问问。”

    说完,他将黑猫抱起,放到客厅,然后回到房间,将小秋的被子掩好,关上灯,关上门,然后出来。

    “小秋知道了?”女方言语里轻颤,虽然和男方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她也不愿意让小秋知道,不然,她也不会一次次和男方妥协,就因为一句为了孩子。

    “不是,一只黑猫,不知道那孩子什么时候养的,有些不吉利,我把它放到客厅了,明天问清楚,要是小秋允许,我想把它丢出去,毕竟黑猫不吉利。”男方说道。

    “现在就丢出去,它呆在这里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女方说道。

    男方迟疑一下,走出去,抱起沙发上的黑猫,走出门,看了看怀中的黑猫,有些不忍。

    他又回去,从家里拿了一张毛毯,放到花园里,说道:“小猫咪,你先呆在这里,有这张毛毯你应该很安,不会被冻死。”

    “丢了吗?”

    “丢了。”

    “我答应你了。”男方颓然说道,“不过,在郑方没有答应你娶你之前,你还呆在这里好吧?我睡地上,你睡床上,以后你们……你们结婚了,我希望你能每周……不,每个月看孩子一回。”

    “我早就知道,你会答应我的,为了那个狐媚子对吧?”女方突然说道,“她知道小秋吗?……不知道,对吧,哈哈哈。”

    “你在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的钱那里是创业打水漂了,分明是给那个狐媚子花了,对吧。”女方继续说道,似乎认定男方和方卉存在不正当关系。

    “你也是知识分子,明天你可以去我公司看看,她是方卉百合的副总,我和她正在展开合作,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看看我说的,我和她昨天才见的面。”男方说道。

    “哼,昨天见面,今天就在酒吧约见……”女方没继续往下说,男方这番辩解,脸都红了,这让她相信男方确实没有在婚姻上背叛她,她才安心下来,至少,自己不是一直抓着男方的心,不是吗?

    卧室终于陷入安静,小秋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道泪痕从眼角流淌。

    根本不用到门口去听,光是从虚掩着的门里传出的模糊的声音,他就知道,爸爸妈妈在吵架,而小胖说过,他爸爸和妈妈吵完架,妈妈就不见了。

    “妈妈……”小秋嘴里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