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破庙泥偶
    “我离开未央城,并非不辞而别,实在是看到你公务繁忙,不忍心打扰。”王天琪用神念传音,向石长生说道,但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借口,实在苍白无力。

    王天琪答应石长生,神笔峰事情结束之后,就带他重回魔界,而自己却不辞而别,实在是说不过去。

    石长生倒是非常大度,“如今我无官一身轻,可以随时追随你左右。而且,这也是你王兄的意思。”

    “可惜我们没有多余的马匹,以后日子,只能让你徒步。”王天琪嘿嘿笑道。

    “我下定决心,追随国主,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我是劳苦命,走路对我来说,只是小事。”石长生微笑着说道。

    王天琪五人离开未央城之后,石长生随后追赶,以一双肉脚,追上了以速度著称的射日马,他的速度,可见一斑。

    石长生在王天琪对面坐下,脱下了鞋子,又把裹脚布一层层打开,一阵夜风吹来,浓烈的臭脚味让众人不住皱眉。

    “读书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王天琪转过头,不去看石长生。

    “你们骑马,我走路,出汗多,臭脚有什么奇怪?”石长生提了裹脚布,慢悠悠的向远处走去。

    这座古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溪水从远处山上迤逦而下,绕着古庙一圈,最后汇成一条河流,流进永安城。

    石长生先在溪水里洗了裹脚布,然后把脚泡在了溪水里。一阵寒意,从脚底传到全身,白天疲劳,一扫而空。

    过了一会儿,石长生提着洗干净的裹脚布,一步三摇,向着王天琪五人走去。眼睛不经意间,扫过王天琪身后,破败大殿上,那些肢体残缺的神像,在篝火映照下,显得鬼魅异常。

    “这个地方好奇怪,这些神像,也好奇怪,神也有凶恶者,但如此凶恶的神像,还是第一次见到。”

    石长生进过很多神庙,见过的神像,更是数不胜数,那些神像,或者和蔼可亲,或者面目狰狞,却不会让心存正念之人感到害怕。

    但今晚,这些破败的神像,带给石长生莫大的压力。远处吃夜草的射日马,也感受到了压力,停止拒绝,耳朵紧贴在两边,向上竖起。

    “至圣先师,文昌帝君。保佑弟子。”石长生举起手里书卷,望空拜了几拜。

    地面上,那些巨大的怪异阴影,突然变小,之前的压力,也减轻了很多。

    石长生神念,向着那些参破神像延伸过去,却没感受到任何元力波动,那些神像,只是些木雕泥塑的土偶而已。

    也许自己连日赶路,有点辛苦,产生了幻觉。石长生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夜色渐深。

    五匹射日马,停止了咀嚼,

    站在原地,偶尔轻轻打着响鼻,王天琪闭目养神,其余四个人,也全都闭上了眼睛。

    这座古庙,当年香火旺盛,聚集很多人气,如今虽然破败,仍旧是聚气的好地方,天地间灵气,都在此聚集。

    王天琪五人,闭目养神,认真吸收其中灵气。

    石长生已,盘膝坐在篝火边,捧着一册书,认真阅读,看到精彩处,不停用手拍腿,声音传出老远。

    又过了一个时辰,王天琪五人,还没有正眼,石长生却困意渐浓,他把书册收好,身子蜷缩成一团,如同婴儿。

    没用多久,石长生已经睡着,甚至还传出了轻微的鼾声。

    所有一切,都在沉睡,篝火已经奄奄一息,微弱的火光,无力跳跃,照着大殿上神像面孔,同样明灭不定。

    正中一尊神像的眼睛,突然动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他左右两边,稍微矮一点的神像的眼睛,也跟着动了下。

    “等了这么久,终于让我们等到了!”当中的神像,使用神念传音,向其余两尊神像说道。

    他们的神念传音,跟王天琪使用的很不相同,根本不害怕被王天琪听到。

    “不错,这么多年,老天也对得起我们的苦心,送来了六个新鲜血食!”另外两尊神像,同时点头说道。

    “杀了这六个人,得到他们的元气和精血,我们就可以重新复活,纵横天下,恢复往日魔尊的辉煌!”

    两个神像的眼神中,悲悯天下的神情,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屠杀和掠取。

    一阵风吹过,三个神像上,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散尽,三个蓬头垢面的老者,出现在神像头顶。

    两边配殿上,各出现了六条人影,同样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双眼发光,盯住了大殿外面,闭目静坐的五个人。

    至于那个躺在篝火边,身子缩成一团睡觉的石长生,直接被他们无视了,石长生身上,也有强烈的元力波动,但却是六个人当中最弱的。

    只要控制了打坐的五人,就可以控制局面。剩下的石长生,根本不足为虑。

    “那个年轻人,是这几个人的头目,战力最强,就由我来对付,我要控制他的神念。”当中的神像,用神念传音,向其他神像说道。

    那个最大的人形,离地飞起,向着王天琪缓缓冲了过去。

    “这年轻人的神念,好强大!”距离王天琪越近,那尊巨神象感受到来自王天琪的阻力越大。

    巨神像不由自主,加大了力气,来自王天琪的阻拦,突然消失,巨神像加速飞撞,面前出现另外一个世界。

    那是一片灰色世界,没有任何亮色。拥有的,只有漂浮在半空中

    ,各种各样的灵力球,那是灵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景象。

    这少年的灵力,居然如此精纯,凝结出如此多的灵力球!

    巨神像惊讶万分。

    面前灰色世界,突然不停旋转,灵力球全部消失,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旋涡!

    巨神像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就深陷其中,而且不由自主,飞快旋转!

    “你是什么人,敢来害我!”王天琪冰冷声音,从灵魂漩涡中传来,巨大的旋涡壁上,出现了王天琪的脸。

    “小子,说出我的来历,吓死你!”巨神像深处灵魂漩涡,身子不住旋转,感觉随时会被灵魂漩涡搅散,但仍旧嘴硬。

    “你不过白羊手下而已,有什么值得骄傲!白羊已经灰飞烟灭,他的爪牙,也全部灰飞烟灭,你不过是漏网之鱼而已。”

    王天琪的脸,突然消失,灵魂漩涡突然加速!嗖嗖!

    巨神像一条腿,一条胳膊,被灵魂漩涡扯断!巨神像发出连声惨叫,轰然倒地!

    大殿上,中间的泥偶,突然向下倒塌,在坚硬无比的青石地面上摔得粉碎。

    几乎与此同时,两边的两尊神像,也跟着倒下,同样在地上摔得粉碎。正是金冠和逍遥王,对入侵神念,发动了反击。

    这些高手神念强大,一旦发出反击,杀伤力更是超级惊人。两尊神像神念,急促后退,还是被金冠尊者和逍遥王,乘势追击。

    强大的元力波动,直接轰倒了两个神念的本尊!

    石长生一跃而起,长促之间,来不及穿鞋,光着赤脚,揉着眼睛,左右张望。

    “这些泥偶,我入睡之前,还好好地,为何此时,全都倒下了?”稍稍疑惑之后,石长生突然恍然大悟。

    “难怪这些泥偶,都是有灵气的,我之前感受到压力,就是他们在偷窥我的神念!”

    又有两个泥偶,轰然倒塌,侵袭五人神念的泥偶,全部被五人神念反杀。

    六个人站在一起,看着夜色中的古庙,那些倒地粉碎的泥偶,身子里流出来碧蓝色的血液。

    碧蓝色的血液,只有魔族才有。

    “看来这里,是魔族的聚集点,这些没倒下的神像,也绝不简单。”王天琪神念,从这些神像上扫过,虽然是木雕泥塑,此时王天琪感觉到,他们在瑟瑟发抖,这是活人才有的恐惧。

    “你们在这里,害了多少人!”王天琪神念,盯着那些神像问道,魔魂刀在他胸前,缓缓升起,上面七颗眼泪型钻石,分外耀眼。

    “魔祖!”

    那些神像,明显起了波动,王天琪在他们神念中,听到了熟悉的两个字。

    果然没看错,这些神像,果然是白羊的余孽。他们

    在这里,经历风吹雨打,只为了等待白羊,这份忠诚,实在仍然钦佩,只要太可惜了,你们跟错了人!

    魔魂刀突然横推出去,一排神像头,同时飞起,泥土塑成的身体内,喷出大片碧蓝色的鲜血!

    大黑掏出储物袋,一点都没有浪费,把这些魔族的血,全部收了起来,金冠尊者和逆天王,在大殿的角落里,找到了很多白骨。

    那些白骨,已经完全干透,在夜色中发白发亮,还有些生锈的兵器,埋藏在白骨堆里。

    看来这些白骨,都是被殿前的泥偶所杀,这些人前来参拜神像,还是为了求平安,却绝没想到,真心实意求来的,是一场杀身大祸。

    “这是一把皇级战兵,看来他们猎杀的,不仅仅是平常武者,还有武道高手。”金冠尊者拿起一把血纹剑,轻轻挥舞,低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