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喧宾夺主(第1/2页)
    莱纳携带的粮食并不少,在这之前他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就算是围困帝都一年有人丝毫没没有问题。

    不过现在队伍里多了这么多的平民,想要坚持更久就是一个问题了。

    更何况现在的局面也不允许他带走更多的人回到北境,男反复布克德恩王国的军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抵达帝都,莱纳担心帝都的那群人撕毁协议带着对方来追击自己。

    现在既然已经放弃了攻克帝都的想法,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和对方发生冲突,损失自己的力量不说,还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就这样,这支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往北方走去,一时间行军速度被严重的拖慢,不少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耽误许多时间,这样下来每天能行军二十公里都是不得了的速度了。

    帝国二十七年七月十五日。

    一支庞大的队伍出现在了帝都的南方二十公里处。

    队伍的最中央打着许多面缠蛇白蔷薇旗帜,这边是布克德恩王国的王室,撒特利国王的纹章旗。

    此时的帝都里面是一片愁云惨淡,诸位新贵们出了大血总算是把莱纳等人给送走了,现在又来了另外一群人。

    虽然他们知道,迫使莱纳离开并不是因为他们付钱,而是因为这些来自南方的援军。

    可是现在,这些援军却成为了新贵们的烦恼。

    这些大军自然是不可能白跑一趟的,就算是到了这里没有发生战争,也必须给好处才能打发回去。

    接连出血两次,简直就是在新贵和皇室的身上割肉。

    无数面图案各异的纹章旗在秋风之中咧咧作响,他们在帝都城墙五公里之外开始安营扎寨。

    与此同时,帝都的使者也是来到了布克德恩王国的营地当中。

    “尊敬的陛下,我们的皇后陛下邀请您和您的众位封臣进入皇宫,陛下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宴会欢迎你们的到来!”一名宫廷男爵身穿华服,恭敬的说道。

    撒特利国王与自己的封臣们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那太好了,这么久没有见到我的女儿,我也非常相念她,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了!”

    其余的诸位封臣们也是随声附和,好一片父慈女孝的温馨场面。

    撒特利国王带着诸位封臣们策马跟着使者来到了帝都的城墙前方。

    此时帝都的城墙已经是满目疮痍,无数的坑洞横七竖八的在城墙上面,这都是投石机的杰作。

    撒特利国王看着这样凄惨的城墙,不由得咂咂嘴。

    他曾经也来过瑞德卡帝国的帝都,当时是他被老皇帝率领的大军所击败,来到帝都签订了和平协议。

    当时的他在看到了如此高耸雄伟的城墙之后几乎惊为天人,因为即便是在富裕的布克德恩王国,想要修建这样一座高耸宏伟的城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十多年的时间,这座不可侵犯的,几乎是神灵造物的伟大建筑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居然遭受到了自己人的围攻。

    在看到了帝都城墙饿这幅尊容之后,布克德恩王国包括撒特利国王在内的所有领主,都重新的认识了一下这个曾经伟大的帝国。

    进入了帝都之后,帝都内部的景象便完完的呈现在了布克德恩王国众人的眼中。

    此时的帝都虽然经过了一个月的休养生息,却仍然是一副风声鹤唳的样子,看上去萧条无比。

    曾经人声鼎沸摩肩擦踵的宽阔街道上简直门可罗雀,就算偶尔出现一些市民也都是匆匆而过。

    被接引到了特斯卡宫前方,皇后以及诸位新贵们早已经在这里恭候许久。

    他们现在的力量极度衰弱,当初帝都组建的庞大正规军已经在北上战争和帝都防守时损失惨重,现在剩下区区不到三千人。

    实力不如人自然要前倨后恭,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亲爱的父亲,您终于来了,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

    皇后此时已经不是当初嫁给老皇帝时的小女孩了,虽然她对父亲的感情依旧浓厚,但其中掺杂了权利和利益之后难免有些变味。

    撒特利国王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也是满脸的兴奋,虽然他这一次是为了利益而来,但是对自己的女儿总归还是有着感情的。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片刻之后,撒特利国王才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自己的女儿。

    “我的女儿,你越发的美丽动人了,看样子这些年你过得很幸福,对于你丈夫的病逝我非常遗憾,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坚强下去!”

    说完,他又转身看向怯生生的躲在皇后身后的小皇帝,哈哈一笑说道:“这就是我亲爱的外孙了吧,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小皇帝被撒特利国王吓得一缩,急忙又忘皇后的身后躲了躲。

    “羞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