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胜冲锋(第1/2页)
    只是一瞬间,冲锋在最前排的骑士们便有着不少的损失,无数的骑士被骑枪顶起来或者是直接被骑枪捅了个对穿。

    在第一轮的骑枪交锋之后,便是战马之间的碰撞了,双方都知道自己的第一个敌人是和自己一样的骑士,所以并没有采用冲击步兵阵列的略显松散的阵型,而是尽量的密集一些。

    不然的话一旦己方阵型被敌人分割或者是凿穿,那绝对是一场恐怖的灾难。

    战马互相碰撞着,前胸骨折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极速奔驰之下并且携带了巨大的负重的战马冲击力是非常可怕的,两匹战马在这样的情况下撞击在一起几乎要面对数吨重的冲击力。

    前排的战马瞬间倒了下去,马背上的骑士自然而然的被甩飞,在骑兵之间对冲的时候是不存在轻伤重伤的,一旦落马,九死一生都无法形容这样的状况,十死无生才更加准确。

    落马的骑士们无论穿着怎样精良的铠甲怎样柔软的内衬,在数百斤的马蹄不断的踩踏撞击之下必然会尸骨无存,马踏如泥烂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血色狮鹫骑士们在这第一次碰撞当中占尽了优势,他们的骑枪更长,铠甲更好,与战马的配合更加默契,战斗的技巧也更加的娴熟。

    这不是凭空得来的,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至少二十年在血腥平原对兽人作战的经验,或者说他们必须要和兽人进行二十年的作战才能够成为正式的骑士。

    融入了狮鹫血脉的他们有着悠长的寿命以及强大的生命力和强壮是体魄,在六十岁之后他们的体能才会进入下滑期,十几岁便踏上与兽人作战战场的他们有这个底气和任何人进行作战。

    在这一次冲撞当中,只有一名血色狮鹫骑士因为战马死亡而落马,剩下的骑士们部都毫发无损。

    不过他们后面的扈从么么便没有这样的战绩了,作为辅助兵种他们并没有很强的战斗力以及铠甲,除了一杆和敌人同样长度的骑枪之外,他们无论是战马,还是铠甲部都落入了下风。

    因此他们的损失还是比较大的,足足死伤了十几人,而且他们悲哀的发现,无论他们怎样攻击,用长剑狠狠的砍在敌人那看上去华丽并且坚固的铠甲上面,或者是用钉锤狠狠的锤在上面都无法给随访带来任何的伤势,即便是借助着马速,也只能让他们在战马上打个趔趄,但很快就会恢复原状。

    战斗非常激烈,不过优势已经出现了,战斗的天平逐渐的向着莱纳这一方开始倾斜。

    由于损失不大并且给敌人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血色狮鹫骑士们直接将敌军的阵型分开,扔掉手中断裂的骑枪飞速抽出腰间的精良长剑,利用着自己强悍的体魄便对着敌人进行疯狂的砍杀。

    在马背上的战斗并没有太多花俏的招式,有的只是借助马速大力的劈砍。

    在进行了第一波碰撞之后,虽然没有立刻降低马速转为缠斗,但是双方却都不约而同的拉远了马距避免战马再次碰撞造成落马,这同时也给使用长剑腾出了空间。

    而此时,后面的骑士们也和敌人开始了短兵相接,骑枪折断的声音不绝于耳,紧接着便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血色狮鹫骑士们的战斗力是当之无愧的天下无敌,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的刀刃一般不费吹灰之力便刺入了敌阵并且轻而易举的将其分开。

    莱纳在后方看着这一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分笑意,他们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虽然骑兵之间对冲因为马速的原因抵消了一些血色狮鹫骑士们的力量优势,但是在其他方面他们的强悍却毫无影响。

    敌人那些骑士虽然也从小进行着训练,但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完无法和他们相比。

    从他的角度看去,自己麾下的骑士们已经完占据了优势,敌人的阵型已经完被分开了,血色狮鹫骑士们以瓦拉斯爵士为首,迅速的便分开了敌人的阵型。

    “干得漂亮!”莱纳发出一声欢呼,对于这样的情景他感到无比的惊喜。

    而与此同时,小温德正穿着一身链甲拿着手里的长剑在敌群当中进行砍杀。

    他的骑枪已经折断了,在顺利的刺入了一名敌人的肩膀之后他便放弃了骑枪用长剑进行作战。

    “三……”小温德的嘴里默默的念叨着,被砍断骨骼血肉以及铠甲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鲜血喷洒到了他的头盔上,不去管与他擦身而过的那名敌人,他继续神贯注的观察着前面的敌人,刚才那是他杀死的第三名敌人,他的理想是在战场上光荣的杀死一百名骑士。

    是的,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拥有着荣耀的,身份高贵的,骁勇善战的骑士。

    可以和莱纳缠斗一会代表着他的战斗力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何况他也是勤奋的联系着骑术以及骑在马上的箭术和骑枪技巧,因此以十五岁的年龄得到这样的战绩也并不反常。

    骑兵之间是对冲节奏非常快,只是短短三十多秒的时间双方便一个错身脱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