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反咬一口(第1/2页)
    正当领主们打算打扫一下战场的时候,莱纳却说道:“请诸位等等!”

    领主们纷纷好奇的回过头来看着莱纳,想要看看他到底又在搞什么名堂。

    “战争虽然胜利了!但是这场胜利却是非常危险的,我们险些被敌人所击溃,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该死的背叛者,贝伦穆男爵!”

    莱纳朝着雷兰德爵士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命令士兵们将贝伦穆男爵押送了过来。

    “这……这是?”领主们用征询的目光看向莱纳,对于被五花大绑看上去狼狈不堪的贝伦穆男爵,他们感到十份的困惑。

    这刚才还是自己的战友呢,只不过是转眼的功夫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正如你们所见,贝伦穆男爵是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该死的叛徒,他在我和哲波伯爵决战的时候竟然联合了敌人对我的后背进行偷袭!”莱纳愤恨的看着拼命想要挣扎的贝伦穆男爵。

    “请让贝伦穆男爵开口说话,莱纳男爵!”一名领主指着嘴里被塞着一块麻布的贝伦穆男爵说道:“这太不体面了,一个男爵领主不应该遭受到这样的待遇!”

    “的确如此!但是他的行为太过无耻,这简直不是一个身份高贵者可以做出来的事情!他根本就不配做圣父的子孙!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的胜利将不会止步于此,我们将会获得更大的胜利,甚至将敌人部歼灭也不是不可能!”莱纳反驳,不过还是命令士兵将对方嘴里的麻布给取了下来。

    “说吧贝伦穆男爵!说说你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让所有人都看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丑陋的人!”

    贝伦穆男爵的脸上带着痛苦之色,他巧言令色的对着其他的领主们说道:“我……我是冤枉的!莱纳男爵他扭曲了是非,妄图将虚假的事情变成事实!”

    听了这话,诸位领主么么狐疑的看了莱纳一眼,不过却也没有多说,打算继续听听贝伦穆男爵怎么说。

    “是他!莱纳男爵,一个卑鄙无耻的污蔑者!他将纯洁无罪的我变成一个可耻的罪人!而驱使他的动力就是我那富饶的领地!”贝伦穆男爵越说越气越说越委屈:“他想要将我们家族时代统治的领地给夺走,但他知道只要有我在是不可能允许的,因此他才会杜撰这件事情来陷害我,借此谋夺我的领地!”

    他的神情变得无比悲伤沉痛,如丧考妣几乎是形容他此时表情的最好词汇,他现在看上去完就和死了爹妈一样,非常难过。

    对于贝伦穆男爵的精湛表演,莱纳觉得如果他生在地球的话,一定会得到奥斯卡影帝的奖项。

    这演技简直就是登峰造极啊!如果不是莱纳清楚他的本来面目,可能也都要被骗过去了。

    “该死的!我要杀了你!你这卑鄙无耻的狗杂种!”伦巴雷见状简直怒不可遏,就要拔出刚刚收回鞘中的长剑,他的脾气有点火爆,这无可厚非,少年人都是这个样子。

    随手拦住伦巴雷,没有在第一时间否认,莱纳倒是想要看看他还能够说些什么出来,如此精彩的演出如此匆匆结束也总归是可惜的不是?

    不光是伦巴雷,其他人也都是对贝伦穆男爵怒目而视,就连一项脾气不错的科德爵士都是相当恼火,不过见莱纳没有多说,他们也不好有什么动作。

    而这时,领主们则是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莱纳:“他说的是真的吗莱纳男爵?或许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贝伦穆男爵还是比较精明的,他知道如果自己做的事情被坐实了的话那是必死无疑的,因此他只能拼命的帮助自己洗脱嫌疑。

    他精湛的演技甚至都使其他的领主们对莱纳产生了怀疑,这让莱纳钦佩不已,他觉得这门手艺自己的确需要好好学习学习,关键时刻非常有用!

    “不!这当中没有什么误会!一切都是因为莱纳男爵太过贪婪!”贝伦穆男爵急不可耐的想要将这件事下一个定论。

    不知道他是太天真还是脑子出了问题,且不说莱纳如果要一意孤行杀掉他其他的领主会不会反对力保塔,就算是有人保他,那也是在他的确无辜的情况之下。

    莱纳怎么可能没有后手,他在之前的确没有想到贝伦穆男爵会对自己反咬一口,但是敌人的那两个领主还在自己的手里捏着呢!难道还有比他们更好,更合适的证人吗?

    轻蔑的看了一眼贝伦穆男爵,莱纳没有多说,走到了他的面前轻轻的拍了片他的脸,轻佻而又欠揍的说道:“很精湛的表演,我亲爱的背叛者贝伦穆男爵!”

    不去管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对方,莱纳起身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窃窃私语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是领主们,说道:“诸位,你们都被这个该死的叛徒给蒙蔽了,现在就由我来为你们展现他的真实面目!”

    语毕,莱纳对雷兰德爵士说道:“该把我们的另外两位客人请出来了吧?”

    “是的男爵大人!”雷兰德小跑着去找那两名同样被看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