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四十节 蓬勃(第1/2页)
    小聚一餐,沙正阳酒意颇浓。

    难得如此机会,免不了要和昔日这些共同奋斗过然后分道扬镳的故友们唏嘘感慨畅谈感想一番。

    毛国荣也就罢了,董国阳和胡文虎二人现在见到沙正阳的机会不多了,所以也是拉着沙正阳很是寒暄了一阵,也谈到了目前东方红酒业的发展情况。

    起码在营销这一块上,东方红酒业仍然是按照沙正阳提出的步骤和策略在走。

    国窖系列打响之后,不轻易开发新品,而是品控做好,在销量上也稳稳的控制住,每年有增幅,但是增幅都不大,而且牢牢的把持住经销商,严控销售,使得市场上的东方红国窖、1927三个品牌始终保持着供不应求的状态,无论经销商怎么要求,绝不开增量口子。

    一句话,饥饿营销要做到极致,而且在价格上也几乎是按照每两年一次上调价格,幅度虽然不大,但是每两年10%到20%的增幅还是相当可观了,这个趋势也使得市场上愿意囤酒的商家和个人都不少,这也变相的促成了东方红国窖系列的增值保值市场心态和市场气氛。

    如果发现市场受到整体经济影响有疲软迹象,那么还会适当减少供应,确保价格绝不下浮。

    可以说东方红国窖系列的成功最大的收益还是在精品东方红和红旗大曲上,稳步控制住了国窖系列的产量,而精品东方红在中档白酒市场上的占有率却是稳步上升,成为大江南北大河上下最受欢迎的品牌。

    目前国内白酒市场已经开始呈现出茅台、五粮液、东方红三强鼎立的格局,稳稳居于第一梯队,当然无论是沙正阳和、宁月婵以及毛国荣,还是负责技术这一块的董国阳、胡文虎,都清楚在这三强中间,东方红仍然是最弱的一块。

    哪怕现在看起来价格上东方红更具优势,但是在底蕴上仍然要比茅台和五粮液逊色不少,所以这两年东方红酒业一方面在营销上继续保持强势,另一方面也是在挖掘自身历史底蕴上下功夫,这也是一个品牌塑造的过程,不断的加以强化,以求奠定东方红品牌的长久基业。

    不过白酒这一块上稳定而丰厚的利润的确也是的东方红酒业在东方红集团中稳稳居于主导地位,50—60%的利润率,足以让任何商品都眼红不已。

    虽然自然堂水业和趣味饮品的发展速度也非常快,但是这两块上的竞争激烈程度远胜于已经坐稳了三强的东方红酒业。

    可以说无论是自然堂还是趣味饮品,虽然在市场占有率上都是高居两类行业的第一,但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后来者追赶超越,而且在这两类行业中入门门槛实在太低,只要背后有资本支持,要进入并且取得一个好成绩并不难,远不比白酒行业逐渐高企的品牌壁垒。

    可以说东方红酒业的稳健发展撑起了集团的根基,也使得自然堂水业和趣味饮品乃至天元乳业和其他投资都敢于以超常规方式来发展,措施和力度都敢于大胆激进一些。

    如果没有东方红酒业带来的丰厚利润作为支撑,起码众志建设不可能这么超常规的兼并式扩张发展,东方红投资在一些非食品产业的投资上动作也不敢这么大,天元乳业也不可能以这样迅猛的姿态四处跑马圈地建自有牧场。

    “果汁这一块从长远来看市场前景还很大,汇源占据了先手,但是这不是绝对的,康师傅和统一据说也有意进入和市场,所以如果要做,那就要力以赴,最快速度最高效率的做起来,……”

    “房地产市场未来二十年都会呈现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这和国情特殊以国家所处特殊发展阶段有很大关系,……,宁总和老赵对你很看好,我也希望未来能够在国内知名的房地产企业排行榜中看到众志地产的名字,……”

    沙正阳和每个人几乎都花了超过十分钟以上来谈话,或许酒意让他话语略略有些多,但是他神志却更见清明,甚至更为敏锐,分析问题更见犀利。

    “乳业这一块,虹姐只需要牢记一点,要做百年老店,品质安最重要,我知道在营销上你们已经有一整套成熟的经验,我也丝毫不担心你们能迅速打开市场占领市场,我担心的是你们在取得了阶段性成功之后被冲昏了头脑,进而放松了自身品控,最终大意失荆州,而食品安问题只要出一次,就足以把以前成功打入深渊,尤其是乳业,你们应该清楚其主要消费群体是婴幼儿、青少年和中老年,这些都是最易受到伤害的群体,而也是最终以引起媒体炒作的热点,……,切记!切记!……”

    沙正阳被送回到银台父母家中时,已经是醉意满满了。

    回到家中便蒙头大睡,连春节联欢晚会都没看一眼,晚饭也没有起来吃,一觉睡到了传统的第二年大年初一。

    酣睡一场然后醒来,独自躺在床上的感觉真好,几乎有一种突然时光穿梭,再度回到了过去的感觉。

    沙正刚没回来住,不过三十守夜他还是回来了的,沙父沙母对沙正刚也是催婚不断,沙正刚倒是态度端正,表示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