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五节 意外惊喜(第1/2页)
    不出沙正阳的所料,第二天马克代表jp摩根同意再向长河能源集团交付部分资料,以便于长河能源能够尽快评估所涉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真实情况。

    当三箱资料送抵驻京办时,长河能源的相关人员也早已经严阵以待了,他们需要在最短时间内根据jp摩根送来的资料与前期通过各方面获得资料进行研究分析,以便于拿出可靠的判断。

    对于油气勘探技术业务这一块沙正阳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了,他只能寄希望于从长河石油过来的这帮专家和技术人员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了。

    jp摩根迫于形势,交出来的资料十分珍贵,虽然jp摩根肯定还有所保留,但是按照jp摩根那边的说法,这应该足以让长河能源方面做出一个较为准确的判断了。

    看着眼睛发红的苏燕来从会议室里出来,沙正阳实在忍不住,沉声问道:“老苏,情况如何?”

    揉了揉眼睛,苏燕来是一个个头不高的清秀眼镜男,四十一二岁,但是这位毕业于燕京石油学院的高材生已经是工程技术部里的技术大拿了,所以第一批人员中确定就有他来。

    “我觉得还行,扎纳诺尔和肯基亚克两个油田的资料都比较详实,美国人太厉害了,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到了这些资料,这简直就是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内部的绝密资料,不,还有一些关于油气当量的储量资料绝对只能是前苏联或者哈国地矿部门才能有的东西,难怪美国人这么舍不得。”

    苏燕来滔滔不绝的称赞着这些资料,这让沙正阳很不耐烦,“老苏,到底如何?值不值?我是外行,只需要你给我一个简单的答案。”

    “呃,扎纳诺尔和肯基亚克油田已经开采了多年了,准确的说已经进入了中后期,但是哈国的地质条件和我们这边不一样,而且他们所说的中后期,实际上在我们国家只能算是中期吧,我个人看法,这些油田最起码还是应该能够开采十五年以上的,甚至二十五年!”

    苏燕来话语里不无感慨,“关键是这些油田的开采环境要比我们长河现有油田好得多,这也意味着如果我们在开采环节上做得好,那么开采成本会相当低,比起我们长河油田这边,成本可能会低一半以上!当然,运输成本不计在其中。”

    “真的?!”沙正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急促起来了。

    开采成本一直是长河石油最大的隐痛。

    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国内原油需求暴增,同样长河石油也在开采力度上越来越大,但是好的地块均被中石油登记,而长河石油登记的区块也和中石油方面有不少重叠区域,两边纷争不断,而现在长河石油控制的采集区域开采环境和条件越来越恶劣,投入成本越来越大,已经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这也导致长河石油虽然在营收上仍然可观,但是利润率却是逐年下跌,而且下跌幅度越来越大,对这一点尤万刚是最有体会,和钟广标、沙正阳谈话时也是屡屡提及,也成为尤万刚坐卧不安的心病。

    “嗯,这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国家的许多油田开采环境和条件与国外相比,都逊色不少,这还是建立在我们的人力成本相对低廉的情况下。”苏燕来打了一个呵欠,“莫部长正在汇集相关的资料信息,估计今天下午就能有一个大概结论出来,我得去补个觉了,实在承受不起了。”

    “那赶紧去,注意身体,后边工作量还大着呢。”沙正阳赶紧道。

    “沙总,是不是一旦确定咱们集团要拿下这个项目,未来就要扎根哈萨克斯坦?”转身欲走的苏燕来突然问道。

    “嗯,有此可能,怎么,不愿意去?”沙正阳笑着问道。

    “怎么不愿意去?组织安排,当然服从,话说回来,沙总,当你家里有两个正在读高中,马上就要读大学的小子时候,你可能就觉得恐怕出国多挣点儿补助很有必要了。”苏燕来脸上露出既痛苦又幸福的表情。

    “哦。老苏,双胞胎?”沙正阳也乐了,真要有两个马上要读大学的儿子,恐怕苏燕来的确经济上的压力很大。

    “那不是怎么的,成绩都还不错,一个个雄心勃勃,要去燕京读书,可这钱哪儿来?”苏燕来叹着气,“只有我这个当爹的做牛做马了。”

    看着苏燕来摇摇晃晃离开的身影,沙正阳也无限感慨,都不容易,出国工作肯定有补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一年哪怕是在哈国呆上半年,对于普通干部职工来说,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当然值得考虑,特别是对经济条件不好的人来,更是有意义。

    “你的意思是说中石油那边仍然没有在这个项目上有明确的态度?”沙正阳身体微微前倾,沉声问道。

    “应该是如此,主要是他们内部对乌津油田与jp摩根的合作上失败了可能有了一些阴影,认为哈国那边非市场因素干扰太多,而且容易受到已经进入哈国的外国油企的排挤和攻击,加之他们内部也判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和乌津油田情况差不多,都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