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灵魂之王(第1/2页)
    现实世界中,在布鲁克被骨牢困住之后,两天天两夜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

    路飞无聊的躺在甲板上,心里盘算着,莫利亚差不多应该已经恢复好了

    找罗宾借了两本书,才堪堪打发了一下无聊的时间。

    终于在第三天,包裹住布鲁克的诡异骨痂监牢似乎传来了一丝奇怪的声音。

    续续断断的声音,让路飞与罗宾不由自主,好奇地走了过来。

    两人仔细聆听着骨牢之中的声音,竟然渐渐能听到一些旋律的韵味。

    突然,骨痂内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轻灵婉转,变得激扬交错,振奋人心,最后竟形成一股磅礴大气的感染力,将骨痂之外的路飞与罗宾情绪调动,恨不得立刻进行一场大战。

    华丽的乐章,如钧天广乐,高遏行云,百转千回。

    大海也随之舞动,浪潮时而高涨,时而低落。

    狂风聚集,随着音乐的旋律,在空中左右摇摆。

    忽然演奏曲风一变,深沉低婉的声音徐徐传来,却更加随心入耳。

    凄凉的鼓乐产生莫名的力量,引人心魄,动人心弦,淡淡的牵引力,似是要将路飞和罗宾拉入另一个世界。

    好在两人的精神属性都不算弱,微微一个恍惚,两人瞬间脱离了这种控制。

    仿佛经历了可怕的事情,罗宾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忧地开口问道“路路飞,刚刚,那是?”

    路飞眉头皱了皱,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精神上的攻击,哪怕是他,也有些失神。

    听到罗宾的问话后,注视着包裹着布鲁克的骨痂,也是带着些许疑惑地说道“可能是布鲁克的某种能力吧只是有些不受控制”

    这也是路飞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

    “哦”罗宾轻轻点头,回应了一下。

    两人开始警惕地站立在骨痂监牢一旁,静观其变。

    演奏会并没有持续得很久,路飞与罗宾只是站在这里呆愣了一会,曲风不断地变幻,已经进入了终章。

    最后一个音符化为莫名的力量,在世间响起又落下。

    大海再次归于平静,天空却显得更加阴郁。

    沉重的气氛之下,路飞突然发现,骨痂之上,似乎产生了一丝变化。

    “咔”

    骨痂的上层圆顶,开始出现一道轻微的缝隙。

    “咔擦”

    裂缝倏然扩张,形成一个小口,淡淡地邪恶气息,从缝隙中飘出。

    将四周的阴气凝结,罗宾甚至感到了一丝寒意。

    从骨牢之中,透出着幽森的光芒,泛着森森寒气,仿佛有幽魂在上方飘荡。

    在时间的推移下,裂缝变得越来越大,最终,一块碎骨脱落,掉到了地上。

    碎骨的脱落如同多米诺骨牌的启示牌一般,随之而来的是骨痂大片的碎裂,怪异的清脆声,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牙齿颤抖,心生寒意。

    片片碎骨掉落在地,气流稍微涌动,这些碎骨便荡起阵阵粉末,弥漫在空气之中。

    转瞬间,整座骨痂监牢如同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撑开,轰然塌裂,化作森光闪闪,从天而落。

    骨牢破碎,内部的一切随着寒光的消散,慢慢浮现在路飞与罗宾的眼前。

    只见布鲁克一人静坐在一张长椅之上,双眸凝神,面对着一架森森白骨钢琴,微微寒光在眼眶映射,漆黑的手骨放在琴键上,微微抖动,似乎在努力从刚刚的乐曲中抽离己身。

    “布鲁克~!”路飞见此,急忙大声的呼喊了一句,将这片静寂的世界打破。

    空气中的寒气突然汇聚,温度又回归了正常。

    罗宾好奇地打量着布鲁克的模样。

    曾经的黑风晚礼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苍白的武士长袍,从袖口处伸出的幽幽黑骨,仿佛夜幕一般的让人肃然。

    从指尖盘旋而上着一缕伽蓝的纹路,从纹路中冒着点点寒光,散发出慎人的冷气。

    露在外面的头颅似乎变得更加晶莹剔透,曾经的伤痕裂缝也已经消失不见,面骨微微透着神秘的绿光,似是灵魂外泄,映照到这个世界的残像。

    路飞的呼喊让聚精会神布鲁克微微一愣,慢慢抬起头打量了一番四周,似乎刚刚从精神的幻想中摆脱出来,还没能完美地分辨哪边才是真实的世界。

    “布鲁克?你怎么样了?”路飞再次轻声问道。

    虽然布鲁克还没有回过神来,但路飞早已经得知了了结果。

    在罗宾和布鲁克无法知道的地方,一张人物属性面板展开在路飞的眼前。

    人物布鲁克

    资质ss(+)

    体力

    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