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不好,这该死的心跳(第1/2页)
    今年威尼斯国家电影接的评委是巩利,这是四月时候,威尼斯官方宣布的。

    所以,陈芸让刁奕男抓紧时间,两个月拍完《制服》,七月送交威尼斯…

    再然后,《制服》就入围了主竞赛单元!

    妥了,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华语电影只有一部《制服》…

    陈芸已经跟延艺云打好招呼,后者则联系了吴天明,通过老吴,让巩利稍微照顾一下《制服》,不说金狮奖了,至少给个安慰奖…

    比方说评委会大奖或者评委会特别奖之类的…

    有了奖项,才好宣传,才能更好的卖版权!

    当然,陈芸不会让她平白无故的出手,肯定会有好处的!

    但是陈芸明显够不上巩利,大丰影视的项目压根就没有巩利看得上眼的,直接给钱?陈芸的所有资产加一块都不够看的!

    所以,她说了未来一定会帮着巩利量身定做一部戏…

    后者压根没放在心上,在巩利看来,她想演什么戏,有的是人争着抢着帮她量身定做!

    不过,她也给了陈芸一个明确的回答,只要《制服》质量过得去,她会竭力帮着华语电影的!

    这就够了!

    然后,9月9号,陈芸买下了一整版的《娱乐周刊》,头条就是‘《制服》擒下评委会特别奖,新导演刁奕男闪耀威尼斯!’

    为什么这么铺张,因为《制服》真的拿到了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然后直接卖了接近一百万美金的版权…

    只能说刁奕男不是什么大导演,否则绝对可以开价更高一点!

    但是一百万美金的买断已经足够了,扣除一百三十万人民币的制作成本、参加电影节的开销、必要的公关宣传费用等等,能净赚三百多万人民币,这还不包括国内的收益。

    反正《制服》已经买了厂标,随时可以上映,有着西影厂政治背书,没道理上峰能还会卡着不让放映!

    到时候院线上映,各大电视台也会买版权,还有影像版权…

    绝对是赚钱的买卖!

    坦白讲,《制服》不是很受威尼斯的待见!

    刁奕男的电影场景和贾章柯刻画场景细节和捕捉真实氛围不同,他偏向把场景营造出一种抽象性和神秘气息。

    他的主人公属于那种典型的和社会秩序及日常生活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的人,游离在现实和幻想之间的人。

    甭管《制服》、《夜车》还是《白日焰火》…

    威尼斯是什么地方?

    先锋派、文艺派集中的欧洲电影殿堂之一,你丫在威尼斯玩神秘主义,你有那帮大师玩的溜吗?

    《制服》的故事太简单了,如果拍成短片,没准能让那帮评委满意,可是做成九十分钟的电影,略显冗长…

    得亏了刁奕男之前就已经在西班牙的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亮过相,属于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重点关注的华语电影导演,再加上巩利的力荐,当然,少不了陈芸雇佣的公关团队的宣传,这才不至于空手而归!

    ……

    陈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九月十一号。

    还是他定期打电话给姐姐,陈芸告诉他的…

    陈栋倒没有什么好羡慕的,只是觉得陈芸她们去威尼斯居然没有叫上他,很不爽!

    他待在白族乡,都快与世隔绝了!

    刚开始还觉得挺新鲜,远离市井的喧嚣,重回大自然,整个灵魂都被洗涤了…

    洗的时间太长,扛不住了!

    按照戴思杰的计划,还有一个月呢!

    妈蛋,怎么熬啊…

    身理、心理都有点憋不住了!

    倒没有传说中的蠢蠢欲动,他能对谁动心?整个剧组就周讯一个女演员——演配角的那两姑娘早就走人了。

    陈栋的理想型是那种身高一米七,大长腿,S型的女人。

    简单点说,就是林志林的身材那种…

    不过他不喜欢林志林的脸,太熟悉…

    挂断电话,陈栋走出了杂货铺——这破地方打电话必须要用固定电话,手机压根没信号!

    迎面,周讯还有她的助理走了过来,看到陈栋,很自然地打招呼:“你在干嘛?”

    “…我,晒晒太阳!”

    “晒太阳?这是九月!”

    “导演说我太白了,缺少黑色素…”

    陈栋的皮肤确实有点白,面如冠玉,俊美非常,这两组词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公子如玉,当然要白一点,当然,陈栋不是那种奶油小生,他的脸很有轮廓感,既有玉的润泽,又有石的刚硬…

    但是,罗明在乡下干了两年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