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二十九章 末世的开拓者(求收藏!!)
    他是虚晃的势头,根本没用力!

    “你……”

    赵星一惊,可不等话出口,梁子道已经从他身边冲过去。

    后方还捂着鼻子的赵磊反应过来,赶紧惊恐的向后跑去。

    “你不要过来!”

    他一边大叫,一边看向赵星求救,然而赵星这用尽力的一刀可没那么容易收住,此时强行拉手,想要停下,也起码还要一个停顿的时间。

    而对于修炼者来说,一个停顿,一个眨眼,已经能做很多事了。

    到了赵磊身前的梁子道轻轻抬脚就将他一条腿踢断,接着瞬间夺过他手中钢刀。

    此时他才魂力蔓延手臂,猛的对着刚刚转身的赵星砍了过去。

    “当!”

    赵星横刀阻挡,他改为双手握刀再次狠狠地一压。

    “你不是想见识一下力量吗?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随着他用力,身肌肉猛的鼓起,魂力也如同小星河飞速穿梭,他刀下的赵星立刻露出艰难,甚至还有一些震惊。

    是真的震惊,因为梁子道此时的力量已经无限接近六层了。

    “啊!”

    知道在这么下去,他压下的力度会越来越大,赵星急忙用力向上推去,然而梁子道此时居高临下,怎么可能给他反抗的机会,口中魂语默念,一把魂刃浮现出来。

    不过就在他要控制魂刃斩下的去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些犹豫。

    这一刀下去,这青年的生死可就不知道了。

    可转念一想,他们本无仇无怨,他们就来堵截自己,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乱世之中,什么都没对错,对方已经出手,仁慈随时都可能成为死神的镰刀。

    梁子道猛的摆头。

    凝聚出的魂刃毫不留情的斩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道理是不是对的,但是他感觉,这种时候留手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

    “咔嚓!”

    魂刃斩在赵星的钢刀上,可还是慢了一步,赵星抽身而退,而且就是梁子道犹豫的一瞬间给了他机会。

    他狼狈的后滚躺在地上,可总算躲过了必杀的一击,分神看去,只见钢刀已经被砍出了一个三分一深的凹槽。

    “噗!”

    魂刃此时也落在地上,土地立刻出了一个洞。

    “好险。”

    赵星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要不是梁子道犹豫了一瞬间,钢刀必然被斩断,届时魂刃和钢刀会直接落在他身上,想想那样的后果他就更加心有余悸。

    此时看见梁子道再次追砍上来,他不由急忙后退,而与此同时,一股强横的魂力也从他手掌涌入刀内。

    “去!”

    随着他甩刀,这魂力宛如一把利剑直接从刀尖冲了出去。

    “魂术!”

    冲来的梁子道一惊,可想要躲避已经晚了,利刃直接冲进了他的腹部,这瞬间,他只感觉整个肚子都被搅烂了,腿上也瞬间温热。

    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鲜血。

    “战斗时犹豫不决,果然是大忌。”

    感觉着瞬间有些脱力的身体,梁子道的心揪了一下。

    要是普通人,受了这一下必然会直接失去战斗力,不过好在他此时灵魂强大,再加已经不止一次受过肉身突破的折磨,此时哪怕疼的有些失去知觉,却依旧快速反应过来。

    这次,他在也不犹豫,长刀倒立,对着还没来急起身的赵星就狠狠扎了过去。

    “还能打!”

    赵星眼睛瞪大,挥刀将他挡开,然而梁子道本就没准备用这方法取胜,他的目的不过是引开赵星的兵器罢了。

    随着身体失去重心的倒下,他的拳头也猛的被狰狞的恐兽笼罩,接着瞬间打在还没反应过来的赵星脸上。

    “彭!”

    两者相撞,赵星面孔瞬间扭曲,猛的碎开。

    不过并没有鲜血,只见一缕缕魂力飘荡而出,梁子道露出惊讶,却也控制不住身体直接摔在他身上。

    而不待他动,突然就感觉身下一空。

    低头看去,只见赵星的身体直接消失了!

    没错就是直接化作黑色气流消失,只留下了一堆衣物。

    “这就是逝者的死亡?”

    梁子道眼睛瞪大,看着这神奇的一幕。

    “你……你杀了赵星……”

    “不可能……不可能!”

    颤抖的声音也从身后传来。

    他转头看向惊恐的赵磊。

    赵磊接触他的目光,急忙忍着腿上的疼痛疯狂向后跑去。

    不能放他走,已经下杀手就没留手的理由。

    梁子道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去追,可刚撑起手臂就疼的再次摔倒。

    另一边,赵磊已经转身跑出一截,而然就在这时,边上的草堆里猛的滚出一个东西,猝不及防他一头撞了上去。

    “噗!”

    他心脏也跟着一阵绞痛。

    “你……”

    他缓缓抬头,就见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分男子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他手中,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已经齐根没入他胸口。

    “兄弟,你为什么往我刀上撞?”

    “为什么?”

    焦大金一脸无语,:“对啊,为什么?”

    “彭!”

    赵磊摔倒在地上。

    焦大金摇了摇头,看了眼扭头看着他的梁子道露出笑容道:“我说了是你的朋友,怎么可能没义气的逃跑呢。”

    说着,他赶紧躲下身摸了摸赵磊的身体,只可惜,什么都没找到。

    “穷鬼。”

    啐了一口,他起身向着梁子道走了过去,到了近前一看立刻整个人一愣,只见梁子道已经趴在地上没了声音。

    “道哥?”

    焦大金试着叫了一声,梁子道还是没反应。

    试探我?

    他眼睛转了转,脸上露出焦急,:“道哥啊,道哥你不能有事啊,”

    焦大金赶紧把他扶起来,手摸向他大动脉,感受到了微弱的跳动,他暗自撇了撇嘴。

    果然没死。

    再次表演了两声,他看了眼梁子道身,发现了被赵星洞穿的伤口,看了看他还没反应,不由无语“他不会不是装的,真晕过去了吧?”

    焦大金挠了挠他的笑穴。

    没反应……嗯,看来是真晕了。

    他沉吟一下,从腰间摸出水果刀,压在了梁子道脖颈上,看着天空,自顾的叹了口气:“人生自古谁无死,不是你死就我死。”

    “你肯定不知道,赵家那帮人都疯了,所以我不能冒险……对不起了兄弟。”

    ……

    今夜,是万家镇最热闹的一夜。

    当然也是最惶恐的一夜。

    白日里魂兽袭击周围村庄,所有人被驱赶进来,于是惊魂不定的人门开始构建防御,在一些逝者的组织下,防御很快就完成。

    至此,虽然还不能保证抵挡魂兽的大规模入侵,不过起码算是有了眼睛,一旦魂兽来了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集体进攻的事发生,顶多有一两头不开眼的冲过来,也很快被绞杀了。

    这也是唯一让众人感到欣慰的事了。

    到了深夜,驻守的人开始逐渐陷入沉睡和修炼。

    而此时的镇子内,一些早有准备的人却开始苏醒。

    “踏踏踏。”

    黑暗的街道上,一个人奔跑着,借着月光还能看到他身上的血迹,和标新立异的中分头。

    “呸。”

    又跑出几步,他停下啐了一口吐沫。

    “逝者一缕青烟上青天多好,也不至于弄一身的血。”

    “呸!”

    嘴里骂骂咧咧了两句,他赶紧蹲下将墙角事先藏好的衣服拿出来套在身上。

    只见这是一个由很多布缝在一起的宽大袍子,穿在身上立刻连头带脚都被遮了个严实。

    “应该看不出来。”

    道了一句,焦大金检查了一下就赶紧向前跑去。

    等到了一处三层楼外,他停了下来,不需要敲门,大门就从里面被拉开。

    “就你自己吗?”

    开门的人同样一身袍子,此时看了看问了他一句。

    “是。”

    焦大金赶紧点头道:“白日里拉人没拉到。”

    “下次早一点。”那人也不多说,冷漠的道了一句,就侧过身体,焦大金赶紧走了进去。

    一进去,他扫视了一圈,只见此时的屋子内站满了披着袍子的人影,而二楼的楼梯上,一个人也正说着话。

    焦大金往边上走了走,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也许很多人都说我们是极端者,但是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并不是,我们是开拓者,末世的开拓者。”

    楼梯上的人说的慷慨激昂,下方不少人都抬起头激动的看向他。

    焦大金撇撇嘴没说话。

    那人顿了顿,就继续道:“魂兽将所有人逼入这里,就是准备将我们圈养起来,成为他们的食物。”

    “因为很多人都发现了,魂兽吃人,可以改变自身,拥有血肉,所以大家可以想象,假以时日吞噬足够的人后,它们将如同修炼者一样,实力倍增,届时古人逝者都不会是它们的对手,我们也会永远的成为两脚羊。”

    “反抗!反抗!”

    “把魂兽都杀光!”

    下方的人传来怒吼,人影并没有立刻阻拦,约摸三四呼吸,这才压了压双手。

    声音渐渐平息,他说道。

    “没错,魂兽必须剿灭,但是现在的我们并不是它们的对手,所以我们需要自保。”

    “而自保的唯一途径,就是在魂兽发动第一次兽潮,实力大增之前,先杀掉那些注定沦为食物的普通人!”

    人群有些寂静,脸上也露出难过和悲伤。

    人影的语气也低沉起来。

    “并不是我们杀了他们,是他们自己为万家镇的生存献出生命。”

    “他们是对抗魂兽的先行者,而我们也将随后而至,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人类的生存,我们无惧于死亡。”

    “我们将永远记住他们,记住他们今日的荣光。”

    “我们,将在明日第一缕阳光下,手持复仇之剑带着人们冲出樊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