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三十二章 偷任务
    梁子道深深的吸了口气,说了声“推我过去。”

    只是等了一会并没有人动手,他转头一看,发现床边的江雪婵已经愣住,一动都不敢动。

    “咳咳。”

    他咳嗽了两声,轻轻碰了她一下道:“能帮我往前挪挪嘛?他们快挤到我床上了。”

    江雪婵脑海有些反应不过来,可看了他一眼后,还是下意识的推动病床。

    反应过来的周暮生也赶紧帮忙,他嘴里反复念叨道:“你行吗?”

    梁子道没回答,他的病床也很快就挡在了前面。

    “当当当。”

    故意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外面靠在墙壁上的李羽露出笑容。

    “他们为什么都躲进这个屋子里?”

    他看向焦大金五人,一人立刻笑着道:“我好像,听他们说这里有一个修炼者。”

    “有意思,看看是谁。”

    焦大金眼神动了动,李羽却是露出笑容,猛的走到门前一脚踹了过去。

    “彭!”

    整个大门直接倒了下去,露出了屋子里的场景。

    只见所有人都蹲在房间靠窗的角落,而最前方只站着两个人影。

    一个护士,一个医生,两人此时正扶着一张病床,在病床上,一个青年正看着他们。

    “噗。”

    看到这幅场面,李羽瞬间笑了出来,指了指梁子道,看向身后的五人道:“就是他,一个床都下不了的家伙。”

    和他一起的四人笑出声音,焦大金也是赶紧低下头干笑两声,以免被同伴发现异常。

    而殊不知……梁子道已经发现他了。

    有了魂珠的能力,这些人的实力名字一览无余。

    只是和普通人,还不太一样。

    梁子道看着最前面的人。

    道号:李羽。

    魂力:练魂二层。

    练体:练体二层。

    任务:[极端者的杀戮,屠戮人数五十。](可继承,本身任务消失)

    奖励:[战器恶刃](可继承,本身奖励消失)

    没错,此时他居然能够看到他们的实力和任务,而且还有一个可继承。

    “替换任务?还是偷别人的任务?”

    魂珠给梁子道的惊喜已经不少了,可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还特么有更逆天的。

    这也彻底解决了,他会被任务牵着走的难题。

    哪怕此时这种情况,梁子道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又看了看其他人,发现除了焦大金,他都可以继承,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压根就没任务的不算在内。

    “不错……就是可惜,这帮人的任务有些……恶心人,几乎都和那个叫李羽的差不多,极端者的杀戮。”

    梁子道打消了从他们身上试试的念头。

    在次扫了一眼,又确定了一下他们的实力,不算焦大金两个二层,三个一层。

    虽然不能下床,可应付起来,应该问题不大,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压制他们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

    不过要是有个四层往上的,凭他现在的状况就难说了。

    他看了过去,有些无奈道:“你们连医院这种地方都不放过?”

    看他如此淡定,李羽皱了皱眉头。

    不过,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很快就否定了他是逝者的可能,而要是现代人修为顶多一二层,在加还身受重伤几人绝对能应付,他心里放松不少,一步步走进屋子道:“看来你知道什么?”

    梁子道这个问题,很明显是知道他们要动手。

    他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后方的焦大金往后躲了躲。

    现在他有些后悔救梁子道了,这白痴很可能把他说出去。

    不过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梁子道话音一转,看向李羽道:“我知道你们刚刚杀了很多人。”

    李羽闻言挑了挑眉,他刚刚先入为主,此时在一听,梁子道的话,确实有两层含义了。

    不过很快,他就不在多想,缓缓抬刀道:“我们这次的目标不是你,不过你也只能自倒霉,毕竟都碰到了,也没放过的必要。”

    “杀了他,这次行动就可以结束了。”

    声音落下,他已经懒得和梁子道废话,这种敌人淡定至极的样子让他极为难受,难道他看不出,现在是谁在主导形势吗?

    心中冷哼,他钢刀当头对着梁子道劈了下去。

    “啊!”

    江雪婵发出尖叫,周暮生也忍不住闭上眼睛,彭!声音传来,屋子里有人的心都提了一下。

    而下一刻,屋子的寂静就陡然被一声惊叫打破。

    “高手!”

    李羽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压制不住的惊讶。

    他后方,除了焦大金早就知道,剩下的四个也是变得瞠目结舌。

    周暮生微微睁开一点眼睛看去,只见梁子道双手合并,将那人的长刀死死夹住。

    “娘来,空手接白刃!”

    他喘了口粗气,同样看来的江雪婵也捂住自己的嘴巴。

    “有救了!”

    屋子里那些人发出激动的声音。

    “哈哈哈,我们有救了。”

    “杀了他!”

    很快,他们就发出怒吼。

    梁子道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李羽。

    而此时他拼命的向后抽长刀,可脸憋的通红也无能为力。

    “他受了重伤,快来帮忙!”

    他只能扭头发出大吼,四个人立刻扑了上来,焦大金也同样跟上他们。

    “小心!”

    周暮生开口提醒,梁子道面无表情的向着四人看了过去。

    “杀!”

    一道声音出口,对面的四人神色一变,只是警惕的看过去,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在使诈!”

    为了稳住心神,一人手下速度更快。

    不过就在他要接近的时候,突然猛的感觉到不太对劲,只见梁子道身后的人都惊恐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一个个比见到他们的时候,还要恐惧!

    “不对,绝对是诈我!”

    心中冷哼一声,他瞬间扭头看去,然而却是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跟在他后面的四个同伴有三个都被血淋淋的尸体掐住脖颈,只有一人茫然的站在原地。

    “这是……”

    他有些懵,而下一刻,就见一个无头尸体从门外冲到了面前,接着自己的脖颈被瞬间扣住。

    “咕噜……”

    他喉咙发出声音,身体也拼命的挣扎,然后却发现,本来普通的尸体,此时居然坚硬无比,根本挣脱不开,更主要力量也大的出奇,很快,他因为无法呼吸昏死过去。

    彭彭!

    “散!”

    当梁子道的声音传来,这些尸体瞬间松开手,和他们一起倒了下去。

    “你到底是谁啊?”

    仅剩的李羽发出崩溃的声音,看样子差点就要哭出来了,此时松开长刀就拼命后退,而很快他就发现了呆在原地,唯一没有被伤害的梁金。

    “梁金,快跑!”

    他一声大吼,抓着他就要往门外去,然而手刚碰到他的身体,他口中的梁金就一把抓住他,钢刀也直接穿透他腹部。

    “你……你们……”

    李羽艰难的开口,焦大金没理会他,看向床上的梁子道说道:“又被你坑了。”

    尸体没袭击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梁子道已经认出他来了,只是一时间,他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开心吧?

    杀了赵家这些疯子,肯定要有大麻烦了,不开心吧?

    刚刚梁子道催动尸体的实力,起码在四层左右,对他动手,他一样必死无疑。

    “彭!”

    将李羽的尸体推倒在地上,他抬头看向屋子里看着他的众人叹了口气。

    “为了救他们至于吗?”

    他话说出来,屋子里的人立刻露出愤怒。

    一个人更是指着他道:“杀了他,他刚刚也动手杀人了。”

    “对,你以为杀了一个同伴就能放过你吗?”

    “修炼者,你千万不要被他蒙蔽啊!”

    屋子里的普通人越来越愤怒,所有人都冰冷的看着他。

    焦大金露出冷笑,双手叉腰道:“劳资要是真动手了,你们有机会进这个房间吗?”

    “呵呵。”

    那些人冷笑。

    这是梁子道却是抬手道:“都出去。”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是一愣,可此时他俊然已经成了主心骨,一帮人都以为他生气了,赶紧默不作声起来。

    梁子道也知道他们误会了,皱了皱眉头看向周暮生道:“你先带他们去另一个屋子,我有话跟他说。”

    “好。”

    周暮生看了两人一眼,点点头劝说大家走了出去。

    房门关闭,梁子道这才放松下来,只见他额头冒汗,大口喘着粗气,腹部也快速被鲜血浸透。

    “这么严重吗?”

    本来对他恨极的焦大金一愣,抬步走了过去。

    “肠子都被搅烂了,靠着魂力续命你说呢?”

    梁子道送了他一个白眼,赶紧调整了一下释放魂术所动荡的魂力,这才把伤口再次封住,艰难躺下他露出苦笑道:“小瞧了这魂术的威力,要没你我真死在山上了。”

    “哎,停,”焦大金做了个停的手势,一屁股坐在床边道:“我知道你要感谢我,但有这功夫,你不如祈祷一下那魂术没打在你下边。”

    “滚吧。”

    梁子道翻了白眼。

    就知道这玩应没好话。

    焦大金撇了撇嘴,可很快就低头道:“今天晚上,整整五个队伍行动,医院的场面你看到了,估计明天整个万家镇都要血流成河,所以我劝你别掺和其中。”

    梁子道看了他一眼,沉思一下就笑着道:“你既然不想杀人,怎么不把这五个杀了,以你的实力这不难吧?”

    “我为什么要杀?”

    “你是活人,所以在乎生命,而我本就是死人,所以我更在乎自己的生命,为了他们得罪赵家我觉得不值得。”

    “只是……没想到又被你拖下水了。”

    焦大金叹了口气,一脸祈求道:“你本就杀了赵宇飞的哥哥,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现在在杀这几个也无所谓,可我求你,看在我救你的份上,被赵家处决的时候,千万别把我供出来。”

    “放心吧。”

    梁子道闭上眼睛不在说话。

    焦大金也叹了口气,又墨迹了半晌,他看向一直不出声的梁子道:“你伤这么重真要保他们?今天晚上可没那么容易结束。”

    “一共也没剩多少人了,再说,你让我现在这样子去哪?”

    焦大金沉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