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七章 种田流?美食流?
    男子的呼吸浓重,却没有声音。

    这时,项兮寒也从屋子走了出来。

    漂亮的脸蛋还挂着冰冷,一双修长的腿迈动,观察起屋子的其他地方。

    露出一只眼睛盯着她的男子,缓缓扬起手中的斧头。

    ……

    “噜噜噜”

    然而这时,屋子外,突然猪叫大作。

    他压下动作,抽身退了回去,微微侧过目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就见梁子道插着兜缓缓走了过来。

    “该死的梁子道,就差一点!”

    他眉角跳了跳,露出一抹记恨。

    想着女警被扒光后不着一缕的身体,该是多么完美,他露出些许急迫和冲动,心里也有种猫抓似的感觉。

    而梁子道并不知道,屋子里有两个人察觉他的到来。

    本来他是不想过来的,可实在担心项兮寒出问题,这才过来看看,此时到了门口,看着同样正看过来的她,微微挑了挑眉梢。

    “胆子还挺大。”

    项兮寒的年龄应该并不大,顶多二十四五岁。

    而此时看到梁子道,她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松,这种场面,要说不害怕是假的,不过她还是板着脸道了一句:“别进来。”

    说着,她出再次观察起屋子的场景。

    梁子道撇了撇嘴,大概扫了眼大厅,转身道:“你说,侯三死了,他家猪怎么办?”

    项兮寒没有回话,梁子道看着它们实在可怜,虽明知道不如饿死的好,毕竟它们有变成魂兽的可能,但还是用缸里的食物喂了喂。

    小猪崽们欢快的吃了起来。

    屋子里,项兮寒没回答他这个毫无用处的问题,检查了一遍客厅后,向着右侧的屋子走去。

    侧身进去看了一眼,只见这屋子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并没有别的东西,她没进去,转身出去。

    到了院子,看着喂猪的梁子道她翻了个白眼,将屋门关闭道:“你知道,你现在在破坏现场吗?”

    走到不说话的梁子道身边,她将文件夹展开道:“你之前为什么会来养猪场。”

    “买猪啊。”

    梁子道眨了眨眼睛。

    项兮寒的动作顿了顿,可还是记了下来,然后看向他道:“我要去见你们村长,在打听一下侯三的情况。”

    “没问题。”

    梁子道将最后一点食物喂完,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此时右侧屋子里,那人也从床下爬了出来,半蹲着看着两人离开,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梁子道,管闲事可没有好下场。”

    他声音落下,一抹文字雾气也悄然在他眼前浮现。

    [当你踏入深渊,就已经无法回头,唯有一直的走下去。]

    [任务:杀掉梁子道和女警。]

    [奖励:悟性丹]

    “悟性丹?”

    人影激动的笑了出来。

    因为项兮寒没有让梁子道进屋子,他也就没发现尸体的诡异,所以也就这么和凶手擦肩而过了。

    不过,总算阴差阳错的救了她一命。

    街道上,两人并肩而行,项兮寒也不知道哪来的问题,一路上问个不停,梁子道有一句每一句的回复着。

    实际上,此时他已经察觉,这件事并没有引起警方的重视。

    凭借项兮寒很可能查不到凶手,所以,他在琢磨着有没有别的办法。

    等两人来到村长家里,村长极为不乐意的接待了两人,不过除了他自己,别人都没有露面。

    从他开始紧张的表情,到听到是侯三的事明显松了口气,梁子道知道他家里应该有逝者回来了。

    项兮寒明显也有些察觉,可却并没有多问,逝者回归这件事,上面一直没有下达文件,所以她并不多管。

    只是问了一些候三的情况,在对方展露不耐烦之前,两人就离开了。

    站在街上,项兮寒看着手中整理的线索有些无奈。

    要在以前,通过调查走访和分析,差不多就能锁定目标,可现在却是比较困难了。

    “希望不是古人吧。”

    叹了口气,她看向梁子道,说道:“我……需要一个地方整理一下资料,然后在走访一下,你能帮我找个地方吗?”

    也正想着事情的梁子道一愣,接着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直接说要去我家不就完了。

    “走吧。”

    虽然是女警,可也是个姑娘,在这村子人生地不熟的,而且现在也是形势诡异,他就当支持工作了。

    两人回了梁家,梁父梁母赶紧热情招待了一下,项兮寒也丝毫没有架子,直接叫叔叔阿姨。

    让她在自己屋子工作,梁子道一家人在客厅坐了下来。

    梁父看了看关闭的屋门道:“查出来了吗?”

    “没有。”

    啃着苹果的梁子道摇了摇头。

    “就她自己过来,一点专业设备不带,怎么查。”

    梁父梁母点了点头,看了眼梁子道的爷爷道:“刚刚她好像看出来了。”

    “我爷气质在那呢。”

    “臭小子,胡说什么。”

    田母打了他一下。

    梁子道摊摊手道:“放心吧,她不管这事。”

    闻言,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梁兴振就开口道:“对了,你出去的时候,你父母,还有奶奶也修炼出了魂力,和你情况差不多,而且也出现了你说的那什么属性。”

    “啊!”

    梁子道一惊,接着赶紧问了问。

    三人的属性和他差不多,一开始都是炼魂,练体一层,不过他父亲的悟性居然是闻头道尾,明显比他的朽木不雕强不少。

    ……

    这就不免有些尴尬了。

    儿子给您丢脸了。

    至于别的都差不多。

    不过,有一点不同,三人一样没有那个问号。

    梁子道心中不免惊疑一阵。

    片刻,他抬头看向明显硬朗不少的奶奶,还是露出担心道:“你们的任务是什么,我帮你们做?”

    闻言,奶奶露出笑容道:“奶奶这个简单,只要你或者你爸妈能有人突破炼魂二层,就能得到一颗十年寿元丹。”

    “寿元丹!还有增加寿命的东西?”

    梁子道眨了眨眼睛,不过很快就笑了出来,这东西对老人确实有大用,他拉着自己奶奶的手保证很快突破。

    梁父也开口道:“我这个是说,需要自给自足,种出足够的粮食,奖励五十枚魂果。”

    种田流?

    梁子道点点头,看向母亲。

    田母笑着道:“我是研究出五十种美食,奖励一颗聚魂丹。”

    这是……美食流呗?

    梁子道瞪大眼睛,烟雾文字的任务机制有些意思了,是根据自身而定的啊。

    所以,为毛我这这么凶残,不是打人家猪,就是调查凶杀案?

    我不该是才子流吗?

    ……

    心里吐槽归吐槽,但是父母这些任务没有危险,他也跟着松了口气。

    而这时,梁兴振也看向他道:“你的任务是不是和候三的死有关?”

    之前他没想到,可等梁子道的父母奶奶也有任务,他就猜到了一些。

    梁子道也不瞒着,点了点头。

    闻言,家里人都露出担心,一个个叮咛起来,梁子道自然是赶紧保证肯定不会出事的。

    ……

    项兮寒这一研究,就是整整一个下午……

    梁子道抽空去看了看,发现她居然把村子的人口信息都带来了,正一个个推敲呢。

    眼看天色渐晚,梁子道不得不提出开车先送她回去。

    “我还不能回去。”

    不过,她居然拒绝了。

    坐在椅子上的项兮寒转身看向梁子道,一脸严肃道:“我有预感,他还会动手,为了保护村民的安,我决定晚上在侦查一下,这样万一有情况也能够第一时间阻止。”

    “阻止个毛线……啊。”

    他没敢说,就凭你三个字。

    可哪怕如此,项兮寒俏脸还是一沉,瞪着眼睛,轻轻掰掰手指。

    梁子道语气一顿,干笑道:“我的意思是,就算他动手,你也不知道他的目标,所以根本没法阻止。”

    “倒不如,你先将证据带回去,看看能不能对比一下指纹啊什么的,赶紧锁定一下凶手。”

    “采取指纹需要专业设备和人员。”

    “那你就回去让个专业的来。”

    梁子道忍不住捂住额头。

    “那他要是能来,哪还轮得到我!”

    项兮寒显然也有些生气,将手里的笔扔在桌子上,转身背对着梁子道。

    此时她心中也极为委屈。

    她以前做梦都特别想查案,可一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有了,还整个世界都乱套了,她又一筹莫展,一时就有点想哭。

    梁子道也没想到,她刚刚还好好的,可怎么就突然转身哭了呢?

    “你是警官啊好不好,哭鼻子像话吗?”

    看着悄悄抹眼泪的人影,他叹了口气。

    可能最近世界变化严重,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吧。

    不在多说,他转身道:“那你继续吧,一会我叫你吃饭。”

    转身出了屋子,四个人影眼巴巴的投来目光。

    “怎么了?”

    梁子道露出疑惑。

    “儿子,你配合她一下就是了,别跟她拧着来。”

    “对啊,人家是警员,得罪了没好处。”

    “不是,我没想得罪她……唉。”

    梁子道想和他们解释,可最后还是没说话。

    等父母做好了晚饭,梁子道这才去叫她,她也是感谢了一番,还不好意思的付了些钱。

    不过被拒绝了。

    大概她也觉得钱没大用,所以田母拒绝之后,她也没坚持。

    吃过东西,她就再次回了屋子,梁子道在院子站了一会,抬步向外走去。

    既然不能把希望寄托于别人身上,那就还是要靠自己。

    而靠自己,想要分析出凶手,无疑同样困难,不过,并不妨碍他改变一下思路,查不出凶手,就盯住他可能下手的目标,等着他自己暴露。

    梁子道思绪落定,为自己的聪明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到了门口,他又微微一顿,接着扭身回了厨房。

    目光扫视,他将菜刀拿了起来,偷偷看了眼屋子外,看没人发现,将它别在了身后。

    离开家门,他就直奔村子后面的山峰,如今身体素质提高不少,所以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山顶。

    此时站在他的位置,笼罩在夕阳下的镇子,和前方的小河都一览无余。

    只可惜,他并不是来看景色的。

    “马上就天黑了,希望他不要晚上才出来。”

    虽然感觉自己视力提高了不少,可要想在黑夜看到人,还在这么远的距离,几乎不可能。

    所以祈祷这个人会在天黑前出现吧,

    随意找了个大点的石头,梁子道坐下等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