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十三章 收徒吗?
    踏进家门,梁子道正准备猫进自己的屋子试一试魂晶的效果,家里的大门就再次被敲响。

    他走过去开门,只见刘队和项兮寒正站在门口。

    项兮寒和他打了个招呼,接着介绍了一下中年人。

    “这位是我们所长,刘鹏。”

    “你好。”

    中年人伸出手掌,梁子道握了过去。

    “你好。”

    两人打过招呼,只是中年人并未松开,反而手掌越来越用力,梁子道的眉头紧了一下。

    “试探自己吗?”

    看了眼依旧眼带笑容的刘鹏,他轻易摆脱了他的手掌。

    刘鹏露出一抹失望。

    不过很快,他就将表情掩去,笑着说道。

    “这次的事情,项兮寒已经都说了,还要多谢你的帮助。”

    “应该的。”

    梁子道不瘟不火的答了一句。

    就冲他的试探,梁子道对他的印象就不好。

    刘鹏顿了顿,接着继续道:“本来我是想给你一个见义勇为奖,可想一想,你现在也不会在意。”

    “奖励就免了,换个人,在那种情况都会这么做。”

    “哈哈哈。”

    刘队发出笑声。

    他看了眼屋子里,又继续道:“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梁子道貌似猜到了他想做什么,直接摇头道:“修炼的事,梁子道无能无力,您还是找别人吧。”

    说着,他果断要去关门。

    边上的项兮寒赶紧顶住大门,有些祈求道:“梁子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就帮帮我们,我们和魂兽战斗已经牺牲很多人了,如果能修炼,至少可以牺牲的更少。”

    边上的刘鹏没有说话,梁子道露出一丝犹豫。

    不是他心软。

    他们说出别的用途,他都不会在意,可击杀魂兽……这件事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他们非要做的,可他们依旧义无反顾。

    这是一种无私和大义,应该值得钦佩。

    只可惜,确实不能教。

    他再次抓向大门。

    这次两人都着急了,刘鹏咬了咬牙道:“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教我们修炼,我们也可以帮你。”

    “帮我什么?”

    “一切不违规的事。”

    刘鹏开口道:“看来你是个重利益的人,那我们就谈谈利益,你应该知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得到修炼方法并不难。”

    “而如今虽然事态发展的有些剧烈,可规则依旧还在,相对来说,我们互相帮助,是很正确的选择。”

    “噗”

    看着说的一字一句自以为是的刘鹏,梁子道被气的差点笑出来,这些年在外面他确实看中利益,可这件事,是利益能解决的?

    就算能解决,他口头的一点蝇头小利也不够吧?

    不过既然他说了,梁子道当即反问道:“你们觉得你们得到修炼方法很简单?”

    两人张了张嘴。

    梁子道撇嘴,继续道:“所有修炼方法都掌握在逝者和其亲近的人手中,现在你我关系不明,我敢给你?”

    “不止是我,没人敢给。”

    梁子道说的很肯定。

    今天在楼顶他才明白,逝者确实没干什么,但是他们已经在进行自我保护。

    不然不可能一起观看刘鹏他们对高家的行动。

    所以,他不能给,可以说他没大义,也可以说他白受了教育,可就是不能。

    因为,一旦给了他们这个力量,这力量就随时可能作用在他或者他爷爷身上。

    毫无意外,那时的他们只是规则,更不会有感情。

    梁子道不在多说,留下茫然的二人关门走了进去。

    进了屋子,父母立刻走了过来。

    “子道……”

    梁母看向门口露出犹豫。

    梁子道摆摆手道:“为高伟来的,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

    一家三口松了口气。

    梁子道回了屋子,就将刘鹏他们抛之脑后。

    昨天突破,两颗魂晶的力量还没吸收。

    此时,他取了一颗,在床上盘坐,开始吸收里面的魂力。

    昨晚突破之后,他吸收的速度又快了不少,感觉这突飞猛进的魂力,他不由露出笑容。

    “越来越强了,要是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炼魂三层。”

    “不行,不能着急突破,要把体术先弄出来。”

    想到这个问题,梁子道就有些头疼。

    他不能再去杀人吧?

    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增加白珠子的力量?

    一天的功夫转眼即逝。

    晚上,梁子道缓缓睁开双眼。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魂力,发现已经从刚刚突破炼魂二层,到了一成半的力。

    低头看了眼魂晶,只见颜色淡了一些,可还有力量。

    “比自己吸收魂力快了近百倍吧?”

    伸了个懒腰,他又调出文字看了一眼,发现依旧没有任务。

    “还没有?”

    他露出失望,摇了摇头,起身向外面走去,此时母亲已经做好了晚饭。

    相比于之前,可以说味道越来越好了。

    而另一边,他奶奶也在他突破之后得到了一颗寿命丹,上午就在爷爷的陪同下服用,气色越加红润。

    一家四口等了一会,差不多一刻钟,梁兴振就回来了,不过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看着他背后跟着的人影,一家人却都有些诧异。

    “她怎么还没走?”

    梁子道的眉头皱紧。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一道烟雾文字就从他眼前浮现出来。

    [项兮寒察觉到了力量的重要性,并没有放弃,她依旧想要修炼。]

    [任务:调教她成为你的徒弟,传授魂法和心得。]

    [奖励:一个天赋不错的徒弟,悟性丹*1]

    梁子道:“???”

    啥意思啊?

    收徒吗?

    梁子道一脸懵圈,梁兴振已经带着她坐了下来。

    “我一回来就见到项警官在外面,你们怎么不让她进来。”

    梁兴振看向家里人,一家三口茫然的摇了摇头。

    “子道?”

    看着失神的梁子道,他叫了一声。

    “啊?”

    梁子道回过神来,摇头道:“我刚刚在修炼,没有注意外面。”

    他侧目看了眼盯着他的项兮寒,无视了她眼里的好奇。

    “不是都说了,不教你了吗,你怎么还不死心?”

    看着有些蛮横不讲理的梁子道,项兮寒有些无奈,叹息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宣扬出去。”

    听她依旧没抓住事情的重点,梁子道没有说话。

    项兮寒却是看向梁兴振道:“梁爷爷,我听说您也当过兵士,您能理解我们的心情,修炼对于我们真的很重要……”

    梁兴振也不傻,立刻明白了刚刚二人谈话的意思,轻轻抬手制止了她道:“你和子道谈吧。”

    “吃饭。”

    梁兴振一说完就拿起筷子,梁子道一家人吃了起来,田母看着尴尬无比的项兮寒赶紧给她夹了点菜道:“项警官,你先吃饭,吃完了在跟子道好好谈。”

    “谢谢阿姨。”

    “不客气,快吃吧。”

    项兮寒勉强露出笑容,拿起筷子小口吃了起来,小眼神也不时的喵向梁兴振。

    这次她是主动留下来想办法的,而且本来她也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梁兴振身上,可老人此时的态度让她有点害怕。

    她又偷偷瞄向梁子道,只见他正大口吃着,一脸的没心没肺。

    还是想办法劝劝他吧。

    而另一边,别看梁子道没什么表情,可心里也快速思索了一下。

    其实教项兮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保证她不会外传,不会弑父。

    别问为什么是父,不是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越说越变态了,但是他绝对是纯洁滴,变态的是这个任务。

    怎么特么突然就调教了???

    ……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爷爷奶奶相继离去,梁子道刷了刷碗。

    项兮寒为了充分的表现自己,也凑了上来。

    洗洗涮涮了十分钟,梁子道也一句话没说,她开口,也是冷冷淡淡的回复着。

    任务是任务,他是他,任务出来了,可怎么教,什么时候教,甚至教不教都是他说了算。

    甚至梁子道还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实验一下,不做这个任务,会怎么样。

    是一直存在,还是同样会出现别的任务。

    可这个悟性丹,它是个好东西啊,起码能提升不小的修炼速度。

    ……

    等离开了厨房,梁子道就回了屋子,看着还跟着他的项兮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要休息了,你跟来干嘛?”

    项兮寒看了看四周,小手指轻轻的攥了攥,:“那我怎么办?”

    “问我妈。”

    “不是。”下意识的道了一句,梁子道就转身打量她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答应,你就住下了呗?”

    “不不不。”

    项兮寒急忙摆手,走进屋子道:“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如果你不答应,我明天一早就走。”

    梁子道思索了一下,向着屋里走去。

    项兮寒抬步跟在他后面。

    “梁子道……”

    她开口,梁子道轻轻抬头。

    看她张着小嘴停了下来,

    收回目光,他问道。

    “你是哪人?”

    “妫城人。”

    项兮寒赶紧回答。

    “哦。”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没想过回去?”

    “想了,甚至也走了,可是马梁山上有一股魂兽群,过不去。”

    马梁山是通往妫城的必经之路,梁子道点了点头。

    想着劝说要有诚意,项兮寒犹豫一下还是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和妫城的人取得联系,只是出去的同事都没有在回来。”

    梁子道颔首,转头看向她道:“其实,我也不是不能教你。”

    “真的!”

    项兮寒露出激动。

    梁子道摆手道:“但是我只能教你,而且你也不能外传。”

    “这……”

    项兮寒露出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修炼同样可以帮忙,当即就点头道:“没问题。”

    梁子道看着她没有说话。

    项兮寒眨了眨眼睛。

    梁子道:“这就完了?我白送你个修炼方法呗?”

    他有点无语。

    项兮寒也有些尴尬,不过却大大方方道:“那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