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十五章 任务保护先祖降临
    灰泽是谁?

    它是一头驴,一头梁子道爷爷从魂域带回来的驴。

    “师父,它是魂兽?”

    路上,项兮寒看着后面安静跟着的小灰驴也露出诧异。

    “应该是吧,我爷爷带回来的,不知道。”

    项兮寒好奇更浓。

    “魂兽都充满残暴才对,可它看起来好像很温顺。”

    “温顺吗?这驴可坏了。”

    “昂噜噜。”

    小灰驴,嘴唇碰撞发出叫声。

    “师父,它好像能听懂你说话,它有点鄙视你。”

    师父这两个字,项兮寒已经越叫越顺口,梁子道瞪了她一眼,:“闭嘴好吗?亲。”

    “好的呢,亲。”

    梁子道收回目光,转头静静走路。

    “你的任务是探查花儿镇周围,也就是说,我们要查看四个方向,而且根据我的经验,我们还必须得找到魂兽。”

    “嗯。”

    项兮寒不在逗弄自己师父,认真的点点头。

    梁子道咧嘴一笑。

    “放心师父保护你。”

    他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崭新的菜刀,摸了摸又放回去道:“带枪了吗?”

    项兮寒犹豫一下,还是将左轮拿了出来,梁子道瞥了一眼,:“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开枪。”

    “知道。”

    项兮寒露出放心的神色,把枪放了回去。

    ……

    接下来,两人用一个上午,将村子东边绕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至少附近还没有魂兽的痕迹。

    下午,两人开始查看南边。

    同样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却路过了一个村子,村子极为安静,两人没有停留,直接离去。

    晚上,两人一驴才回去。

    吃过饭后,一家带着项兮寒聊了会天。

    夜里,梁子道琢磨在三,还是将体术传给了项兮寒。

    之后,两人修炼了一会体术,直到满身大汗的没了力气,这才一前一后的洗了个澡。

    因为她现在住的客房没有洗澡间,所以只能从梁子道的屋子洗,等她浑身贴着薄薄的睡裙走出来,还是有些尴尬。

    “师父,我回去了。”

    轻声打了句招呼,她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梁子道看都没看她。

    不是不感兴趣,他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可她是自己徒弟,这条线,现在不适合跨过去啊,不然多尴尬。

    梁子道开始认真修炼。

    这次他把另一块魂晶取了出来。

    “吸收完这块魂晶,应该能将魂力提升到四成。”

    吐了口气,梁子道开始吸收其中的力量。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魂晶被他吸收完,魂力不出意外的到了四成多一点。

    问了问项兮寒的进度,她也是积极汇报。

    可梁子道却被她吓了一跳。

    一夜时间,她居然有了百分之一的进步。

    这可太恐怖了。

    要知道,他是一路靠着奖励,和圆珠子才这么快,可项兮寒靠自己修炼,一夜时间,跟他当初吃一枚魂果差不多。

    这……上哪说理去?

    “唉,我要是不努力,这徒弟躺着就能超越我了。”

    “师父,魂域融合才五六天,你怎么突破到的二层?”

    看着唏嘘的梁子道,项兮寒也有些咂舌师父的天赋。

    她要是这么修炼下去,得整整三个多月才能突破,自己师父这才几天啊。

    “多做任务就突破的快了,我做了一百个任务了。”

    撒了个谎,梁子道不等她多问就拍了拍她肩膀道:“吃东西,今天查看西边和北边。”

    “明白。”

    项兮寒此时已经和刘队沟通过,知道她能修炼,特地让她学成在回去。

    所以她也不多说,闷头开始吃饭。

    吃过了东西,两人一驴就再次出发了。

    先向西走,未多远就到了万家镇,两人直接绕开,然后继续向前,午时又顺着山路向北而去。

    其实说起来,花儿镇四方,只有北方最荒芜,基本就是连绵不绝的大山,老人给它取名叫冒头山。

    什么意思倒是不知道。

    两人踏入冒头山的范围,就能感觉到林木茂密,等又走了没多远,终于发现了魂兽的痕迹。

    当然也不确定是魂兽。

    这是一处干枯的河道,隐约能见到碎石和不少杂草,而就在这干枯河道的两侧,却有不少半米宽的空洞,显得很不正常。

    “停下。”

    梁子道将项兮寒拦了下来。

    不过,还没等他分析一波,小毛驴就踏踏的跑了过去。

    “嗖!”

    一个空洞里,黑影一闪即逝,然而它快,小毛驴更快,张嘴一咬就把它叼在嘴里,轻甩一下就吞了。

    “吱!”

    项兮寒的惊叫,和怪物的惨叫一起响起。

    “天啊!那是老鼠吗?”

    “是也是变异的老鼠,得有狗那么大了”

    梁子道挑了挑眉梢说道。

    “吱!”

    其他空洞里也传来响动,甚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梁子道急忙拉住项兮寒后退。

    “灰泽,走!”

    他对小毛驴发出大喝,小毛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可像是想到了什么,还是扭头向他跑去。

    两人一驴快速离开了这个位置。

    等走的远了,梁子道这才拿出一张地图勾勒了下来。

    “花儿镇,向北帽儿山河道,黑色鼠兽。”

    他记录完,微微一顿,又写下了数量大于一百的标记。

    刚刚虽然没有往里走,可从外围的空洞数量就能看出来,起码过百,前面甚至更多!

    ……

    二人一驴,离开这里再次出发,用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了一处小瀑布。

    说来,以前梁子道也来过这里,可看到的只是普通切断的山崖石,此时却已经有款款水流落下。

    梁子道怀疑,魂域融合,改变的不止有生物树木,可能还有地形。

    “师父,有声音!”

    他思索间,项兮寒的声音就突然传来。

    此时的她并没有穿制服,更显得青春活力,梁子道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注视的方向,微微凝神同样听到了动静。

    “过去看看。”

    梁子道走了过去,两人跳过水流,到了一处石头后面,探头一看却忍不住一愣。

    只见,一二百米外,一个青年正在一处空地上和一群类似蜥蜴的怪物战斗着。

    这些蜥蜴极其恐怖,不仅直立奔跑,三指的爪子也如同尖刀。

    此时围着青年,就如同见到了最美味的食物,嘴里不断低落着淡绿色的液体。

    而那青年竟然不慌不忙,手中铁棍被舞的虎虎生风,没一会就有两只怪物和脚下的七八个尸体混在一起。

    “他是……花儿镇的人?”

    项兮寒看向梁子道露出好奇。

    梁子道深深的吸了口气。

    “高峰,高伟大爷爷的孙子。”

    就是那天在楼上质问梁子道的那个老者。

    “他好像很强。”

    项兮寒不知他心中所想,却忍不住咂舌。

    梁子道点了点头:“高建要比爷爷先回来,而且看样子他是在做任务。”

    “走吧。”

    没有停留,两人悄悄离去。

    此时的梁子道,并不想在跟高家起冲突,而且他和高峰本就不一起玩,不过因为是邻居,经常会和他父母说话罢了。

    其实在一个村子里,一般大孩子,都是看不上小孩子的,小时候不一起,大了各自上班上学,自然也就不熟悉了。

    离开了这里,两人再次搜索了一阵,到了晚上这才大概走了一遍。

    最终他们在冒头山共计发现了七种魂兽,有像鼠怪和蜥蜴一样群居得,也有不少单独的,当然也许还有更多,不过两人没向更远的地方走。

    因为项兮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奖励,自然也到了。

    两人实验了一下,发现这个叫斩魂的魂术,可以凝聚出一道魂刀,半人粗的大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切断。

    项兮寒还是挺孝敬师父的,直接把魂术告诉了梁子道,他也是丝毫不客气。

    咳咳……虽然不求回报,可徒弟有心他很欣慰不是。

    没白爬了两天的山。

    此时他已经掌握了三种魂术。

    归魂,野猪冲撞,斩魂!

    ……

    二人回到家,吃些东西后,就又各自修炼,梁子道依旧是先练习一下体术。

    不过才打了两遍,他眼前就突然浮现出一道烟雾文字。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你的三位爷爷和梁家所有逝者,已经准备召唤祖先降临花儿镇。]

    [任务:保证梁家先祖的降临。]

    [奖励:魂晶*2]

    “踏踏踏。”

    梁子道还没回过神来,项兮寒就一脸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看着他道:“师父,我有任务了。”

    “你也有?”

    梁子道心里一动,项兮寒点点头道,

    “保护你的先祖降临。”

    两人真是一样的,梁子道看向她道:“什么奖励?”

    “一个叫魂晶的东西,三颗。”

    “……”

    三颗?

    同样的任务,为毛比我多啊?

    梁子道翻了个白眼,不过稍微一思索,就猜到了一种可能,同样的任务,奖励会因为实力的不同而发生变化。

    也可以理解为难度。

    现在的项兮寒才炼魂一层。

    “吱。”

    这时客厅的大门也被推开,而且果然是爷爷梁兴振。

    老人走进来就道:“子道,跟我来。”

    “一起来吧。”

    知道爷爷还不知道任务的事,梁子道看向项兮寒。

    她点点头,到了梁子道身边。

    梁兴振看了一眼,没有多说,带着两人出了家门,踏上街道,他向着南边的一处梯田走去。

    在这北方的山村,所有田地都是从山脚一块一块的开垦上去的,远处看就如同一处阶梯。

    两人跟着梁兴振顺着梯田边的小路走了十分钟,他这才开口道:“知道这里是哪吗?”

    “来过,梁家坟院。”

    “没错。”

    梁兴振点点头,突然略有感慨道:“只有当一个人站在这里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梁子道若有所思。

    项兮寒紧张的跟在他身后道:“落叶归根吗?”

    “这么理解,也没错。”

    梁兴振看了她一眼。

    她好像特别怕梁子道的爷爷,乖宝宝似的点点头。

    “走吧,大家应该都来了。”

    梁兴振加快了脚步。

    梁子道却还有些疑惑。

    他一边走,一边看向自己爷爷说道:“爷爷,为什么先祖需要召唤?”

    梁兴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又看向项兮寒。

    原来两人都知道了?

    梁子道看见他的眼神,赶紧说了一下任务的事。

    “你们的修炼果然神奇。”

    梁兴振感叹了一句,并未在这件事上多说,而是回答梁子道的问题,思索了一下,他开口道。

    “人命不过百多年,时代却有千年更替,你觉得后辈记得的又有几人?”

    梁子道摇了摇头:“很少。”

    他没说谎,至少他是只知道自己爷爷的,连爷爷的父亲都不知道。

    至于家谱,反正他家是没有的。

    “我能回来,是因为你们还记得,他们同样需要。”

    “明白了。”

    简单易懂。

    梁子道颔首,三人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