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十七章 不皮、我就是有点秀
    “高峰,咱们从小玩到大,你现在要动手?”

    梁蒙看着高峰并没有着急动手,脸色有些难看。

    “没得选。”

    高峰轻描淡写的道了一句,向着两人走了过去。

    他们三个年纪相仿,所以算熟识。

    “好!”

    既然要动手,梁哲也没了隐忍,一声大喝,就和高蒙一起向他冲了过去。

    然而就在两人近身的时候,高峰突然出手了。

    只见他不退不让,直接用棍子对着梁蒙的头砸了下去。

    这一下速度快到极点,众人甚至没有看清,梁蒙更是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彭!”

    铁棍打在他头顶,鲜血挥洒出来。

    梁蒙的身体瞬间摔在地上,捂着脑袋发出一声惨叫。

    “梁蒙!”

    梁哲眼皮一跳,就想过去扶他,然而还没靠近,就直接被高峰一脚踹飞出去。

    场间,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就打完了……

    “好……强!”

    梁行吞了一口口水。

    梁子道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上次在冒头山就看出高峰实力不俗,却没想已经突破了炼魂二层。

    ……

    “哈哈哈,高蒙,你也不行啊。”

    “是啊,你们梁家的两个最厉害的高手,连峰哥的一招都接不住。”

    “噗。”

    高家的四个青年笑的前仰后合。

    剩下的高奎和几个中年人眼中露出一起不忍,可还是很快隐去。

    “走。”

    高奎从他们三人身上收回目光,向着黑光而去。

    “怎么办道哥。”

    梁兴忍不住的吞口水。

    项兮寒也皱紧眉头,向他靠了一步。

    “挡住他们。”

    梁子道沉声道。

    不管对面多厉害,此时也不可能让他们这么过去。

    他亲爷爷可在后面呢。

    只是他心里也祈祷,这些老人家赶紧从这种状态出来。

    而迎面走来的高家人看着还挡在眼前的三人,都是露出冷笑,尤其看着差点抖擞的梁行更是嘲笑道。

    “害怕?害怕就赶紧滚,别等着我们动手。”

    “梁子道,你以前不是挺厉害的,有本事别跑,看我不给你牙打掉。”

    “啧啧,小女警,你别瞎管闲事。”

    ……

    各种声音扑面而来,梁行面目涨红,项兮寒有一丝丝紧张。

    而梁子道却是面无表情。

    现在这种场面,嘴炮没用,得凭实力。

    而只要他们里面没有别的二层之人,那还有一战之力。

    众人越来越近,三人丝毫不让。

    前方的高奎压抑的神色已经持续很久,此时像是再也忍受不住,几乎是咬着牙齿道:“梁子道,你告诉我,高伟是不是你杀的?”

    “我杀的。”

    梁子道还没来得及说话,项兮寒的声音就率先传来。

    “好。”

    高奎重重点头,看着她露出恨意道:“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血债血偿。”

    “人是我杀的。”

    梁子道拦住了还准备怼回去的项兮寒,看着高奎道:“冲我来。”

    “果然是你,我宰了你个小混蛋!”

    高奎面目狰狞,瞬间冲了上来,梁子道不闪不避。

    高奎近身,猛的一拳打在他脸上。

    梁子道脸上一痛,头也向侧面摆去。

    他对面,再次准备打下的高奎举着拳头愣在原地。

    梁子道抬头看向他。

    “呼!”

    他再次抬高手臂,梁子道静静地看着他。

    “你!”

    高奎手掌拼命的攥紧,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最终,他发现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村民,一个杀人犯儿子的父亲。

    “你个混蛋,把儿子还我!”

    突然,他疯狂的抓着梁子道的衣服大哭起来。

    “伟儿是做错了,可你跟他从小一起长大,你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你就不能留他一命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的……儿子……”

    “对不起。”

    摇摆不定的梁子道轻轻的道了一句。

    他并不觉得当时他做错了,因为如果不杀,死的就是自己。

    可面对着高父,他无言以对。

    “高叔。”

    后面高家的人赶紧将他拉到后面,看他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露出不争气的神色。

    接着,他们同时看向梁子道。

    “给伟哥报仇!”

    “没错,杀了梁子道!”

    众怒之下,一群人一起冲了上来。

    梁子道露出苦笑,接着又露出无奈,他抬手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

    高伟父亲也有修炼,这一拳真的不轻。

    “师父小心!”

    “道哥!”

    高家的一个青年近身,拳头狠狠地向着他砸下。

    项兮寒和梁行发出惊叫。

    梁子道依旧在笑,笑着看着一寸一寸接近的拳头,他突然猛的将手臂甩了过去。

    “啪!”

    手背抽在青年的脸上,他直接原地转了一圈。

    晕乎乎间,就听见梁子道有些无奈的声音。

    “和你们有个毛线关系?”

    ……

    “你还敢还手!”

    后面冲上来的七个人一惊,可他这次的威势明显没有高峰的大,当即他们再次一拥而上。

    梁子道摇了摇头,轻轻的踏出一步,在一个高家人震惊的目光中,猛的聚集力量在左拳,接着狠狠砸在他胸口。

    “轰!”

    一声闷响,青年倒飞出去,直到了两丈之外这才倒在地上。

    “这……”

    众人此时彻底陷入寂静。

    冲来的高家人拼命的停了下来,不敢在靠近他丝毫……痛哭的高奎也是楞楞的看着他,接着哭的更加大声了。

    渐渐地四周只剩下他的哭声,和高家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道哥……好牛逼!”

    最后还是梁行的声音将众人拉了回来。

    项兮寒紧张的俏脸也露出笑容。

    “厉害师父。”

    “咳咳,小场面。”

    还摆着甩拳造型的梁子道直起身体,将目光投向了剩下的六个高家人。

    他们迎向梁子道的目光立刻再次惊恐的退后了几步。

    “梁子道……他也突破了炼魂二层!”

    “梁蒙和梁哲原来一直在给他打掩护!”

    他们震惊不已。

    而这边的动静,也传到了另一边,正疯狂对着梁蒙和梁哲输出的高峰看了过来。

    他眼神中,还带着些许凶狠和残暴。

    地上,已经求饶半晌的高蒙两人,微微松开抱着的脑袋喵了一眼。

    接着,就听见一句让他们震惊的话。

    梁子道突破了炼魂二层。

    “这……他怎么会和高峰一样妖孽?”

    而且要说高峰,他们还能接受,因为他爷爷是最早回来的,可梁子道怎么会突破这么快?

    不过很快,两人就反应过来,当即连滚带爬的向着梁子道跑了过去。

    “子道,救命!”

    “你快拦住高峰!”

    梁蒙到了梁子道面前,口中发出粗吼,梁子道伸手将他满脸血的脑袋拨开道:“一边去,怪吓人的。”

    梁蒙被拨到一边,并没有什么神色,而是怒气冲冲的看向高峰。

    “你个炼魂二层,欺负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子道打!”

    梁哲想要帮腔,可想想开始的画面,觉得怪丢人的,当即忍了下去。

    看了眼对视的梁子道和高峰,他往后躲了躲。

    “梁子道。”

    手持铁棍,高峰缓缓走了上来。

    打量着他的梁子道赶紧举起双手退后一步。

    “喂,高峰,咱俩没仇没怨,你别过来。”

    ……

    “他怕了!”

    “没错,他肯定不是峰哥的对手!”

    眼看他这副样子,刚刚已经被他吓懵了的高家人立刻恢复了神采,赶紧躲到了高峰的身后。

    高峰看了他们一眼,又看着梁子道咧嘴笑了出来。

    “你真皮。”

    “不皮,不皮,我就是有点秀。”

    “那个,开玩笑,你别瞪眼啊!……你想想,其实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没必要打来打去的不是,再说了,我听说咱们两家是有亲戚的。”

    他走近一步,梁子道就退后一步,眼神也不时的撇向后方的黑幕。

    他是真不想跟高峰打啊。

    这家伙,明显和别人不一样,看起来凶巴巴的,当然也不是怕他凶,而是怕挨打。

    他一退再退,边上跟着的梁蒙也是充满了无奈,不争气道:“子道,你们俩修为一样,你怕他干什么!”

    “你行你来!”

    梁子道看了过去。

    梁蒙张了张嘴,露出尴尬。

    “我打不过。”

    “那你还废话。”

    翻了个白眼,眼看已经离黑幕越来越近,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而此时,两方的人也以他为首中间间隔一丈左右对峙着。

    “高峰,别跟他墨迹,赶紧解决他,好阻止梁家的那些老人。”

    一个中年人开口,梁子道眼珠子转了转,猛的拍了下手掌道:“我知道了,你们也在召唤先祖!”

    “你们可真坏,大家各自召唤各自的,你们还派人来捣乱。”

    梁行,梁蒙听他一说,也明白过来,恍然大悟,立刻怒骂高家的人不要脸。

    可此时的高家人根本丝毫不在意咒骂,高峰也是听了中年人的话,就立刻踏出一步。

    他指了指梁子道,舔了舔嘴唇道:“你出来和我打,赢了,我们立刻走,输了,我也不想伤及无辜,可以放你们离开。”

    “峰哥威武!”

    “干掉他!最好废了他。”

    他身后传来高家青年的起哄声,梁子道看了看那个说废了自己的人。

    “高宇,你说啥?”

    他掏了掏耳朵,一副我没听清,你在说一遍的样子。

    名叫高宇的青年缩了缩脖子,不敢在出声了。

    虽然他觉得梁子道不是高峰的对手,可还是挺害怕梁子道的,虽然他出手不多,可那力量和速度。

    在他眼里,就跟他还是个普通人,而对面是个拳王似的。

    一巴掌,打的人转三圈。

    一拳将人飞两丈,谁不怕啊?

    “来吧。”

    高峰知道这个梁子道很皮,此时不想在让他墨迹下去,抬步走了出来。

    梁子道没有动,他看了看对方的铁棍,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双手。

    “高峰,邻居一场,不地道吧?”

    “晃荡!”

    高峰将铁棍子扔在地上。

    而谁都没想到,就在棍子落地的一瞬间,梁子道动了。

    他整个人宛如猎豹猛的向着高峰扑了过去。

    “偷袭!不要脸!”

    高家人发出怒吼。

    梁行他们则一阵欢呼。

    然而下一刻的,众人又是一愣,只见梁子道还身在半空,高峰突然猛的弯腰把扔掉的棍子又给捡了起来。

    他看这一脸我曹尼玛的梁子道露出得逞的笑容。

    “对战,只有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