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十八章 白衣老祖飞走了
    “呼!”

    高峰手中铁棍一卷,对着梁子道砸了过去。

    “无耻!”

    项兮寒冰冷的声音传来,抬步就要上去帮忙。

    而就在这时,只见半空的梁子道突然一手掐诀,接着猛的一拳打了过去。

    “魂术!”

    “是魂术!”

    魂力流转,一只狰狞的魂影在他手臂汇聚。

    四周观看的人都响起惊叫声,高峰也是心里一沉,不过很快,他就压了下去,心中同样开始默念。

    只见,他手中的棍子快速被魂力缠绕,甚至隐约能看到一个个穿梭的魂力球。

    “魔棍!”

    “野猪冲撞!”

    “轰!”

    两人的魂术瞬间撞在一起。

    以二人为中心,直接卷起了一股烟尘向着四周冲去。

    “咳咳。”

    四周的人赶紧挥动手臂散开烟尘,等再次看去,就见高峰身体已经猛的一沉,脚下碎石嘣裂,直接陷下去了一截。

    而另一边,梁子道却是没什么事。

    撞向高峰的是魂术,又不是他,此时高峰卸力,他立刻冲到了近前。

    “再来!”

    高峰大吼,手中铁棍抡了半圈由下而上挑了过去。

    此时四周人看去,梁子道一味前冲,好像自己要撞在铁棍上,一时间,高家人喜出望外,而梁行他们却是着急起来。

    可梁子道目中依旧沉静,仿佛一潭古井无波的清水。

    “斩魂。”

    当平静的声音从他口中传来,四周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他还有魂术!”

    不仅是他们,高峰的心同样沉入谷底。

    同样的魂术,因为运转问题,并不能连续使用,只能保证,随着修为的提高间隔越来越短。

    所以梁子道突然再次用出魂术一时间让他猝不及防。

    他修为高是因为任务得了不少增加修为的灵物。

    而梁子道不同,他做的任务少,可他有珠子啊。

    就是这么不讲理。

    一把漆黑带着诡异纹路的四尺黑刃在他双手中间凝聚,梁子道俯视着惊慌的高峰露出笑容。

    “真以为我怕你厉害,我是怕一不小心给你打死。”

    “你!”

    都这时候,他还皮,高峰差点被气死,可他也知道梁子道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当即不去理会,拼命的向后退去。

    可退的在快,凭他的修为又怎么快过梁子道同等级实力打出的魂术,几乎瞬间黑刃就劈在他身体上。

    “不”

    千钧一发之际,高峰只能拼命的将铁棍挡在前面。

    “咔嚓!”

    然而哪怕如此,他也依旧不好受,黑刃砍下,铁棍直接断裂,接着他的衣服也整齐的被竖着切开。

    他身体更是炮弹一般弹飞出去。

    “彭!”

    他身体摔在一个坟堆上停了下来。

    四周的人双目圆睁,带着深深的不敢置信。

    高家人,梁行他们都是如此。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强大无比的高峰,在梁子道手下,竟然这般憋屈,人都没摸到,两个魂术下去就给他轰飞了。

    魂术有大用。

    一时间,他们都默默地记了下来。

    “踏。”

    而这时,脚步沾地的梁子道,却是再次闭上眼睛。

    “彭”

    高峰背后的坟堆瞬间被破开,一只白骨手臂死死的抓住他脖颈。

    “梁子道,你不要赶尽杀绝!”

    还有!

    他还有魂术!

    看着还想挣扎爬起来,却又被缠住的高峰,高家人彻底绝望了,高奎的声音也歇斯底里的响起。

    梁子道微微一顿,睁开双眼。

    只见,高峰被白骨手臂抓住,正用尽力气挣扎,可那白骨魂力流转,力量不凡,根本就无法挣脱。

    他没有说话。

    而两三个呼吸后,本就已经重伤的高峰就彻底晕了过去。

    “高峰!”

    高家人赶紧跑了过去,梁子道沉吟一下,控制白骨回到了坟里,这才散去魂术。

    自家坟地,不放回去,梁兴振看见了不得骂死他。

    ……

    “高峰,你怎么样?”

    “峰哥!”

    等高家众人到了近前,却发现高峰此时胸前赤裸,还能看到一条清晰笔直的血印。

    不过好在,并不算太深。

    他们呼唤了两声,看他没反应,赶紧背着他站了起来。

    看了眼梁子道,高奎抬步道:“快走。”

    话音落下,早就已经被梁子道吓到的众人狼狈的跟着他向外面走去。

    这次他们十个过来,本是极为稳妥,可万万没想到,有一个实力强横的梁子道,连高峰都不是他对手。

    而另一边,等他们走远了,身形笔直的梁子道才松了口气,不过身体却是微微一晃。

    连续施展三个魂术,对他的消耗可想而知。

    “道哥!”

    “师父!”

    梁行和项兮寒冲上来扶住他。

    梁子道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人这才作罢。

    梁蒙犹豫一下,也走了上来。

    “怎么样?”

    梁子道摇摇头:“没事,就是魂力消耗的太多了。”

    被两人搀着坐下,众人又看了看发现他真没事这才彻底放下心。

    “呼,吓死我,今天要是没你,我们怕是都得挨打,而且说不定爷爷他们也有危险。”

    “是啊,师父你太厉害了。”

    项兮寒露出崇拜。

    梁子道禁不住脸一红。

    “低调低调。”

    “哈哈哈,那高峰估计要被气坏了,居然输在了魂术上。”

    梁蒙插话,同时蹲下身拍了拍梁子道肩膀道:“梁子道,你隐藏的够深的,这都突破二层了。”

    他后面,梁哲神色隐晦,可还是说了句多谢。

    梁子道对两人点点头,接着就看向黑幕,吐了口气,这时又想到了什么,赶紧打开任务看了一眼。

    [任务完成。]

    梁子道心中一喜,转头看了看四周。

    就因为不是直接出现,所以他期待感还是挺强烈的。

    而看了一圈没有,他看向不远处高峰倒下的孤坟,接着对项兮寒示意了一下。

    她会意,赶紧走了过去,很快就将魂晶找了出来。

    高蒙他们显然知道它是什么目光一凝,都露出热切。

    “你们……居然还有任务。”

    “嗯。”

    看了眼羡慕的梁蒙,梁子道点点头,本着财不外露的心思,赶紧把自己的两颗揣进了口袋。

    项兮寒也美滋滋的把自己的那三颗收了起来。

    程躺着完成任务,她却没有一点不适应,这是自己师父啊。

    师父强大的感觉太好了。

    她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多年警校培养出来的独立性格,就这么在梁子道面前垮掉了。

    真好。

    梁子道自然也看见三人的眼神,不过也不在乎,虽然魂力消耗不小,可凭着肉身力量,收拾一下梁蒙和梁哲还是没问题的。

    “轰!”

    他正想着,众人身后的黑幕就突然传来响动,接着瞬间从里面爆开。

    一股气浪猛的将他们推了出去。

    这次可能是担心自己师父,项兮寒反应极快,气浪来临,就将他抱住。

    本来准备翻身就跑的梁子道突然被挤在两个圆球中间,不由的有些懵了。

    接着,就感觉身体被推飞出去。

    一路连滚,不过并没有磕到他帅气的脸,而是都被柔软卸去了力量。

    等好不容易停下来,他赶紧抬头看去,只见项兮寒正灰头土脸的看着她。

    “还笑。”

    梁子道又好气又好笑,从她怀里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土。

    项兮寒也不躲。

    因为,她能感觉出,梁子道对她没别的心思。

    两人收拾了一下,就看向刚刚黑幕的方向,只见此时梁兴振他们都站了起来,而在中心,也出现了一个白衣长袍的人影。

    这人……面白如玉,中年面相。

    此时看着四周,像是有些迷茫。

    他就是……?

    ……

    “老祖。”

    梁兴振他们跪了下去,梁子道他们五个也赶紧蹲在地上。

    为什不跪……得先看看是不是啊,跪错了多尴尬。

    不过应该是是的,中年人扫视了一眼四周,先看向几个老人,接着又看向梁子道他们。

    片刻露出一抹笑容。

    “我梁家血脉。”

    跪了,跪了。

    梁子道果断跪了,当然还没忘了又打量了两眼。

    “嗯……怪不得我长得帅,因为祖上就帅。”

    他正想着,就见老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猛的御空而起。

    没错,就是飞!

    长袍咧咧,看的梁子道五人目瞪口呆。

    回来这么多逝者,能飞的是第一个。

    牛皮,不愧是老祖!

    梁哲眼中露出无法压制的激动。

    而地上的老人们也同样如此,只是还没等他们说话,这白衣老祖就突然向着远处飞去,眨眼就没了影子。

    “这……”

    “老祖觉得后辈太差,直接跑掉了?”

    “这尼玛,保护半天结果跑了?”

    梁子道挠了挠后脑勺。

    而不仅是他,老祖飞了,梁兴振他们也惊了,接着赶紧追了上去。

    不过梁兴振追之前,也来了一趟梁子道他们面前,让他们先回去。

    梁子道想到了什么,赶紧将高家刚刚的事简短的说了一遍。

    “老祖很可能是奔着高家去的,因为高家也在召唤老祖。”

    “好,知道了。”

    梁兴振沉吟一下,就转身追了上去,几个挪移,就消失在夜色,速度之快,在众人眼中,宛如留下了虚影。

    “走吧,咱们没热闹看了。”

    梁子道伸了个懒腰,带着项兮寒和梁行向前走去。

    梁蒙两人也跟了上去。

    一路安回到家,他就和项兮寒一前一后洗了个澡,接着教她一些魂晶的用途,就让她去修炼了。

    安排好她。

    梁子道来到院子里,看着天空陷入沉思。

    此时距离魂域降临已经接近六七天。

    不多,可变化不可谓不大。

    “也不知道,城里怎么样了。”

    “唉。”

    其实在城里和别的地方,还有不少他担心的人,比如他亲姐姐……

    半晌,他摇摇头摒弃了思绪,琢磨了一下老祖回归的事。

    从老祖出尘的样子来看,应该没危险,这么说,有个实力强大的人坐镇村子,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高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花儿镇最多的姓氏就是梁和高,如果二者对立,整个花儿镇怕是要分化了。

    爱咋咋地吧。

    梁子道懒得想,头疼。

    深呼吸了几次,他就开始修炼起体术。

    随着一个个动作打出,汗水快速浸湿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