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魂力纪元 > 第二十章 一瓣两瓣三瓣
    此时来不及多想,梁子道看向对面的祖母。

    只见梁祖说完,她就对着自己张开手掌,笑着道:“小家伙,放松。”

    话音落下,一股精纯的魂力就从她手心喷涌而出,梁子道瞬间被其笼罩。

    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或者说没感觉。

    但是他身体外却是有了变化。

    边上的梁行几人注视下,就见梁子道的头顶快速汇聚出一朵魂花。

    祖母的魂力围绕他转了一圈向着上面凝聚而去。

    三个呼吸后,花瓣开始盛开。

    一瓣,两瓣,到第三瓣的时候,魂力像是挣扎了一下,接着悄然散去。

    魂花也消失不见。

    “这……”

    所有人都在看着,此时不由将疑惑的目光看向祖母。

    女子看了同样希冀的梁子道,说道:“一般。”

    “一般……一般……”

    梁子道脑海里,两个字不断回荡。

    “倒是不意外。”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高家祖母闻言也是安慰道:“你们的修炼方式有些特殊,天赋不好也能进步,不要灰心。”

    一边的梁行也是赶紧道:“道哥,别伤心,说不定大家的都不好呢。”

    “谢谢啊。”

    梁子道翻了个白眼。

    这话虽然安慰人可也够无耻的了。

    不过很快,这股情绪就被摒弃了。

    天赋?

    有金手指厉害吗?

    我特么是有金手指的男人。

    可是如果这里面的人有比自己天赋好的,那就没法成为培养者,任务也失败了啊。

    这可不行。

    梁子道看了眼紧张又期待的高峰几人眼珠灵动的转了转。

    “得想个办法啊……”

    “爷爷怎么办啊?”

    外面,项兮寒他们也有些紧张,此时又听说梁子道天赋一般,不由更加紧张起来。

    “师父的修为这么高,不可能天赋不好,是不是弄错了?”

    “别着急在看看。”

    梁兴振也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安慰道。

    “哈哈,梁兴振,你孙子没机会了。”

    此时这种时候,自然少不了嘲讽技能点满的高建。

    不过,梁兴振并没有搭理他。

    院子里,祖母也不在多说,向着边上的梁行走去。

    魂花流转。

    花瓣轻轻盛开。

    一瓣半。

    刚刚还安慰梁子道的梁行立刻成了哭丧脸。

    “道哥……”

    “没事,乖,说不定还有比你差的。”

    梁行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

    大家都是比好,咱这比差,可真是头一遭了。

    “努力吧孩子。”

    祖母摇摇头,向着梁哲走去。

    她既然用这种方法,自然是极为熟悉的。

    按理来说,三瓣以上的天赋才是比较好的。

    比如她自己,至于夫君,更是有着四瓣魂花。

    而梁子道此时也陷入沉思。

    他的天赋是举一反三,开两瓣。

    也就是说,梁行很可能是朽木不雕,或者可雕。

    要是没吃两颗悟性丹两人的估计差不多。

    那不知道,项兮寒的是几瓣?

    估计不少。

    他轻轻的摇摇头,收起思绪看向梁哲,只见他头顶的魂花也已经浮现出来。

    而且还不少!

    三瓣!

    梁子道心里一沉。

    倒不是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

    而是任务啊!

    第一次出现三瓣天赋,祖母和站在后面观看的梁祖也是眼神一动。

    打量了一眼梁哲二人都会心一笑。

    “你的天赋不错。”

    梁哲此时看着大家震惊的表情也是心中兴奋,急忙拱手道:“多谢祖母夸奖。”

    “哈哈哈。”

    “好!”

    外面,梁哲的爷爷已经笑开了花,边上的梁家逝者虽然心里不是滋味,可还是跟着夸奖两句。

    梁祖又问了他一些问题,祖母再次对梁哲笑了笑,就向着还替梁哲开心的梁蒙走去。

    魂力附着在他身上。

    只可惜,梁蒙的天赋不如梁哲,和梁子道一样,只有两瓣。

    众人看了一眼,就向下面等着的高家人看去。

    梁蒙眼底充满失望。

    梁哲此时倒是开心不已,拍了拍他肩膀道:“兄弟,别担心,你比梁行强多了。”

    “垃圾!”

    梁行对他比了个中指,梁哲脸色一寒。

    可看了眼两位老祖,还是没有说话。

    不过心里却是颇为嘲弄。

    有了老祖做靠山,以后有的是机会整他。

    他看了眼边上依旧关注情况的梁子道撇了撇嘴:“短时间修为高又怎么样,还不一样是个垃圾。”

    心里哼唧了两声,他也看了过去。

    只见高家的一个青年已经测试完毕。

    一瓣,连高行都不如。

    他脸色难看的看向身后的人,高宇。

    祖母也是不多说,可惜的摇摇头向下一个走去。

    魂花在高宇头顶盛开。

    半瓣……一……没出来,就是半瓣。

    “高宇牛逼!”

    梁行伸出了大拇指,哭丧的脸也露出了同命相连之色。

    而高宇已经如遭雷击,呆呆的定在原地。

    祖母不忍打扰,继续向下。

    ……

    很快高家的其他人也测试完毕,有个叫高志的是两瓣,剩下的有一瓣,有一瓣半的。

    总之,目前最高的就是梁哲。

    最低的就是高宇。

    高峰则是排在了最后,还没有测。

    此时祖母走过去,他微微闭上眼睛。

    魂力将他覆盖。

    一瓣,两瓣,三瓣……

    众人的呼吸急促起来。

    不过最终还是停留在三瓣。

    “峰哥,你以后要罩着我!”

    高宇扑过去,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

    四周露出鄙夷的目光。

    “哈哈哈,好。”

    高峰却是拍了拍他的脑袋笑了出来,转头看了眼面色难看的梁哲,拱手道:“两位老祖,我二人天赋一样,不过我修为明显更高。”

    他说着,对面的祖母也露出为难,看向了梁祖。

    “老祖,我家峰儿现在不仅是天赋最好,也是修为里最高的所以,这培养的人非他莫属……”

    “你也太不把道哥放在眼里了吧?昨天不知道是谁,被虐那么惨。”

    梁行鄙夷说道。

    “就是,你看那刀印还在呢,也有脸说修为最高。”

    梁行和梁蒙二人知道抢培养者这个身份无望,可看着高建说话,还是忍不住讥讽起来。

    “你……”

    高建张了张嘴,昨晚的事他听说了,而也正因为如此,刚刚一上来他才会针对梁子道,不过此时他已经放心了。

    不由轻哼一声道:“懒得与你们这些小辈计较,”

    说着,他看向梁哲的爷爷,又是一顿怼。

    梁哲的爷爷比较闷,不会说话,只能沉默不语。

    而可能他的话真的起了效果,两位老祖一起看向高峰。

    梁哲露出着急,可越着急,越不知道说什么,他会耍小聪明,可真遇到这种情况就慌了。

    “那就……”

    眼看着祖母就要开口了,高峰也露出笑容,这时却是陡然响起一声大吼。

    “慢着!”

    这吼声清脆有力,老祖的话都硬生生被打了回去。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看向开口之人。

    “梁子道?”

    高峰响起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天赋不如我,还不死心!”

    “是啊,梁子道你有没有把老祖放在眼里,老祖已经说了,选出天赋最好的人。”

    高宇帮腔道。

    两个老祖也皱紧眉头。

    这些晚辈的随口之言便罢了,可这时候居然反对,那就有些太不把二人放在眼里了。

    说白了,不懂礼数。

    不过,梁祖还是耐着性子说了一句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老祖,这不公平。”

    梁子道轻轻拱手。

    “呵呵。”

    梁祖闻言倒是饶有兴致起来,背起手看着他。

    外面的人一看,立刻又是一阵呵斥。

    “梁子道,你敢怀疑老祖!”

    “简直胆大包天!”

    ……

    “你这种人,别想让老祖培养!”

    ……

    眼看梁子道被众人声讨,一直看着的项兮寒都忍不住了,怒指高建道:“老东西,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能不能闭嘴让我师傅把话说完!”

    “你师父?”

    “哈哈,可笑,梁子道,你知道她是什么人,你这是至大家于危险于不顾啊!”

    “就是,以后出了事,大家都得记得,这女娃是梁子道惹来的。”

    “你们……”

    项兮寒被众人气的胸口快速起伏。

    四周乱成了一片。

    “好了。”

    院子里的祖母听不下去了,看了眼项兮寒,对向梁子道:“我想听听怎么个不公平?”

    她一开口,众人立刻安静下来,目光或是嘲讽,或是冰冷的看了过去。

    梁子道轻轻的吸了口气,拱手道:“祖母有所不知,我们的天赋,是可以改变的。”

    “哦?”

    祖母露出疑惑,其他人也是一惊。

    果然。

    梁子道心里有了底,看来他虽然吃了两颗悟性丹,可别人压根见都没见过。

    他当即继续道:“实不相瞒,晚辈的悟性是吃了任务给予的一种丹药才到了两瓣的程度,之前怕是一瓣,甚至半瓣都不到。”

    “道哥,这的假的!”

    他这一说,梁行他们那些天赋不好的都激动起来。

    梁子道笑着看了他一眼道:“我有说谎的必要吗?”

    “那就是真的?”

    祖母露出沉思。

    “千真万确,子道绝不敢胡言。”

    梁子道肯定道。

    祖母露出沉思,外面的高建却着急起来,不会这种情况还要被翻盘吧?

    他刚想在说一句,梁子道却是提前开口道:“天赋,无疑比的就是修炼速度,和领悟能力,所以晚辈觉得,不如换一种方法挑选培养者,这样也能公平公正,让大家信服。”

    “换成什么?”

    梁祖同样沉吟,开口问道。

    如果真有提高悟性的药,那天赋确实不算特别重要。

    而梁子道一听他开口,就知道有戏,当即道:“他们天赋好,修炼自然也快,但是却并是绝对,所以不如比较修为。”

    “不行,老祖,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他的话也不知真假,您不能听信啊!”

    高建已经彻底急了。

    梁子道这斯修为不弱,他早有耳闻了。

    “我自有定夺。”

    梁祖抬手阻止他道:“天赋确实和修炼速度有关,天赋好的人,也占有优势,应该不惧怕挑战。”

    他看向高峰和梁哲。

    梁哲感觉不太对,想开口,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而老祖的话都说这份上了,高峰也没法说。

    咋说?

    说不行,我怕,他昨晚才给我一顿虐?

    而看两人都不说话。

    梁祖就点点头,看向众人道:“那好,既然挑选,就要做到大家心服口服,如今天赋以定,修炼快慢也可以知晓,那就再给你们十天时间,十天后修为最高的人获胜,而且不会在变。”

    “多谢老祖。”

    梁子道松了口气,赶紧大声道谢。

    高峰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可也只能点头。

    剩下的人心中也不由升起希望,离魂域降临才七八天,十天很长了!

    “说不定,我们也有翻盘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