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开挂了,年轻人 > 第十九章 大宝剑?
    周六,微风和煦,天气晴朗。

    早晨七点半,气温二十度左右,体感舒适。

    香园社区派来的大巴已经等候在海青医院停车场。

    参加义诊活动的医务人员陆续到来,基本都是轻装上阵,一身白大褂。

    就吉祥尤为特别,衬衫外面还套一件红马甲——医务团团服。

    施文和王昱两人拉着平板车,上面堆着几个大纸箱,一路叮叮当当拉到大巴车旁边。

    吉祥和几位男医生上前搭手,把几个箱子塞进大巴车的行李舱。

    纸箱里面是一些常规的药品和医疗器械,都是由医疗团自费购得,资金自然来至于团费以及刘美媛的捐赠。

    医务团资金薄弱,没有实力购买一些稍微贵重点的医疗检查设备,部由海青医院借出,已经搬进行李舱。

    这次义诊海青医院有十八人参加,一院由沈巍带着八位医生,加上吉祥林兮和陶叶正好三十人。

    这么多医务人员参加,算是一个大型的义诊活动了。

    一般的义诊活动很少能出动太多的医务人员,即使出动了也有充数的。

    等新闻媒体报道的时候,就会看到捐赠了多少药品、器材,取得了什么什么效果,收到了什么什么反响,等等。

    爱心医疗团资金困难,难以承受太多的免费送药;医疗团人才济济,吉祥要求大家对每一位问诊对象耐心细致,尽量做到让群众满意。

    吉祥只让林兮带了一个相机,拍一些义诊素材,用作爱心医务团内部宣传展示。

    至于社区那边有什么样的宣传需求就不知道了,吉祥也没关心这事,活动的开场讲话都交给了周凡参。

    外行要有外行的自觉性,不然闹出笑话就不好看了。

    香园社区很重视义诊活动,听说那边早在社区广场搭好了活动场地,软硬件准备齐。

    大城市的社区和乡下自然村的实力完是两码事。

    吉祥原本打算在他经常做义工的社区搞活动,因为时间紧张,人头熟的地方相对协调的效率也高一些。

    刘美媛和周凡参的意见都是第一次活动声势要大,最好选择大型社区。

    吉祥自然是从善如流。

    林雅的协调能力给他一个惊喜,后续的准备工作也进展顺利。

    吉祥基本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定完大方向就不管了,实际上他也不知从何管起。

    凭借的就是一个字,帅!两个字,魅力!

    好吧!帅不帅的其实没有卵用,系统赋予的魅力点才是关键,不然医疗团也没理由成立。

    不说了!挂逼没理由骄傲,还是低调点吧。

    大巴车启动,缓缓驶出停车场。

    车内谈笑风生,大早晨的就段子频出,刘美媛的大嗓门尤其响亮,一人单挑一车。

    吉祥算是见识这帮人真正的德行了,真是张口就来,好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而且海青和一院无缝对接,把只经历过办公室熏陶的林兮和陶叶弄得很尴尬。

    吉祥一个大老爷们都大呼惹不起惹不起。

    大家精神头很足,神态非常放松。其中不少人或多或少都参加过义诊,比平常医院的门诊轻松多了,简直就不叫事儿。

    吉祥没怎么参与车里的话题,他在考虑医疗团的资金问题,就现在的资金状况是开展不了几次义诊活动的。

    他现在还想不出从哪里寻找到稳定的资金渠道以供医疗团健康发展。

    帝都周末的路况一般在十点之后才会拥堵,而大巴车的行驶方向是出城方向。

    一路畅通,十公里路途行驶四十分钟就到达目的地。

    大巴还没进场就看见不远处的社区广场挤满了人,不时出现戴着红袖标的大爷大妈义务维持秩序。

    广场东侧十几把遮阳伞撑开连成一片,伞下一张张长条桌摆成一条直线。

    遮阳伞后面的两棵树之间拉着两条横幅:热烈欢迎吉祥如意爱心医务团来我社区开展义诊活动。

    另一条:吉祥如意爱心医务团“送医送药送温暖”大型义诊活动。这一条是林雅做的,昨天提前送过来。

    现场可以用白云大妈的签售会来形容:那简直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叮!临时任务:现场出现不和谐因素,请及时消除。奖励:解除惩罚。惩罚:一周正能量减半。”

    这特么不是左手倒右手么?抠门又升级了,吉祥都快忘记真正的奖励是啥米玩意了。

    吉祥还纳闷呢,系统也没明确具体的不和谐因素,这人山人海的怎么找?

    吉祥转头四顾,又扒着车窗看了一会儿,脸色沉了下来:

    “凡哥媛姐,这次的义诊活动恐怕不是那么顺利啊!边上那是什么?保健品广告吧?”

    “咦?还真是!这里又不是乡下,按说社区也是官方机构,不应该啊!小雅跟我下去看看。”

    遮阳伞的南侧单独摆一张桌子,旁边立着保健品的广告牌,地上堆满保健品,还有几个推销员在人群里串场发放传单。

    车刚停稳,周凡参和林雅就下去了,其他人都没动。

    吉祥对保健品一点好感也没有,经常出没于中老年人群中的骗子以保健品推销人员居多。

    绝大多数保健品的效果看不见,只能保证吃不死人,还一点不便宜。

    很多老年人还真相信,不惜花费重金,买回去甚至够论斤吃,或者吃个十几二十年。

    老年人信任保健品及保健品推销人员的理由千奇百怪。

    有的老人老了惜命,听说一点保健长寿的作用就欢天喜地,不惜砸下重金,好像钱就是大风刮来的,平常买菜付钱都没那么痛快。

    还有的老人明明知道保健品的效果,却因为儿女长期不在身边,只当花钱雇个“儿女”陪聊以解寂寞。

    吉祥不能接受这种搭顺风车的行为,若出了问题闹出事来他的医务团也担不起责任。

    不管其中有什么内幕,保健品都得撤出去,否则义诊活动只能流产。

    周凡参堵在车门口和赶来的社区工作人员交涉,其中一位有些妆容的大妈,像是居委会领导,面露难色。

    大妈看一眼满车人沉默且不动如钟的样子,只得身边的板寸交待几句。

    板寸叫了几个人,飞快的跑到保健品展台,把保健品搬走,广告撤下,并且把散传单的人驱赶出去。

    “欢迎吉祥如意爱心医疗团光临我们社区,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大妈脸上堆满了笑容,显得热情非常。

    林雅一一为双方介绍。大妈就是居委会主任,名叫蔺雅如。

    蔺雅如也不吃惊,应该早就通过林雅知道了吉祥这个人。

    吉祥的手被蔺雅如紧紧握住,不住的晃动,“吉团长,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我们镇党委镇政府对这次的义诊活动非常重视,吕镇长更是亲临现场指导工作。走,我们去见见吕镇长。”

    大妈的劲儿还真大,你家我大爷受得了么?。

    吉祥终于把手抽出来,刚才差点没跟她比一比手劲,看看究竟是你天赋异禀还是我骨骼清奇。

    大妈的手劲简直和刘美媛的笑声有得一拼。

    吉祥很不适应这种官方的交流方式,虚头巴脑的没有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