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开挂了,年轻人 > 第二十章 资金问题
    吉祥和吕镇长的手握在一起。

    “吉团长,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代表镇党委镇政府向你们表示感谢,我代表香园社区广大人民群众向你们表示感谢。吉团长,我们是欢迎你们开展义诊活动的,香园社区的百姓们也欢迎你们。刚才发生一点不愉快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扎实,回去我会把事实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我先预祝吉祥如意爱心医务团义诊活动顺利开展。”

    旁边的摄像机,照相机不停的拍摄,把这一时刻记录下来。

    “叮!任务完成!奖励:解除惩罚。”

    麻蛋!把本来不存在的惩罚消除掉并当成奖励,也真是醉了。

    再牛逼的挂逼,也干不过抠逼。

    帝都的干部群众觉悟就是高,讲政治、顾大局,官话一套一套的。

    娴熟的官话不是务虚,干货也送出来了,令吉祥生出不少好感。

    吕镇长比吉祥大十岁的样子,看起来像是精干的知识分子,但说起话来却是另一番气势。

    吉祥微微一笑,握紧他的手又摇了摇,

    “吕镇长,都是小事情。我们也很高兴能为香园社区老百姓带来健康,非常感谢镇委镇政府以及吕镇长对我们吉祥如意爱心医疗团的重视。我们会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扎实的做好这次义诊活动。请镇委镇政府及社区广大干群放心。来,我为镇长介绍一下我团成员。”

    吕镇长表情有点奇怪,好像某个群体的专属技能被不相干的人偷师后产生的奇特感。

    吉祥腹诽:谁还不会呀!

    若是分级,此技能最多归为C级,一般人多看看多想想都能掌握。

    吉祥把周凡参、刘美媛、沈巍向吕镇长作了介绍。

    林兮她们几个年轻一点的女孩子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模样可爱极了。

    吉祥冲她们眨眨眼。

    “噗!”终于有忍不住的,带着大家一起笑起来。

    吕镇长不以为意,也跟着笑,他也知道大家发笑的原因。

    女孩子的漂亮可爱还是有优势的,若是男的带头发笑恐怕就被理解成另一种含义了。

    吕镇长和医务团成员依次握完手后转过身,“吉团长、蔺主任,大家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喜欢不落窠臼,不喜欢一些条条框框程式化的东西。我也是年轻人。”

    四周响起一片轻笑。

    “我提个建议,咱们把活动前的讲话都取消,把省下来的时间送给香园社区的老百姓,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吉祥如意爱心医务团的医疗服务。”

    “好!”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接着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吉祥对吕镇长的印象更佳,老百姓盼望的就是务实干部。

    蔺大妈更没意见,领导都把她归为年轻人了,偷着乐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周凡参的讲话稿没用上,换成老年人健康讲座纪要。

    长条桌前排起二十多个队伍,医疗团成员也按桌上的项目标签搬运各种器材,很快各就各位。

    大多数义诊其实就是一次免费体检活动,对老百姓来说也是非常必要、实惠的。

    当然,不可避免也要满足老百姓的询诊需求,这就需要经验比较丰富的医生坐镇了。

    体检、询诊有序的进行着。

    同时,周凡参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出去,向大家普及健康知识。

    吉祥和林兮、陶叶三个外行转了一圈完插不上手,只能干一些搀扶老人的工作,林兮还抽空拍一些现场照片。

    太阳渐渐升高,气温也上升不少。广场上又加了十几把遮阳伞供老人休息。

    吉祥的腋窝汗湿了,就这还不舍得脱下马甲。

    体就他方便穿团服,就靠它宣传了。

    林兮和陶叶两人也是鼻翼出汗,小脸红扑扑的,遮阳帽也挡不住灿烂的阳光。

    “小兮、叶子,咱们休息一会吧。人已经不多了,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完事了。”

    吉祥招呼两人去广场一边的树荫下休息。

    蔺大妈带着一帮小年轻还在忙活,不时指挥着,一刻也没离开过广场。

    那些小年轻恐怕还不知道怎么腹诽呢。

    “完了完了!这下肯定晒黑了。吉哥,你赔我和叶子姐。”林兮一脸夸张的神态走过来。

    “行啊!小兮你看看这么多人,相中谁的皮肤了?我去帮你要。”

    “咯咯……!”

    陶叶嗤嗤笑,林兮无言以对。

    吉祥递过去两瓶矿泉水:“行啦!小兮,你即使晒黑了也是天生丽质,还是一种健康美。你俩赶紧去阴凉下避避。”

    询诊处人比较多,吕镇长正在观看,吉祥走过去。

    一边走一边打开手机相机自拍模式当镜子使,自己脑袋顶还在陆陆续续冒绿光,系统面板上的数字也在跳动,只是比昨天缓和许多。

    今天的义诊活动,被他带出来这么多医生,收入自然减少。

    查病并不能立刻获得正能量,只有等到治疗的时候才能有所收获,所以外科和产科的效率最高。

    一旦动手,系统判定成功救治,正能量马上就来。

    这些都是吉祥的猜测,但他估计也大差不差。

    “吕镇长,有微信吧?咱俩加一下。”

    吕镇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来!我扫你。以后类似的活动还希望吉团长多来我们镇开展。”

    嘀!吕秀冕通过扫一扫加你为好友。

    衬衫领带正装照头像,原名原身。工作上对外联系比较多的人一般都不用昵称。

    吉祥考虑自己该改一改头像和昵称了。

    “镇长,叫我小吉就成。义诊是我们医务团基本活动内容,您这边有需要只管说。”

    吉祥通过好友申请,接着向他介绍医务团的基本情况。

    “我们团刚成立不到一周,成员都是市里各大医院的医生。现有两百多人,成员还在不断增加。我的理想就是把吉祥如意爱心医务团打造成华夏第一医疗志愿组织,争取在国都能开展医疗志愿活动。目前医务团新建,还有不少困难需要克服,但在本市范围内开展相关的活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吕秀冕认真倾听,又有些诧异于吉祥的雄心壮志。先不说能不能做到,这世上应该很少有人把志愿工作当成事业,不,当成人生的奋斗目标吧!

    当然,他也不会提出疑问,交浅言深是大忌。

    “吉祥,不知道你所说的困难是什么?”

    吉祥暗道,来了。

    “镇长,您看,我们带来的医疗设备,大部分都是从海青医院借的。我们的资金很紧张,主要来源就是成员的会费,那也是杯水车薪。慈善组织经费来源一般都是捐赠。您也知道,我们没有名气,筹捐无门。现在我也在号召医务团成员各显身手,寻找资金途径,但目前来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吕秀冕笑了,对吉祥的意图一目了然。

    “吉祥,我们镇辖区有不少企业都在做慈善。我可以为你们牵线搭桥,成不成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太好了!镇长,您可帮我们大忙了,不管成不成都非常感谢您。”

    “没事,这是好事情,最终受惠的还是老百姓,希望你们医务团发展的越来越顺利。”

    “行!借您吉言。镇长,您辖区有活动需求通知我一下就行,我们随叫随到。”

    吕秀冕哈哈一笑,算是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