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留下(第1/2页)
    四个贴身侍女,疏风三人死在了十二年前,唯一活下来的秀月毁了容貌,今日又得知未婚夫已逝,说是生不如死也不为过。

    而她,如同见不得光的老鼠,以骆姑娘的皮囊伺机报仇。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从来如此。

    她现在想知道的是小七的身份。

    秀月的未婚夫既然在十二年前抱着襁褓中的小七当了山匪,从常理推测,小七必然与镇南王府有关。

    难道说幼弟还活着?

    这个念头升起,骆笙心神剧颤。

    她眼前浮现出司楠的模样。

    那个哪怕镣铐加身也掩不住绝代风华的男子,告诉她宝儿在那个血雨腥风的晚上就被摔死了。

    他祈求她杀了他,给他解脱。

    她还记得匕首刺入他心口,他对她道谢,他还想唤她一声郡主。

    她实在难以相信司楠对她扯了谎。

    那么现在就有两个可能。

    一是司楠弄错了,当年被摔死的不是幼弟,真正的幼弟已经被秀月的未婚夫带着逃了出去。

    另一种可能,小七是王府中某个人的孩子,恰好被往外冲的秀月未婚夫碰到,出于恻隐之心带了出去。

    骆笙更倾向前一种可能。

    于情,她比谁都渴盼幼弟尚在人世,让她在这人世间不是只有仇恨。

    于理,秀月的未婚夫掌管王府一卫府兵,如果没有特殊任务在身,只会选择死战到底流尽最后一滴热血,而不是独自逃生。

    骆笙还记得那个夜晚她摔倒在王府门前,抬眼是深深浅浅的红。

    王府的卫兵一个个倒下,后面的人就算失去了武器,也会以血肉之躯顶上去。

    王府的将士,没有孬种。

    “原来于叔真的娶妻了。”络腮胡子听了秀月的话,一脸震惊,“寨子里的人都以为于叔推脱呢。曾经好些人排着队要给于叔说亲,于叔说他早有妻子,这辈子不会再娶……”

    秀月终于失声痛哭。

    络腮胡子无措看向骆笙。

    骆笙没有打扰秀月。

    这个时候,秀月需要痛哭一场。

    而她也需要找一个恰当的机会,让秀月知道她就是清阳郡主。

    她太想知道小七究竟是不是宝儿了。

    掩埋在十二年前那个夜晚的部分真相,或许只有秀月才知道。

    她需要秀月给她一个答案。

    骆笙转身,缓缓往外走。

    谁不想痛哭一场,可她没有痛哭的资格。

    至少在家仇未报之前没有。

    络腮胡子见骆笙不理会大哭的秀月,反而要出去,情急喊道:“那个,我怎么办?”

    骆笙语气淡淡:“可以留下一起哭,或者随我出去。”

    络腮胡子忙追了上去。

    他还要脸,怎么能留下一起哭呢。

    走出隔间,骆笙随口问:“叫什么名儿?”

    迎着少女漠然澄澈的眸子,络腮胡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忽然问起他的名字呢?

    难不成是见他剃了胡子,还挺显年轻?

    想到眼前少女的光辉事迹,络腮胡子瞬间打消了胡思乱想,老实道:“我叫杜飞彪。”

    “的同伙呢?”

    “同伙?”络腮胡子后知后觉想到了壮汉,面色一变,“们把我陆大哥怎么样了?”

    红豆丢过去一个白眼,没好气道:“还能把同伙卤了吃不成?像个死猪一样还睡着呢。”

    络腮胡子松了口气,这才道:“陆大哥叫陆虎。”

    他一直觉得陆大哥的名字比他的气派,也难怪是十里八寨混得最好的一个。

    而正被络腮胡子羡慕着名字的壮汉终于醒了。

    “锦,锦麟卫?”壮汉听了石焱的威胁,眼都直了,“打劫一锅卤牛肉不至于送去锦麟卫吧?兄弟,咱商量一下,送去顺天府行吗?”

    “送一个?那送我去,放过我两个兄弟!打劫是我策划的,他们才来京城,还什么坏事都没干呢……”

    不久后,石焱走出来,压低声音对骆笙道:“两个人的话对上了。”

    分开询问,不给通气的机会,算是审问的一点小技巧。

    秀月整理好情绪去见了黑脸少年。

    一番相认不必多言,如何安排络腮胡子与壮汉,这可成了盛三郎等人十分重视的大事。

    “留下?不行,这两个饭桶吃得太多,不能留下。”盛三郎表示坚决反对。

    石焱立刻附和:“我也不同意。”

    络腮胡子抱着黑脸少年哭嚎:“我不能跟小七分开啊,我答应早死的于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