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第1/3页)
    老鼠就在后面,打起来把中了蛊毒的老鼠给打死,一切又得重头来过了。

    千山宝剑出鞘,透着青色寒气的宝剑在她面前划过,寒光映在她的眼底,一张俏脸其霜傲雪,“既然如此,放马过来就是。”

    千山不敢大意,这些人使出寒冰掌,是寒门的人,寒门是江湖上一个特殊的门派,弟子部出身贫寒,为了钱,可以去做一切事情,包括丧心病狂地杀人,所以,称他们为杀手门派,一点都不为过。

    剑气席卷了整个院子,苏冰把老鼠笼子放好,然后走出去站在门口看。

    本以为来闹事的只是一般混混,却想不到武功如此凌厉。

    千山被四人包围着,十分吃力,虽暂时可以勉强应付,但是苏冰相信,不出二十招,千山必定落败。

    这些人下手倒不算十分狠毒,使出的招式并非致命,应该不是存了杀气而来的,否则千山早就被挑下了。

    他们只想擒住千山,并没想要杀她。

    苏冰把金针捏在手中,没有出手,她要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有什么意图。

    千山已经招架不住,但是和苏冰一样,看出了这些人并非是存了杀心而来,相反是警告的意味。

    是谁派来的人?要警告什么?

    千山持着宝剑退下,发鬓凌乱,气喘吁吁,她仗剑怒问“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大黑痣见千山撤走,便知道她不敌而退,厉声地道“你还没资格问这句话,退下!”

    千山气得一张脸都发青了,这几个人的武功确实高强,主人若不出手,自己决计是打不过的,但是,看主人的样子,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她一时没做声,只是怒气冲冲地看着大黑痣。

    苏冰站前一步,“你们是冲我来的,那好,冲我来也有个原因,说吧。”

    大黑痣盯着苏冰,瞧了好一会儿,才轻蔑地道“有人让我们兄弟前来警告你,不要自作多情,也不要自以为是,更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

    苏冰一怔,“就这样?”

    自作多情?对谁自作多情?自以为是?她自问从没有。至于把自己当个人物,她还没这样想过。

    “我们家主子会来找你,这一次来,是给你一些教训。”大黑痣说着,倏然出手,身形快速冲过来,五指伸开,抓向苏冰的肩膀。

    苏冰微微一笑,身形不动,只挥了一下衣袖,便形成一道劲风。

    大黑痣只觉得劲风如刀子一般刮过来,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生生地收住手,想落地稳住呼吸,但是,强风席卷着他,他压根无法稳住,不过顷刻间,便飞了出去。

    此举震骇了在场的人,胖脸男子惊恐地看着苏冰,本文以她身

    材纤弱,不堪一击,却不曾想一招便伤了人。

    苏冰拂了一下衣袖,盯着他,“回去告诉指使你来的人,有什么问题,只管找我谈,能动口解决的事情,尽可能地不要动手,不过,如果他坚持,尽管放马过来。”

    胖脸男子吞咽了一下口水,胡乱拱手,“话一定会带到。”

    说完,一扬手,带着人走了,出到门口,扶起大黑痣,大黑痣怕是受了内伤,站立不稳,还得人搀扶着离开。

    千山松了一口气,正想说话,却见门口有人在探头。

    千山厉声喝道“还不死心想前来送死是吗?”

    门口的几人,互相瞧了一眼,吓得皆抱头鼠窜。

    “一群脓包!”千山看着他们奔跑的姿势,不过是街头混混的模样,不由得冷笑。

    苏冰笑笑,道“王爷,来了便出来吧。”

    屋顶上飞下一道身影,宋云罡落地,含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本王?”

    “我鼻子很好,你这段日子怕是经常抱着我的干女儿,一身的奶香味。”

    “噢!”宋云罡嗅嗅自己的袖子,“不觉得啊。”

    “你闻惯了,自然不觉得。”苏冰看着他,“你总不会是偶然出现在我的屋顶吧?”

    宋云罡尴尬一笑,“不是偶然,但是也不是故意,是老朱让本王在这里等他的。”

    千山诧异地道“王爷,朱方圆那厮让你在这里等他,您为什么去了屋顶?”

    宋云罡摸摸鼻头,不甚自然地道“高处风景好。”

    总不能说刚才的人是朱方圆派来的,不过,很是奇怪,朱方圆不是说让那些混混欺负京默和重楼,然后就可以看到苏冰出手了吗?

    但是,那些人并没等到京默重楼回来,更没有威胁到孩子们,只是进门就砸东西,倒像是来闹事的。

    千山把手挡在眼睛前,瞧了一下,“高处风景好?这里哪有什么好风景?”

    这里一带都是这种矮小的院子,当然了,如果强行说有好风景,这些院子也算错落有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