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要不以身相许,要不喝光这瓶酒!
    苏菲的思绪不由得回到昏迷之前。

    伴随着一声呵斥,东方玉卿穿着迷彩服的身影瞬时落入苏菲和史蒂文的眼底。

    来不及跟东方玉卿说一句话,苏菲就被史蒂文突如其来的掌风敲晕了。

    闭上眼睛的那一幕就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遍一遍地在脑海中浮现,苏菲只觉得鼻头酸涩,反应过来时眼泪已不受控制地滑落脸颊。

    其实那一刻,她真觉得自己要死了,而现在之所以还能好好的活着是因为东方玉卿吗?

    史蒂文那个混蛋是不是也被乱枪打死了?

    看来,她今后要感谢东方玉卿的救命之恩才行!

    想到这,苏菲不乏有些脸红,昨晚差一点就擦枪走火了。

    苏菲神情恍惚地往前走去,却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身穿海军服饰的女兵抱着一叠衣服靠近。

    见到苏菲,对方即刻露出如浴春风般的笑容“少夫人,你醒啦?真是谢天谢地!”

    短暂的怔愣后,苏菲朝女兵勾唇一笑,礼貌地问道“您好!请问这是哪里?东方玉卿呢?”

    “这是东方少主的私人岛屿,他大概是出去办事了。”女兵如实回答,还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苏菲。

    昨天老板突然抱着一个女孩从直升机下来,让岛的人震惊不已,更是纷纷猜测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当然,大家都是心领神会地暗自揣摩,还真没有几个人敢明目张胆地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女兵的话无疑是让苏菲清澈的杏眸下意识泛上几分深思。

    从少主这个称呼到私人岛屿,不难推断出东方玉卿大有来头。

    不管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要不伤害她就行,若不然她想离开这儿就更加困难了。

    思及此,苏菲抿了抿嘴唇,还想多问一些关于东方玉卿的信息,却猛然间想起东方玉卿貌似善意的提醒—不想被牵连上人命官司,就装傻充愣。

    对哦,就算史蒂文没死,那么之前那五条人命也是很难解释清楚的。

    苏菲懊恼地揉着太阳穴,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莫非从今以后她要跟着东方玉卿那个妖孽亡命天涯吗?

    呜呜……她不想死,不想成为通缉犯!

    看样子,唯有跟东方玉卿摊牌,尽快跟他划清界限才好,否则真的不敢想象今后还会遭遇到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女兵见状,愈发觉得苏菲除了漂亮之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也难怪他家主子会破例带女人回来。

    因此,女兵态度热情地招呼苏菲去洗澡更衣,“苏小姐,时间仓促,还没来得及帮你置办新衣服,您先凑乎穿着。梳洗过后就可以吃东西了……我们家少主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确保你吃的饱睡得好!”

    妮玛,自己又不是猪,至于要那么煞费苦心地喂饱她吗?

    触及到对方友好的眼神,苏菲心底的担忧稍微缓解了一些。

    只见她接过衣服,由衷感谢,“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苏小姐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叫朱莉,您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你直接叫我苏菲,或者菲菲好了。”苏菲朝女兵微笑,然后接过衣服走进了别墅房间。

    轻车熟路地钻进浴室,苏菲看着怀中的海军制服,深吸了一口气。

    东方玉卿那个妖孽到底什么来路?

    这私人岛上的佣人竟然都穿着海军制服,该不会是那个斯文败类热衷于制服诱惑吧?

    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洗澡,苏菲穿上了朱莉为她准备的衣服。

    这是一套质地轻柔的海军式样的服饰,看着镜中精致的五官,苏菲默默给朱莉点了个赞。

    没有在浴室里逗留太久,苏菲就推门出去,发现朱莉站在房间里等她。

    不难看出朱莉眸底划过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诧,原来看似干瘪的某人身上还蛮有料的,正可谓是前凸后翘。

    掩饰好自己的失态后,朱莉公式化地提醒“苏菲小姐,那请您跟我去隔壁用餐吧?”

    “嗯,有劳了!”苏菲笑着颔首,紧跟在朱莉身后。

    苏菲以为距离很远,不成想两栋楼之间仅仅间隔着一条走廊。

    踏入房间的那一刻,就清晰地看到了客厅。

    当然,苏菲也看见了那个坐在旋转椅上优雅品酒的男人。

    同样是个东方面孔,目测有一米九左右,仅仅只是两条大长腿交叠坐着就显得姿态迷人。

    他长的尤为英俊,至少在苏菲看来,似乎也只有东方玉卿的颜值能与他相提并论。

    不过,虽然说两人都是颜值高的帅哥,但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如果说东方玉卿能够勉为其难地归类为清隽沉稳型的贵公子,而转椅上的那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邪肆的妖孽气息,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妮玛,有那么一瞬间苏菲竟然想到了转身逃跑,但愿是她多虑了。

    朱莉见苏菲一直站在门口不动,好心招呼,“苏菲小姐,请进!”

    苏菲瞬间回神,正想说“好的”,男人刚好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两人的视线就这么不期而遇了。

    对方嘴角微勾,朝苏菲举杯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苏菲亦是本能地点头回应,自然是带着她招牌式的笑容。

    走到男人面前,苏菲一脸真诚“冒然来访,打扰了!”

    男人将酒杯搁在旁边的吧台上,似笑非笑道“既然知道打扰了我的雅兴,那你想怎么表达歉意?”

    “那个……”苏菲果然没有看走眼,这个妖孽还真不是善茬,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怎么向他表达歉意?

    她是寄人篱下的落魄千金,还真不知道该拿出什么诚意来道歉。

    不过,她是东方玉卿抱回来的,就算要表达歉意也用不着对他吧?

    既然一时间想不出好的办法,苏菲索性将问题抛给对方“您想我怎么道歉呢?”

    “要不以身相许,要不喝光这瓶酒,你觉得呢?”男人突然拎起吧台上的酒瓶,迈开长腿靠近苏菲。

    朱莉瞠目结舌地看着男人,刚想上前阻止,就被一道阴冷的眼神吓退。

    苏菲见状,眼眸微眯,勾唇一笑“虽然我很抱歉,但以身相许的话,恐怕没办法答应!”

    “……”男人倍感诧异,莫名多了几分恶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