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向下(第1/2页)
    七海的隐秘扑朔迷离。

    玛里苟安心情沉重的合上了日记,虽然只看到了这一切的一角,可仅仅透露出的这些就已经足够震撼人心。

    想到这些玛里苟安突然有些后悔杀阿里多夫了,这个家伙知道的东西显然不少。

    “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不过在我解释前,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玛里苟安说着,伸出了手。

    他是神秘莫测的旅法师,万界的穿梭之人,间隙的行者。这个世界上能挡住玛里苟安的大门并不多,很幸运海上之国并不在其中。

    “你想干嘛?”

    晨风警惕的问道。

    玛里苟安看起来很头疼,皱着眉头。

    “超出预料的事发生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日记。

    “我需要去证明些什么,不过在此之前,我先带你们离开海上之国,这里在接下来会变得极端危险。”

    听着玛里苟安的话,晨风有些动容,毕竟玛里苟安看起来一直属于她们这方……至少没有敌意。

    在这时艾莉儿倒是动了起来,她有些焦急的对玛里苟安说道。

    “伊戈斯不见了!这么久他还没有回来!”

    听到伊戈斯的名字,玛里苟安显然慎重了很多。在那隐秘的故事之中,玛里苟安可是他们的主角,高于一切优先级的存在。

    虽然他的作用还不大,可就像滚雪球一样,他最终会计划中那最致命的一环,因此玛里苟安极为重视。

    “他怎么了?”

    伊戈斯与利维坦交战的时期他正在与阿里多夫对战,该死的幻境误导了一切,其中包括他的感知。

    于是艾莉儿简短的把刚刚的一切说了出来,最终净土的光辉之后,一切的事物都归于平静。

    玛里苟安明白伊戈斯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可是此刻在这七海之上,利维坦正狩猎着他。

    事情越来越乱,这让玛里苟安心烦极了。

    不过在这之中,菲律尔却在缓慢移动,他走到阿里多夫的尸体身边,表情逐渐惊愕。

    “你……你们快看啊!”

    他指着阿里多夫的尸体不断叫喊着。

    这声音让玛里苟安烦恼极了,这一切已经够乱了,现在菲律尔居然还在鬼叫,可当他转过头时,想说的话却停顿了下来。

    仿佛有沉重的石头压在每个人的胸口上,所有人都沉默着,几乎喘不上气来。

    阿里多夫的尸体在变化,或者说原本的伪装在解除。欺诈师原本的面容如同面具般脱落,最后展露出这具尸体原本的面貌。

    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欺诈师,这只是个被欺诈师的魔法控制的可怜人,真正的欺诈师一直躲藏在幕后,在他魔法的作用下,他还令这个人误以为自己就是欺诈师。

    玛里苟安一瞬间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虽然不太清楚欺诈师是如何通过这个可怜进行远程施法的,但这也足以威胁到自己了。

    欺诈师阿里多夫还没有死。

    那么眼前这具尸体又是谁呢?

    “他不是阿里多夫……”

    玛里苟安缓缓说道。

    晨风沉默着,俯下了身体,检查着阿里多夫的尸体。

    “我想,我可能知道他是谁了。”

    没过一会,晨风突然说道。

    只见她拿起一个别在胸前的铭牌,强忍镇定的说道。

    “他是水手。”

    -

    -

    漆黑的地下之中逃亡仍在继续,埃里克与约翰尼一路疾行,根本不敢有分毫的停顿。

    沉重的脚步声从遥远的后方传来,清道夫对他们穷追不舍着。

    埃里克确实很强,但他没有强到可以以一人之力去阻挡他们所有。

    他不是沃奇,也不可能是沃奇。

    “我说,作为机师,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密道吗?”

    埃里克有些受不了的喊到。

    堂堂机师,地下区域的国王,就这么被追着打,真的好吗?

    约翰尼头也不回的说着。

    “我当然知道了,可现在问题是我们根本不能向下!”

    “水手的目标是动力室,我们必须阻止……当然现在我们这情况阻止也算不上了,最多就是拖延一下。”

    “冷却系统停摆之后,所有的空气循环也会终止,现在下方充满了炽热且无法呼吸的气体,那里暂时成为了禁区,我们去就是自寻死路!”

    “那你说怎么办?”

    埃里克有些生气的吼道。

    约翰尼的眼中闪动着不一样的光芒。

    “去找母亲们,现在海上之国的一切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