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影视城灵异事件(15)(第1/2页)
    按照夏卿也的要求,冯头带她去了命案发生现场。

    第一个拍摄场地在户外,现场被收拾得很干净,加上雨水的冲刷,看不出一丝血迹。

    这个剧组已经停止拍摄,力配合警方调查,但冯头说是因为主演目睹了砍人的血腥过程,造成心里阴影无法继续参与拍摄,导演没办法才决定先修整一段时间再说。

    另外两个拍摄地在室内,其中一个剧组换了场地,另一个剧组还在进行拍摄,不过出事的房间被警察封了,门口拉着警戒线,任何人不得进去。

    夏卿也远远地看着,没有提出要进去。

    冯头不由松了口气,他对这个地方熟,也不是和每个剧组都熟,如果夏卿也非要进去看那个什么案发现场,他还真没把握剧组的人会同意,毕竟死人又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不知道的是,夏卿也不进去是因为没必要,一米二自然会代替她把里面的情况摸清楚。

    很快,绷带小人从前方的院内飘出来,毫不在意地穿过两边贴着符箓的大门,来到夏卿也身边。

    “大人,里面很干净。”

    干净,代表没有脏东西。

    三处都如此,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枉死之人的鬼魂分为三种状态,第一种是接受现实,根据指引去往该去的地方;第二种是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亡,浑浑噩噩地不断重复死亡过程;第三种是积攒怨气化为厉鬼。

    前两种鬼魂都不会害人,也没有害人的能力,但厉鬼不一样,为了报仇发泄怨气,甚至会朝无辜的人下手。

    这三起案件的死者都死得诡异,鬼魂不太可能是第一种情况,留下来的可能性较大,即便没有化为厉鬼,也会因为怨念而徘徊在事发地不肯离开。

    一米二说里面干净,那就是没有阴气停留的痕迹,究竟是躲起来了还是有别的原因?

    夏卿也的目光不由落在冯头身上。

    “怎么了?”冯头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心想不会真要进去吧?

    “去你拍戏的剧组看看吧。”夏卿也露出个“体贴”的笑容,“方便吗?”

    “方便方便!”冯头放下心来,拍着胸膛道:“我和副导特别熟,你想怎么看都行!”

    ……

    雨势渐渐变小,望天开工的剧组开始忙碌起来。

    也有些拍室内戏的剧组不受影响,比如《逐鹿》的导演高文就恨不得雨下得再大些,最好电闪雷鸣一起来才过瘾。

    这部电影改编自一部很有名气的同名小说,讲述大将军卫承被害后,其子卫南星假装归顺朝廷,实则暗中分化、离间,在魏国即将覆灭时放弃复仇,穿上父亲留下的铠甲上阵杀敌的传奇经历。

    经过四个多月的拍摄,剧情已经拍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场特别关键的戏。

    高文的习惯是把最重要、最喜欢的戏份留到最后拍,经过几个月的磨合,演员的情绪状态会更加浸入,拍摄效果往往超出预期,不过这场戏留到杀青,倒不是这个原因。

    而是其中有个角色,迟迟没能找到满意的演员。

    不是什么重要角色,甚至连配角都不是,只出场了一次,却是整个故事的引火线,有着非常重要的承上启下激化矛盾的作用。

    这个戏在书里是开头,也是高文最喜欢的高光场面,从看到剧本的时候他就在琢磨怎么拍,可是一直找不到心中的姝姬——被人安排在宴会上刺杀卫南星的绝世美人。

    “我知道你对宛铃不满意,认为她演技不行,但你想想看,除了她还有谁能胜任,周媛有演技吧,你嫌她不够美,粱欣予是国民公认的女神,可都三十多岁了,按照你的要求,年轻、美艳、不能是网红脸,那只有宛铃了。”副导演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道。

    高文则一直板着脸,感觉谁欠了他钱似的,“模样是不错,可试戏你也看了,跟个木头似的,完带不动!”

    副导演:“也没那么差吧,就是情绪不太到位,缺点狠劲儿,人还是很认真的,你不也说她舞练的好嘛。”

    高文:“光舞好有什么用,姝姬的身份是个杀手,媚里藏刀,狠辣果断的这股劲儿得有,到她那儿就剩媚了。”

    副导演无可奈何:“那你说怎么办,眼看着就要杀青,难道要为这场戏一直拖下去?”

    高文知道他的意思,也明白现实中不可能找到书里描写的那种美人,其实宛铃的扮相不错,但凡表现稍好一些,他也不用在这儿生闷气。

    “大家后面还有工作,我就是想拖也没时间了,先拍吧,看看效果再说。”

    说完,高文从兜里掏出烟,朝外面的吸烟区走去。

    ……

    ------题外话------

    时墨:终于刷到影视城副本,到我出场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