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收复
    此时荷兰在台湾的最高长官,乃是东印度公司经理赫本和荷兰远征军司令、台湾总督奥金。

    不过此时两人站在热兰遮城的城墙上,一脸的懵逼。

    哪来的这么多战舰?

    我们的海军呢?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俩,和他俩一同登上城墙的士兵们也瑟瑟发抖,已然预感到了世界末日。

    此时,情报也送了过来。

    当得知海面上有超过二十艘千吨级的战舰,还有一百多艘其他类型战舰的时候,赫本和奥金脸就绿了。

    这么多战舰,那得多少士兵?

    可这还没完,热兰遮城的背后,还出现了三千多名明国士兵,已经开始布阵了。

    “奥金总督,我们该怎么办?”

    赫本瑟瑟发抖,头脑空白。

    他是纯粹的商人,谈生意、做买卖是一把好手,打仗……

    他就是一块肉啊。

    可此情此景,别说他了,就连老军伍的奥金都毫无办法啊。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见天父了。”

    和热兰遮城里的人心惶惶不同,孟南贞站在甲板上,意气风发。

    老子今日就要收复台湾了,让丢失的领土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若干年后的历史书上,无论如何都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啊。

    可怜的郑成功,我给了你老爹不同的人生,也算是弥补了吧。

    他正脑补呢,偏偏有人不识数。

    不是别人,正是郑芝龙。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因为儿子民族英雄的称号没了,所以郑芝龙不自觉地站了出来,打断了孟南贞的美梦。

    “公公,如今我军已经完成了包围,接下来该怎么打,还请您示下。”

    孟南贞无奈醒转,问道“城里的情况弄清楚了吗?”

    郑芝龙在台湾也算是地头蛇了,情报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我们的探子传来情报,城里荷兰军人一共有五百名,另外三百名则驻扎在普罗民遮城。加上荷兰侨民武装,大约有一千三百多人。”

    孟南贞一愣。

    “这么少?”

    前世他学习过郑成功收复的史料,知道当时打的比较艰苦,足足打了八个月才打下来。

    按照他的理解,既然打了那么久,足以说明荷兰人的兵力十分雄厚才对。

    结果听到才这么点人,不免十分的意外。

    郑芝龙耐心解释起来。

    “公公有所不知,荷兰人的这两座城十分坚固,地形也很险要,强攻十分的困难。”

    孟南贞指着自己的舰队,问道“我们这么多火炮,也攻不下来吗?”

    郑芝龙哑然,发觉自己也想差了。

    他是按照自己原本的舰队规模来考虑战事的,觉得很难取胜。

    可是他却忘了,他的南海舰队里,如今还有八艘缴获的荷兰主力战舰。

    这一下子,就让明军的火炮数量增加到了五百三十多门。

    热兰遮城虽然十分坚固,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城堡而已。

    面对数百门火炮的狂轰滥炸,能坚持多久呢?

    不过孟南贞想了想,觉得这一仗,似乎不用打也可以。

    于是他让人请出了已经变成俘虏的德克萨,指着远处的热兰遮城,说道“德克萨将军,你看到了,如今我大军已经兵临热兰遮城下。你觉着,以我大军的兵力,热兰遮城能够抵挡吗?”

    德克萨一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看着似乎要被船林人海淹没的热兰遮城,心情更加沮丧了。

    他虽然一直待在巴达维亚,但是对台湾这边的情况也是十分了解的。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曾经指挥的战舰,已经变成了敌人的帮凶之后,他就失去了所有的自信。

    “尊敬的外交事务官阁下,虽然我更热爱我的祖国,但不得不说,热兰遮城的陷落,是迟早的事情。”

    倒是一个诚实的人。

    “那作为一个热爱祖国的人,你愿意看到更多的荷兰人死于战火吗?”

    德克萨明白了。

    不过孟南贞的话却说进了他的心坎。

    既然热兰遮城不可能挡住,那么保存住更多的荷兰人生命,还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荷兰虽然是海洋强国,可却不是一个人口大国。每一条生命,都十分珍贵。

    “尊贵的外交事务官阁下,如果你给予信任的话,我想我可以代您向城里的人传达明国的善意。”

    孟南贞所想的正是这个。

    “那就劳烦将军了。”

    大明海军初创,百废待兴。

    南海舰队海盗出身,忠诚度不足,而且作风老派,将来肯定不堪大用。

    东海舰队如今还是一个虚架子,要人没人,要船没船,连东海都摆不平。

    加上大明的财政持续恶化,武器弹药、人员船只每一样都十分宝贵。

    所以在孟南贞的计划中,能不打就尽量不打。

    反正大势在我,他有得是时间和荷兰人磨。

    相反台湾的荷兰人则没有任何退路了。

    东印度公司的主力舰队军覆没,光凭巴达维亚剩下的那几艘破烂,还要应付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国人的围攻,能自保就不错了。

    这个时候,即使让荷兰政府来选择,也肯定是休战、让岛。

    有这份自信,他甚至都没有派人监视德克萨。而是派给他一条舢板,由他自己打着白旗,划向了热兰遮城。

    城里的荷兰人自然注意到了这孤零零的一艘小木板。

    要不是上面挂着白旗,说不定枪炮就已经招呼过去了。

    等舢板近了一些,奥金一声惊呼。

    “天呢,那不是德克萨将军嘛!”

    赫本也举起千里镜,反应并不比奥金好多少。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德克萨将军会在明人的船上?”

    这个问题,自然只有德克萨自己能够解释了。

    “伙计们,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东印度公司的舰队,刚刚打了败仗,连同罗宁将军的舰队一起,已经军覆没了。所以,你们现在已经没有外援了。”

    这真的是一个毁灭性的消息,让奥金和赫本抱头哀嚎。

    “不,怎么会这样?我们荷兰人在海上是所向无敌啊!”

    “德克萨将军,你不是收了明人的好处,想要诓骗我们吧?就凭明人的那些小木板,怎么可能打赢伟大的荷兰海军?”

    德克萨才是最伤心难过的人。

    “光凭明人自然不行,可如果加上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呢?他们布置了正确的战术,拥有更多的战舰和火炮,而我们则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伙计们,醒醒吧,荷兰人在远东的荣光已经消散了。”

    看着两个如同死了爹的货色,他真的很想给他俩一人一枪。

    他们是台湾地区的最高长官,负责这里的一切事务。

    可跟他们近在咫尺的明人都已经和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国人联合作战了,他们却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如果说他是战场上的犯人的话,那么这两个就是政治和外交上的罪魁祸首。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荷兰败局已定,不但失去了海上力量,连陆地上的基业也守不住了。

    只凭热兰遮城里面的这点兵力,最乐观的估计也很难守住一个星期。

    而一旦明人在攻城的时候损失过大,到时候说不定会拿幸存的荷兰人泄愤。

    这个时候,最明智的做法,显而易见了。

    奥金和赫本两人的意志连德克萨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他们和城堡里的头面人物略微商议了一番,最终提出了投降条件。

    只要明人能够保证他们的人身和财产安,那么他们可以选择放下武器。

    “不行,荷兰人这些年占据着商路,积累了不知道多少财富,不能让他们带走。”

    郑芝虎气势汹汹,同时对于财富的贪婪也是明目张胆的。

    他在海战中断了一只手,正想着怎么补偿呢。

    南海舰队的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看样子都是差不多的心思。

    可孟南贞却早已明确了方略。

    他看着郑芝虎,直接问道“荷兰人现在被我们打败了,可海上还有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你觉着,光凭我们大明如今的力量,能够占据这片地盘吗?”

    郑芝虎一脑袋问号。

    “公公,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不是我们的盟友吗?”

    孟南贞冷笑连连。

    “他们作为我们盟友的基础,是因为荷兰人的威胁。可如今荷兰人衰落了,这片地区的势力就空了出来。你们觉着,以这些西洋人的贪婪,会放任不管吗?”

    一干人等还在迷茫当中,郑芝龙却率先反应了过来。

    “公公的意思是,咱们接下来要交好荷兰人,牵制其他三国,对吗?”

    孟南贞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终于明白,能够成为巨枭的人,果然没有简单之辈。

    “你懂这个道理就好。咱们对付荷兰人,一是因为他们的力量太强大了,霸占了太多的利益。再一个,就是他们侵犯了我们大明的国土。现在我们收复了台湾,荷兰人也失去了这片海洋上的话语权。为了保住仅剩的利益,他们也需要一个盟友。西葡英三国,在欧罗巴那边与荷兰人有太多的争执,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化解的。所以荷兰人唯一能够交好的对象,就只有我们。我们完可以利用荷兰人来对付其他三国,同时通过平衡的关系,来掌握这片大海的话语权。到时候,商品的运输和定价都是我们说了算。和这个相比,台湾的荷兰人那点区区小利,又算得了什么?”

    深入浅出、分析透彻的言论,终于折服了南海舰队的众人,让他们不再存有异议了。

    “去,告诉荷兰人,就说我们答应了。”

    公元1627年4月5日,孟南贞率领大明南海舰队,成功收复了宝岛台湾。

    而这个日期,比原来的时空当中,郑成功的壮举足足早了三十四年。

    大明成功占据了东亚商贸路线上最为重要的一环,开始对这片原本属于自己的大海,发出属于大明的声音来!